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若莞烟奥鹰小说by崔钰

若莞烟奥鹰小说by崔钰

发表时间:2019-08-14 08:52

作者崔钰原创小说《杀手王妃逃婚去》这里看。若莞烟奥鹰小说杀手王妃逃婚去精彩章节试读:若莞烟是我的王妃,不是你该碰的人,在清楚不过的宣告让若莞烟身形一僵,奥鹰逐渐肃然的表情让人知道他已失去说话的耐心。但狼黠风无动于衷的回过头,我说是就是,他的表情这么告诉若莞烟。

杀手王妃逃婚去推荐指数:★★★★★
>>《杀手王妃逃婚去》在线阅读>>

《杀手王妃逃婚去》精选:

看着女子轻移莲步停在奥鹰面前,柔顺的丝绸裙摆如羽毛飘逸,小露香肩的斜间上衣上罩着层淡粉色的薄纱,透出女子穠纤合度的身段。

奥鹰对着女子摇了摇头,撇向手中还拿着竹筷的若莞烟,知道只消若莞烟手腕轻转,原本不起眼的竹筷也能化成致命凶器,他语带责怪的说。

“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无辜的人开刀。”

“我?”

若莞烟不可置信的惊呼,握着竹筷的手不自觉收紧,他这是在怪她吗?人说刀剑不长眼,更何况在气头上哪顾得了突然冲进来的人,她不怀善意的看向那名冒失女子,碧绿的双眸和晶莹剔透的肌肤让她看来就像落入凡间的精灵,举手投足间尽显出让男人无法抵抗的魅惑气质。

被若莞烟剎那间突然转变的性情吓到的奉嬷嬷,惊魂未定的冲向红发女子,抓住她的臂膀瞧了又瞧。

“我的好语枫啊,刚真是吓死我了。”

语枫?

熟悉的名字拉出若莞烟脑海里的印象,原来…这就奥那晚急着见的女人…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的情人”若莞烟酸溜溜的话引起了女子的注意。

“奥鹰大哥,这位是…”

“我的朋友”奥鹰简短有力的回答,失去笑意却看不出情绪的眼神在若莞烟心里激起了涟漪,将失落感一波波的打进她的心底,但她很快的逼自己忽视这感觉,露出淡然不屑一顾的表情说。

“狗屁朋友,哼!是带我来这开玩笑的吧!”

若莞烟说完便打算绕过奥鹰离开这是非之地,奥鹰把她拖来到底是要证明什么?

“等等…”语枫露出微笑叫住若莞烟,奥鹰见状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看奥鹰没要阻止,奉嬷嬷在她身后小声说道。

“将军说‵她′是个男人。”

语枫一听,顿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奥鹰,奥鹰这才对她露出了匪夷所思的微笑。

,她反倒喔了一声,打趣的瞄向若莞烟说。

“妳叫什么名字??”

“自己问他。”

若莞烟连说都不想说,看他们很有默契的眉来眼去就觉得火大,当下突然想要立刻飞奔到神鸟面前,求他马上把她带离奥鹰身边。

看到若莞烟就要经过自己面前走向门边,语枫毫无预警的拉住若莞烟的手…

“放开…我。”

若莞烟突然噤声,没想到看来和自己身形差不多的女人竟然力气如此大,应该说是她被语枫拉的,还是语枫自己冲过来的,只知道她现在正和语枫抱在一起….而且…还抱到前胸紧到不行,下身贴到不行…

“唉呦。”奉嬷嬷的声音整整高了八度,她的姑娘怎么可以跟女…不…是跟别的男人拥抱…为了将军她可是破例让语枫不接任何男客这下竟然还在将军面前抱别的男人。

奉嬷嬷正要冲上前把语枫拉开时,奥鹰挡在她的面前说。

“语枫,在跟我的朋友打招呼。”

