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十七章

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十七章

发表时间:2019-08-14 08:52

若莞烟奥鹰小说的名字是《杀手王妃逃婚去》,这里提供若莞烟奥鹰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第十七章阅读。瓷盘碎裂声音响亮的回荡在突然静下的房内,若莞烟朝着奥鹰的方向紧盯,她没听错,也没看错,奥鹰刚才语气里的担心无庸置疑,眼里的镇定与谨慎更是毫无隐藏。

杀手王妃逃婚去推荐指数:★★★★★
>>《杀手王妃逃婚去》在线阅读>>

《杀手王妃逃婚去》精选:

“妳没义务帮他劝说,说到底是妳们将军毁约在先,我也还未过门,所以别叫我王妃了,等他有空了妳帮我给他代句人话,就说….若莞烟不干了,请他付我违约金加赡养费。”

悠闲躺坐在柳枝上的若莞烟边享受午后阳光边说,这男人可真是怪僻,找人算帐的方法竟然是软禁,虽然她不得不承认她快被逼疯了,但在这段期间她也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就是她竟然可以听得懂动物说的话,在一次闲晃中,庭院中的柏树上停了一只松雀,当那松雀鹰自己的名字时,她整整有三天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错乱的倾向,不过那只松雀很有毅力的向自己证明牠的确可以和人沟通,就是帮她策划逃脱大计,因此她这些天假藉练轻功的名义就是要和这只‵神鸟′培养默契。

加上奥鹰神龙不见尾外加没头没脑的软禁行径,也的确惹恼了自己,现在真后悔当初怎么会答应他,还不可思议的对他起了好感,看来她必须在深陷前赶快脱离这地方。

“我违约?真正背叛我的人还敢说大话。”

讽刺至极的低沉音调让若莞烟惬意悠然的美颜突然一片铁青。

靠!!这王八蛋这时出现干什么。

自认形象良好的她竟无法控制的说起脏话,还好理智阻止她大声说出口,因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潜气势正围绕在奥鹰那张俊脸上,接着不远处的奥鹰身影一闪,如鬼魅般瞬间出现在她面前,伸手可触的距离让若莞烟下意识侧身就要跃下柳树。

“作贼心虚。”

奥鹰冷哼一声,如匠师细心刻划出的完美唇型不屑的扬起,如果要问这世界上可以在最短时间就认识若莞烟这个人,绝对非奥鹰莫属,因为他成功的让若莞烟停下动作,乖乖得继续待在他面前。

“你说什么?这下作贼的喊抓贼了。”

若莞烟水眸一瞪,迸出的气燄一点也不输跋扈无理的男人,但就算是杀气腾腾的无情眼神,这俏丽美颜依旧胜桃李艳花好几百回,也让常胜将军足以失魂落心奥鹰剑眉轻挑,这若尘轩可真是十足女人样,就算多日未见,心中所想和眼中所见皆是倾世佳人,绝对没人会将若尘轩与男人划上等号,然而就算奥鹰内心已被面前似女非男的若莞烟引起阵阵波澜,他依旧淡定的说。

“看来你还不反省。”

“反什么省,我看是你还没清醒”嘴硬到不得了的若莞烟理所当然的回到,但也因为奥鹰丕变的性格感到疑惑,虽然之前也见识过他严肃的一面,但今天奥鹰给她的感觉却更像玄仓幻,更确切的应该说是和玄仓幻一样的危险,不同的是玄仓幻是直接了当,用冷到冻死人的眼神告诉你他要把你杀了,而奥鹰则是用避重就轻的无谓眼神,用我早已看透你的犀利气势让你知道杀了你是迟早的事。

“我说过回来会找你算帐,那是因为你做错事。”

“作错事?我都不知道我以前作的事也要经过你的同意。”

若莞烟想得到的只有萧大爷找打手攻击她们的事,不过这也没那么严重到要软禁吧!

