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江霍屿李青缘来一念起

江霍屿李青缘来一念起

发表时间:2019-06-12 17:46

主角是江霍屿李青的小说是《缘来一念起》,为你提供缘来一念起全文免费阅读。我哪经历过这种事情啊,不停抗拒,江霍屿理都没理,低声喝了句别动就强制地握住我的两只手,带着我在一张新的符纸上画了起来。无意中往回一瞥,却见江霍屿两边嘴角都噙着笑,就连眼睛都有点亮!

缘来一念起推荐指数:★★★★★
>>《缘来一念起》在线阅读>>

《缘来一念起》精选:

要说想不想,我肯定是想的,毕竟我答应了他不嫁就入道,现在我没嫁,却什么都不懂,接个单还得靠他帮忙,要是他不在,别说处理生意,恐怕我连命都保不住,要是有他引我入道,简直不要太好!

我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江霍屿的目光沉了沉,认真道:“青青,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要知道,入道不止意味着累和危险,还意味着会有五弊三缺,一旦入道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一开始我还没有多想,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他是在入道前最后一次劝我嫁给他了。

其实我很清楚,他是妖,我是人,我们不可能,而且他生性就淫,碰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想娶我也不过是图一时新鲜,等过了这个新鲜劲,就不知道会把我忘到哪个旮旯缝里了。

现实里门当户对的婚姻都能让女人因为男人的喜新厌旧而悲惨,更何况我和他之间的差距还那么大,要是结婚,惨的肯定是我。

所以一直以来,除了他按着我脑袋直勾勾盯着我质问那次外,不管他怎么问,我都一口回绝。

但可能因为是最后一次吧,我顿了顿才说:“我想好了,我要入道。”

江霍屿的眼睛闪了闪,很快也答:“好,那我明天就来教你,现在你先去画你的画吧,迟点我让青梧把晚饭端进来给你。”

而后嘴角就慢慢勾了起来,好像很高兴我这个决定似的。

刚才还叫我别入道,现在就这样了,变得真是够快。我有点不爽,不过这样也说明我安全了,我暗呼口气,等他跨出门槛就把房门关了起来,开始画那最后的几张画。

第二天,我早早就起了床,吃过早饭后就坐在客厅里等江霍屿。

也是住在了江霍屿的行宫我才知道,原来,像古代的官员每天要去上早朝一样,江霍屿每天早上也要回地府上朝,只是去的时间早,回的时间也早,所以这几天我才没有发现。

想到绝大部分人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他就要起床去工作,好不容易来个阳间还要隔三差五地回地府处理事情,我不禁感叹,果然,地位越高责任越大,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我闲来无事,就问白鹭和青梧知不知道入道上的事情,没想到,她们竟然还知道不少,我顿时就长了不少知识。

只是也正像她俩说的,江霍屿去得早,回得也早,才听她俩说了十几分钟,江霍屿就回来了,看看表,七点都不到。

他似乎早就吃过了,一回来就带着我去了后院,给了我三只燃着的香,指着后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的香案蔬果和香案前头的一只蒲团,让我跪下来诚心诚意地磕三个响头,并说一段类似于宣誓词的话。

我知道这肯定和入道有关,乖乖照做,末了却有些疑惑:“入道不是要拜祖师爷或者想借道的先人画像吗?怎么还要拜天地?”

江霍屿笑了笑:“因为有人和我说过,入道就要入天地的道,借道也要借天地的道,只有这样得来的道才是最正统最强大也最属于自己的道,所以入道要拜,首先拜的也是天地,而不是祖师和先人。”

我一听也是,不管是妖、是鬼还是人,都比不过囊盖一切的天地,入天地的道,凭自己的本事化天地的力量为己用,听起来确实是比借祖师爷和先人的道高大上。

不由好奇是谁说的,就问江霍屿。

“一个道法造诣很高的人。”江霍屿微微笑着答,目光竟然有点柔,转身进房道,“等你达到她那样的境界我就告诉你她的名字。”

我个菜鸟又不懂道上的东西,这话说得好像我有多想知道那名字似的,顿时就有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说什么,乖乖跟着他进了房间。

这房间应该是个书房,很大,四面都是书,还有一张很大的书桌,桌上放了好几套文房四宝,除此外还有一大叠黄色符纸和已经调制好的朱砂以及几支狼毫笔,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江霍屿一一对我介绍了它们的用途后,和我说我已经跪了天地说了宣誓词,算是入了道,现在就先学画符。

据他说,我适合用火属性的符,而火属性的符里又分为阴火符、阳火符和道火符,其中,道火符是入道后修炼出道力才能画的符,阴火符则和地府里的阴火有关,这两样我目前都画不了,所以我现在要学的就是阳火符。

阳火符,顾名思义就是阳间的火,山火、柴火、人两只肩膀和额头上的命火还有正午的阳光都属于阳火,符都是长一样的,至于画出来的属于哪种阳火的符,有多大威力,就看画符者的道行了。

说完,他让我站到他旁边,他则坐到椅子上,提起狼毫笔,点了朱砂,开始在纸上画符。

我也不懂他怎么就知道我适合火属性的符了,不过他这样说我就这样学,我像初学画画时那样,认认真真地看他怎么落笔、勾勒。

这样一连画了三张,他问我看懂了没有。

我点点头,毫不怀疑我已经能画了,毕竟我的专业就是画画,阳火符看着也不是很难。

但没想到,等到我提起狼毫笔开始画时,我就发现我刚才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画符方式竟然全忘了,不止如此,我连符的大体形状都记不太清,甚至让我对着江霍屿的符画我也画得十分坎坷,就像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阻挠我一样!

我不由气馁,不过江霍屿既然说我是学道的天才,那应该是不会错的,于是我给自己打了打气,又调整了会儿状态后才继续画,实在不懂的,我还会问江霍屿。

然而,不管我尝试多少次,都是画一张废一张,画到最后,竟然比一开始画出来的还要差!

我忍不住问江霍屿:“你不是说我是学道的天才吗?为什么我连个符都画不好?”

江霍屿好笑地敲敲我的头:“入道要是有那么容易,满大街都是天师了。慢慢来,别急。”

我成功被安抚了,再次调整状态后,我又画了起来。

结果这次,我画出来的情况比之前更糟了!

就在我又焦躁起来的时候,江霍屿忽然拦腰把我抱了起来,用的还是单手搂的方式,顿时就让我双腿悬空,整个人都被对了个折,要挣扎时,他却已经坐到我的位置,还把我放到了他的腿上。

我哪经历过这种事情啊,不停抗拒,江霍屿理都没理,低声喝了句别动就强制地握住我的两只手,带着我在一张新的符纸上画了起来。

我一开始还有点抵制,但看他一脸正色,手也规规矩矩,可能真的是想教我,也就慢慢放松下来。

渐渐地,我开始有了感觉。

无意中往回一瞥,却见江霍屿两边嘴角都噙着笑,就连眼睛都有点亮!

想起他昨晚答应教我后的那笑,我忽然意识到,那可能不是意味着我安全了,而是他早就想好了要这样来占我便宜!

缘来一念起小说
缘来一念起
李青被一条蛇给缠上了,听她的长辈说,她的姑姑也是因为这些蛇所以才遇害的,但是她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竟然真的有蛇变成人这种奇特的事情存在,因为她是被一条雄蛇给缠上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求那条蛇放过她,可是那蛇却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帮你?小编推荐:《重生之娇妻变悍妇》《婚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