听似理所当然实际上却诡异到不行的语气让若莞烟马上听出话里的玄机,当奥鹰做出不合逻辑的事时,就要注意他背后是否有可疑动机…就象是当初他们初见面时。

中计了。

若莞烟立即推开语枫,淡淡的清香花粉味随着语枫神秘魅人的微笑向她袭来,同时….奥鹰骤变的严厉眼神如绳索般紧紧箍住她,让她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奥鹰大哥,你这朋友…的确厉害”语枫偏过头,如宝石般碧绿的眼眸略带揶揄的看向奥鹰说

“看来…再细心的你毕竟还是踢到铁板了”

“若莞烟。”

奥鹰一字字重重的吐出,如瞬息万变的气候,被压抑却随时会爆发的火焰正在他眼中缓缓升起,挺拔身形的周围彷彿筑起了危险的气场。

“干什么,是她自己来抱我的”

若莞烟被奥鹰足以把人烧成灰的眼神逼的向后退去,虽然猜的到奥鹰突然火大的原因,但依照往例…她的嘴死到临头还是跟铁一样硬。

“抱妳?”奥鹰终于移动脚步缓缓靠近若莞烟,直到若莞烟的背抵到冷冰冰的墙壁时,他才停止前进。

“幸亏语枫抱住妳,否则我都不知道要被骗到几时,妳说是不是….”奥鹰弯下腰,俊逸非凡的面孔几乎快贴近她的右肩,他用只有两人听的到的声音说

“我的准王妃….我想我这个还未娶妳入门的夫君和妳之间,似乎有些性别上的误会,我想妳应该会很愿意立刻跟我回将军府好好商议吧!!或是…妳现在可以马上澄清这场误会…”

“你…”

若莞烟突然哑口无言,他为什么会知道…为什么会知道他是女人??难道刚刚那叫语枫的姑娘那一抱就是要确定她的性别。

奥鹰挺起身子,紧绷的下颚代表着他极度不悦,到底自己是该高兴还是生气,就因为若莞烟的身影常常没来由的出现在他脑海,他开始担心自己是否过度注意这个‵像女人的男人′,连可儿和双儿也开始怀疑起若莞烟,加上她又交代不清那晚的行踪,因此他干脆顺着她的话把她带来藏星帘,没想到识人从未失误的奉嬷嬷都铁口直断她是女人,而让他加确信自己被若莞烟骗得团团转的,就是也曾女扮男装过的语枫都认定自己也有失误的一天。

“奥鹰大哥,她就是若莞烟是吗?”语枫走至奥鹰身边,柔荑轻勾住奥的手臂说。

“那这下你的娶妃大计…”

“那也没差,我是女的是男的又怎样,反正契约是他说要打的,要解便解,要不找妳也行。”

若莞烟斜睨了语枫一眼,也许女人都讨厌比自己美的人吧!她就是越看语枫越觉得她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在同时她抵在背后的双手开始在墙上游走,不管是因为被识破的窘态或是觉得眼前景象碍眼,她都要离开这里。

对于若莞烟的强辩,奥更显不耐,他绝不会那么容易让若莞烟就这么离开,除了扮成男人,他更要厘清若莞烟是否跟那晚救了狼黠风的人有关,或是她根本就是烈赤国的奸细,他警告的说。

“是啊!妳是男是女也没差,反正契约也打了,不毁约妳还是得照演,毁约妳也没得逃,而且,妳最好跟我说明妳跟烈赤国。”

太好了!