奥鹰毫无预兆的突然弯下腰,撷住若莞烟下巴,琥珀般迷惑目光从她鲜红欲滴的双唇移到水灵动人的黑眸,在若莞烟体内勾起一股莫名骚动,若莞烟不自在的扭动挣扎,却被奥鹰伸出另一只手扣住肩膀,他用命令的口吻说。

“从现在开始就算,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偷溜出府里过?”

“没有~”若莞烟只想逃离他的掌控,那种侵略入骨的霸气让她感觉被看透,但话一说出,奥鹰那了然的眼神让她知道事情大条了。

“没有??所以你那次出府说要回去找家人果然有问题。”

奥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如电流般快速窜入体内的疼痛让若莞烟闷哼一声,但她仍不想开口承认,因为她丝毫不认为那晚她作了什么错事,目光一凛说。

“你那晚有去寻花巷。”

“我去很奇怪吗?”也好,反正都被抓包了,她也想知道奥鹰到底在追究些什么,她接着说。

“我毕竟也是男人。”

“才14岁的小子就找女人?”奥鹰直接了当表明他的怀疑,他用着质询却又肯定的语气说到。

“你是不是有和烈赤国的人接触,别说你没有,因为连凡衍都知道你这号人物。”

这些天打听的结果,加上那天凡衍的眼神,种种迹象都告诉自己狼黠风指的人就是若莞烟

“没有,我就是去找女人不行吗?!怎么,索洛国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若莞烟越说越大声,这下她全都了解了,原来他怀疑自己是奸细啊!!说到底她是为了谁到那恶心的地方啊!!结果还不是他舒服的沉浸在女人温柔乡中,自己还莫名其妙。

“好!那我看你是怎么去找女人的…”

这小子嘴还真硬….他真的以为自己是惹好玩的吗?

奥鹰表情一敛,抓起若莞烟就往树下跳,无视于她的槌打甚至是攻击,直接把她丢上马往藏星廉奔去。

此时眼前的景象可让若莞烟为之气结,她被奥鹰一股脑的抓进藏星帘的一间上房里,看他和接待的嬷嬷熟门熟路的聊了起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莺莺燕燕更是忙进忙出,连端上酒菜的小厮彷彿都为了这位娇客而换成了娇艳女子,但也是女人装扮的若莞烟却活生生被晾在角落,照理说她应该放宽心看奥鹰究竟要玩什么把戏,但想到上一刻还飒气凛然、言词濯濯指责她不是的奥鹰将军,这时却成了登徒子坐拥在花丛间,让她巴不得一刀挖了那双不时朝她窃笑的棕眸。

“我说将军,你今日来想必除了见语枫姑娘,定另有要事吧!”

正所谓姜是老的辣,投其客人所好绝对是生意人的首要,说话的便是从一入门就亲自接待的嬷嬷,在丰盛的酒菜摆满整桌后,她眼神似有若无的漂向几乎要把人给吃了的若莞烟身上。

奥鹰浅笑,伸手一摆,嬷嬷立刻让环坐在桌边的女子们离开,众女子们无不娇嗔,虽说将军有时会驾临藏星帘,但几乎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直奔语枫姑娘的语焉阁,众人皆是殷殷期盼将军哪次会大发玩心,留下她们坐陪,说不定哪日就可飞上枝头作凤凰,好不容易这次碰巧语枫姑娘奉嬷嬷之命外出办事,怎知才见到将军一面,连将军臂膀都没碰一下就被下逐客令,个个有气难吐,只得摸摸鼻子心有不甘的走出房外。ㄘㄟ~~真有默契,搞不好那老子背痒她都知道。

若莞烟不满的咕哝到,奥鹰当然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啊!他的情人是语枫,除非他眼瞎耳聋外加怪僻好,否则应该也是绝世美女吧!!就算是妓院,这种清新脱俗、美丽俏佳人应该也不少吧!!毕竟小说跟电影都是这样演的…

“奉嬷嬷,我还以为妳没注意到她呢!”

