首页 > 资讯 >

江霍屿李青小说by凤兮念

江霍屿李青小说by凤兮念

发表时间:2019-06-12 17:46

火爆全网的《缘来一念起》江霍屿李青小说在这里全文免费阅读,缘来一念起是一本剧情设定极佳小说。不过知道归知道,追究我是不敢了,只想离他远远的。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江霍屿转回头对我说,他是阎王的儿子,你这样打他真的没事吗?若说像,倒是和我更像一点。

缘来一念起推荐指数:★★★★★
>>《缘来一念起》在线阅读>>

《缘来一念起》精选:

而后,江霍屿沐浴的画面就被我画了下来,不仅是画,我还画得十分细致,连他身上的肌肉纹理、花瓣下若隐若现的人鱼线,以及微湿的长发、额上的白鳞还有蛇尾上的蛇纹都画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什么,在画着的时候,我脑海里还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男人披散湿发、赤裸上身、盘腿坐在水塘边的长廊上微仰头颅,似乎在看什么,又似乎只是在出神的景象。

虽然不知道这景象是怎么来的,也看不清那男人的脸,却莫名觉得和江霍屿很配,就新抽出张纸,把这景象也画了下来,只是对象换成了江霍屿。

像是上瘾了一样,我越画越起劲,想到他早上斜倚在我床上的画面也挺撩人,就又抽了张纸出来,谁料快要画完的时候,一声突如其来的“啧”就从前面传了过来!

本来我画这种东西就很心虚,听到声音就更心虚了,一个激灵,笔尖顿时被我戳断了。

哆哆嗦嗦地抬起头,想看是不是江霍屿来了,结果一抬眼就看到张脸猛地朝我凑近,看着还不是江霍屿,吓得我往后一倒,连人带椅就摔到了地上。

“江霍屿的女人竟然这么弱?本来听说是个普通女人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啊。”那人看我摔了,身形一转,由半撑在桌上的姿态变成了半坐在桌上,一条腿还随意搭了上去,脸却是朝向我的,调笑着道。

这时我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了空闲去观察他。

也是个古代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绣金边的衣袍,松松垮垮地系在身上,不经意间就会露出一线雪白的肌肤。犹在笑着,笑得张扬,长得也张扬,就连头发丝都隐隐透出股张扬的红色光泽,只用一根红色丝带系着,此刻长腿往桌上一搭,便显出几分肆意风流来。

手上拿着我之前画好的两张画,看我桌上还有一张,便又拿起看了两眼,摸摸下巴砸吧道:“嗳,我看你画江霍屿的艳画画得挺好,不如也帮我画两张,我这容色,画出来肯定不比江霍屿差!”

见我不答,便从桌子上跳下来,拿着那三张艳画走过来:“你是觉得我们俩还不够熟吗?没事,反正你也没嫁江霍屿,可以嫁给我,我们慢慢培养感情。横竖江霍屿那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脾气还差,嫁给我可有趣多了,你就负责每天帮我画一两张画,我保管变着花样把你宠上天!”

“……”

本来我看他突然冒出来还担心他是江霍屿的仇家,此刻听他张嘴就说嫁,我毫不怀疑,这就是和江霍屿蛇鼠一窝的!

于是也没理他,径直把画从他手里抽回来,然后走回桌子旁边把椅子扶起来。

反正确定了不是仇家,这里又是江霍屿的地盘,就算白鹭、青梧还有江霍屿的鬼侍都没有发现他,江霍屿也迟早会发现然后赶过来。

只是他也来得太快了,我才把椅子从地上扶起来,画都没收好,一团黑雾就从门外飞了进来,幻化成江霍屿的模样,一脚踢到那男人的屁股上,毫不客气道:“滚回你的狐狸窝去,老子的女人你也敢肖想,信不信老子削了你!”

放完话,江霍屿快步走到我身边,按着我的肩膀上上下下地看:“没事吧?”

我摇头。

与此同时,那男人也飞快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甩甩头发,满不在乎道:“是不是肖想也不是你说了算的,这得正主说了才算,”他扭头看向我,“你说,我和他谁好看?要是嫁,你更愿意嫁给谁?”

我不假思索地指着江霍屿:“他好看!”至于那句问我更愿意嫁给谁的话,我自然而然就忽视了。

江霍屿听到我这么说,似乎十分开心,哼笑着从桌上捞起一块砚台砸到那男人身上:“听到了吧,还不快滚,我的行宫不欢迎你!”