若莞烟的手摸到了窗棂,她老娘对于赔本生意可没兴趣,加上奥鹰心思她难以掌控,不管是逃避还是放弃,先离开这再说,她用眼角余光撇到脚边的一块碎瓷片,倏地一踢,在碎瓷片飞向奥应的同时,她也朝语枫射出藏在手中的竹筷,只见两道快速扬起的光芒分别划向两人,若莞烟心知肚明奥可以轻易挡下,但她就是要争取那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几乎在光芒射出同时,若莞烟用力向后一顶,整个人顺势向窗外倒去。

“若莞烟。”

奥,的怒吼声在若莞烟头上响起,果如若莞烟所预料,在她落地的同时,奥已出现在窗边,相信只要他一个动作自己就插刺难飞,当她提起轻功快速离去时,此起彼落的动物尖嚣声突然响起,接着六、七只松雀振翅飞来挡在她和奥之间。

这…

若莞烟有些讶异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脚步也慢了下来,很快的认出了带头的灰鸟就是这几日和她相处的神鸟。

“跟我走。”

一个熟悉的男声在若莞烟耳边响起,她暮地停下往身旁一看,那日的金眼男人已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侧。

狼黠风不等若莞烟回应,抓住她的手腕就要离开。

“喂,你要带我去哪?”

若莞烟征了一下,他的出现让她有些意外。

“去哪?”狼黠风转过头看着若莞烟,金色双眸依旧闪着让人迷炫的光芒,他朝半空中的松雀看了一眼后说。

“妳不是要我答应妳一个要求。”

“我又还没说”拜托,这个那么好用的救命符她可不会随便拿来用,当然要等道危急时刻才可以说,虽然这下也很紧急,但她刚压根没还没想到这件事。

“妳要我带妳逃离奥身边。”

狼黠风的语气不容置疑,双唇一抿,上方传来的爆裂声表示着松雀已快抵挡不了奥的攻击,他有些强硬的说。

“我不喜欢欠人,更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出尔反尔,妳到底走不走。”

他瞄向若莞烟依旧使劲的手腕,浑身散出令人生畏的疏离感。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了?

若莞烟很想这么回他,但几只松雀重重摔在地面上的巨大声响,和尖锐紧促的尖啸声让她担心起奥安危。

“麻烦的女人。”

察觉到她的思绪,狼黠风不耐的说道,抓着若莞烟的手不松反紧,突然,他朝上方丢去一个黑色菱型物体。

砰,巨大爆炸声几乎要震破若莞烟的耳膜,灰暗的烟雾布满空中时,正中心突然象是被吸空般瞬间扯开成一个黑洞,接着一堆松雀尸体象是被狠狠甩出一样,从黑洞直接撞到石子地上,猛烈至极,激起了阵阵黑烟。

“狼黠风,放开她。”

不知何时…甚至来不及看到奥,怎么出现的,面无表情却可深刻感受到肃杀之意的奥已出现在成堆的松雀尸体边。

狼黠风只是冷冷的扬起嘴角说

“不放又如何?我说过,我会带走你的女人”

“嗯…”

要是常人,早就被两者相互对立的局面吓到去了半条命,若莞烟虽然也是差点呼吸不顺,但她毕竟也是看多了打杀场面,加上她现在可说是一头雾水,因此她也只能试着阻止接下来的打斗发生,她朝狼黠风轻声的说。

“这位狼先生,我想这可能是一场误会,因为我不是他的女人。”

才说完,狼黠风立刻斜睨了她一眼。

“真的,我保证”若莞烟再次大声的澄清。

但狼黠风无动于衷的回过头,我说是就是,他的表情这么告诉若莞烟。。

奥将目光移到还试着想要说服狼黠风的若莞烟,琥珀眸光黯了下来,浓得象是漩涡要将人吃了。

“若莞烟是我的王妃,不是你该碰的人”在清楚不过的宣告让若莞烟身形一僵,奥鹰逐渐肃然的表情让人知道他已失去说话的耐心。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放或不放…”

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
杀手王妃逃婚去
若莞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毫无预兆的穿越了,她在现代本来是一名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但是穿越过去之后竟然是一个人人喊打的小可怜,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小编推荐:《妖夫难休》《一品毒妻》 精彩节选: 奥沉得让人渗出冷汗的警告犹言在耳,原来伫足的地方却只剩残影,若莞烟被紧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