怎么可能,就算瞎了我奉嬷嬷依旧对女人敏感的很,只要听声,就可知此女芳龄,若再让我摸去我连几分姿色都了如指掌,不是我巴结将军,嬷嬷我一语断定这女子将来必定比语枫更加魅人,只是…嬷嬷我再厉害也猜不透将军把她带来的用意,还得请将军明示呢!

奉嬷嬷毫不讳言的说到,在说话同时她的眼神‵再次′把若莞烟从头到脚给瞧了一遍,因为早在奥鹰拉着若莞烟进门时,她就已经注意到这个拥有媲美语枫美貌的独特女子了。

“怎么,嬷嬷妳也认为我带来的是女人?”

“啊?”

嬷嬷诧异的转头看着奥鹰,奥鹰反倒悠然的倒起茶水,他突然压低音量对着嬷嬷说她是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

“啊。”

奉嬷嬷立即摀住自己失态尖叫的大嘴,怎么可能…这如凝脂般的肌肤和那双翦水秋瞳,更别说玲珑有致的娇小身躯,几刻钟前她还…她还夸下海口……

“这…这应该不可能啊……”嬷嬷依旧不死心的说到。

奥鹰眼神停在脸色骤变的若莞烟身上,嘴角擒着的隐约笑意彷彿在告诉若莞烟〞〞看着,这就是妳不老实的结果……,就像守株待兔的猎鹰,就算姿态从容,依旧可以清楚感受到那藏在背后,随即说变就变的综横气势。

“谁说不可能,这小子还跟我承认前阵子他光临过妳的藏星帘呢!!依我对嬷嬷的了解,长相如此俊美的年少弟子妳应该也是过目不忘吧!!还是,他是扮成女装混进来的。”

“王八奥鹰,你当我是谁了。”

若莞烟终于受不了奥鹰像谈买卖一样对自己品头论足,更像个笑面虎要逼得自己说出那晚她真正的行踪,但她总不能大辣辣的跟他说〞〞对,我那天就是不爽妳去找别的女人,所以女扮男装偷偷跟踪你,然后阴错阳差的救了一个金眼帅哥…

不,这绝对不可能,她有什么理由要跟奥鹰交代。

若莞烟抓起扶手旁的瓷杯就往奥鹰丢去,孰可忍如不可忍,原本畏惧于奥鹰的功力而不敢造次逃脱,这下可豁了出去,缺胳膊断条腿的也要揍上他一拳

“老子能不能玩女人关你屁事。”

若莞烟干脆像个男人落出粗话,再出招已是逼近奥鹰身前,发狠的气燄真可吓傻了一旁的奉嬷嬷,只听她嘴里不停念叨。

这么狠…肯定是男人…是男人…

正当奥鹰不疾不徐闪过若莞烟的攻势时,如春风轻抚树梢的柔软声音传入混战的房内。

“嬷嬷。”

“唉呀,要命了…我的语枫妳别进来啊!!”奉嬷嬷焦急的大叫,但却也挡不住已经被推开到一半的门。

“语枫小心。”

啪当….

瓷盘碎裂声音响亮的回荡在突然静下的房内,若莞烟朝着奥鹰的方向紧盯,她没听错,也没看错,奥鹰刚才语气里的担心无庸置疑,眼里的镇定与谨慎更是毫无隐藏,奥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冲往门开启之处,并将因争斗而飞起的瓷盘打往角落。

“奥奥鹰大哥,你没事吧!”

一名拥有花貌月庞的红发女子出现在奥鹰背后,她轻声细问,软如呢喃的声音如山岚般掩去方才僵持的气氛,若莞烟也不禁看痴了,这女人怎么可以长

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
杀手王妃逃婚去
若莞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毫无预兆的穿越了,她在现代本来是一名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但是穿越过去之后竟然是一个人人喊打的小可怜,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小编推荐:《妖夫难休》《一品毒妻》 精彩节选: 奥沉得让人渗出冷汗的警告犹言在耳,原来伫足的地方却只剩残影,若莞烟被紧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