“滚就滚,我还不稀罕来呢!”他眨眨眼,朝我抛来一个媚眼,“下次再来找你!一定要帮我画两张啊!”

于是一个笔架也被江霍屿捞起来扔了出去。

那男人应该是被砸中了,哎哎呦呦骂了两声,但到底是真的走了。

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江霍屿转回头对我说:“他叫闫陆池,是阎王的儿子,排行十三,半狐半鬼,浪荡惯了,他说的话你不用当真。”

我有点害怕:“他是阎王的儿子,你这样打他真的没事吗?”

江霍屿脸上笑着,眼睛却忽然暗了一下:“他的情况和地府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若说像,倒是和我更像一点。”

我听出有猫腻,忙闭了嘴。

江霍屿似乎也不想说,转移话题道:“来的路上我听闫十三说你画了我的艳画,怎么,不准备拿出来给我看看吗?”

这种东西又不是什么光彩的,让一个人看到都够丢脸了,我哪敢让第二个人看到,特别这第二个人还是被画的人,好在江霍屿虽然来得快,但我当时就站在桌子旁边,他先注意到的又是闫十三,所以我就趁着那会儿飞快地把画夹进了桌上的一本书里。

不过我夹得匆忙,有张画的角露了出来,不由担忧地扫了一眼,就被江霍屿眼尖地看到了,还把画从书里拿了出来。

我想抢回来,没成功,还见他认真看了起来,顿觉羞耻,忙用手捂住脸,却忍不住张开指缝看他的反应。

只见他看前面两张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但到第三张,那笑就凝滞了,眼神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十分不定。

我直觉有事,忙放开手,看那画就是我按照脑海里浮现的景象画的,以为他是不喜欢我乱画,就说我以后再也不靠灵感乱画他的画了。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他笑了笑,右手忽然伸出,一一从我的三张画上划过,也不见他使了什么手段,我那三张画上的景象竟就齐齐往右移了半寸,而后,最上面那张他盘腿坐在池塘边的画,就浮现出一个穿着古代服装的红衣女子,手执白玉壶,腰挂圆玉环,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同样微仰头颅,看那晨光熹微的天。

第二张沐浴图上,则浮现出一个穿着长裙扎着马尾的女子,被画上的江霍屿抱着,呆愣愣地望着他,而画上江霍屿微垂的眉眼也是在看她,满怀柔情。

至于第三张,则变成了一个女子穿着睡衣一脸怒容地瞪着床边懒懒靠着的男人。

虽然各有不同,但我认得出,三张画里的女人都是我!特别是后面两张,衣服都和我今天穿的一模一样!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江霍屿用了法术的原因,一眼望去,我竟觉得画上的人物十分和谐,甚至还产生了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我心里立即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偏偏江霍屿还指着画,目光深情地对我说:“我刚才想的就是这个,你看,把你也画上去鲜活了多少?古装艳美,现代俏皮,不管哪个时代我们都是和谐的,李青,我们本就该是一对。”

于是,那怪异的感觉就更明显了,脸也有点烧了起来。

察觉到这,我不由一叹。

怪不得江霍屿在香水女尸的记忆里能那么风流,家世好、长得帅,还会撩,谁不喜欢啊。

我把画扯回来,让江霍屿把压感笔还给我。

我也想明白了,我的压感笔一定是他拿的,不然也不可能我一出去就看到青梧,更不可能进了青梧消失的房间看到的却是他,在我落荒而逃的时候,还来上那么一句“总算没有白费”的话!

我觉得,这厮就是在不爽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没有被他的美色诱惑!而且,那个青梧说不定都是他用法术变出来的!

不过知道归知道,追究我是不敢了,只想离他远远的。

哪知他笔是拿出来了,也递给我了,却是一边递一边低低地笑,愉悦的表情只让人觉得他是在笑话我,简直过分!

我看不下去了,抬手就把他往门外撵。

在快跨出房门的时候,他忽然停下来,按住我的肩膀说:“青青,你想入道吗?”

缘来一念起小说
缘来一念起
李青被一条蛇给缠上了,听她的长辈说,她的姑姑也是因为这些蛇所以才遇害的,但是她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竟然真的有蛇变成人这种奇特的事情存在,因为她是被一条雄蛇给缠上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求那条蛇放过她,可是那蛇却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帮你?小编推荐:《重生之娇妻变悍妇》《婚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