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杀手王妃逃婚去最新章节

杀手王妃逃婚去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08-14 08:52

杀手王妃逃婚去》最新章节哪里有?若莞烟奥鹰小说杀手王妃逃婚去主要讲的是:在奥鹰土匪给我打造的笼子里啊。听到若莞烟讽刺的回答,在花园边凉亭的可儿不自禁摸了把冷汗,若莞烟骂将军的字眼可是越来越大胆了,虽然她也纳闷将军软禁假王妃的动机,但她相信将军一定有他的理由。

杀手王妃逃婚去推荐指数:★★★★★
>>《杀手王妃逃婚去》在线阅读>>

《杀手王妃逃婚去》精选:

若莞烟警戒的朝四周一看,对奥鹰深不可测的实力不得不深深赞叹,刚刚她可说是完全无法思考,不~应该是时间短暂到她没办法去想,她只看到奥鹰如何轻松的制伏狮子,却根本没感觉到他何时对另外已倒在两边的两只狮子动手,而且…另外两只狮子根本就已经头身分离,狰狞凶狠的面孔与张大的脚爪显现出这两只狮子根本就是死在不知不觉中。

就在若莞烟惊叹与疑惑之余,奥鹰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

“凡衍,我看你的脸皮也跟你的主子一样越来越厚了,竟敢嚣张到直接在索洛国对我下手,虽然潜藏在萧大爷身边本来就不会有甚么作为,但你就不怕下手失败使得身分曝光吗?还是你那么有把握我这次还是会放过你。”

奥鹰嘴角轻轻扬起,对他来说杀了眼前的人就像呼吸一样简单、快速,但他却散发出腹黑至极的笑容,让人不得不害怕落入他折磨人的陷阱中。

“奥鹰,你不会的,你看我这还不是逮到机会遇到你。”

凡衍视线突然停在若莞烟身上说。

“而且,杀了我你就没办法找到我的主人了…”

说着说着,若莞烟感觉到奥鹰抓住自己纤腰的手猛然收紧,似乎知道凡衍说的话将会跟自己有关。

“我的主人现在就在泰城,他请我告诉你,他绝对会在你抓到他之前,先带走你的女人和那样东西。”

哈哈哈。

奥鹰像听到天大笑话般笑了起来,他豪爽的说。

“好,不过请你先要他睁大双眼,别拿错东西和认错人了,只要你或是他再被我抓到,我绝对会让烈赤王室绝后。”

轻松语气谈的但却是杀人取命的大事,若莞烟虽也杀过人,但也不会如此怡然自得、轻松放心的看待每一个对手,可奥鹰现在的感觉却象是割卵取物一样简单,这凡衍一看就知道不好对付,但他却纵虎归山还再次挑衅,虽然她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但这样的人才显现出他的可怕….一股颤栗感袭上若莞烟背脊,她是不是被卷入一场复杂的契约中??

若莞烟回神一看,刚才的场景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四处无人的零乱市集,凡衍何时消失的??看来奥鹰真的放刚刚要对他们痛下杀手的凡衍走,不过…为何她还是觉得背脊凉凉的…

若莞烟加上凡衍这一笔,我看回府邸后我们有算不清的帐要谈了。”

奥鹰的宣告让若莞烟的疑惑解开了,今天虽然见识到了奥鹰的实力,但也证明了自己百分之一百得罪他外加千分之一千斗不过他唉,也代表她的噩运才要开始…

在泰城,大家都知道现今索洛国当政的皇帝名叫奥龙,他是索洛王朝最年轻就即位的皇上,当奥龙年仅16岁坐上高位时,索洛国与临近蓝月与烈赤二国情势紧绷,大战未发,边界小动乱却层出不穷,当国内重臣纷纷为这情况担忧时,奥龙却大刀阔斧的整顿起索洛国内军队,并以铁腕手段整合因贵族势力分歧而走向分裂的影幻者组织,将影幻者势力掌控在奥家手上,藉此削弱反派人士之反抗念头。

然而,当内政稳定后,一直被人定位在纨裤子弟的皇上亲弟弟—奥鹰,却自愿以使者身分亲赴蓝月与烈赤国,朝中反对声浪高涨时,方届独立之年的十五岁奥鹰却跌破众人眼镜,不但揭穿两国策画已久的阴谋,还说服皇上将兵权交给他,五年内,凡是奥鹰军队所经之处,只胜不败,现今索洛四境升平,已过成家之龄、战功彪炳、英气飒飒的奥鹰自然是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希望家中闺女获得奥鹰亲睐,但行事风格难以捉摸的他,任人踏破皇宫、将军府门槛都不愿意纳妃,就在奥鹰二十岁这一年,让奥鹰甘愿成家的女人终于出现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将军府中上下,都殷殷期盼一表人才、才能出众的将军后继有人,特别拥有天人般花容月貌的若莞烟出现时,众人不约而同的默认一开始她扮成若尘轩待在玄仓幻身边时,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上都是奥鹰将军金屋藏娇的伎俩而已,加上若莞烟毫无架子,豪气待人的性格,府里的人更是认为这段感情绝对可以长久,但破天荒的……也跌破大家眼镜……

准王妃竟然在宫宴过后没多久,就被将军软禁在云碾阁中,而将军更独身一人待在将军府的禁区,也就算是皇上,只要未得到将军允许就不得进入的似峰院,而这似峰院占地几乎是将军府的三分之一,虽说是院,却拥有三栋独立宅院的隐蔽空间,外院为将军的议事空间,凡得将军允许之人均至此院,中院及内院则是名副其实的禁区,除了玄仓幻,任何人几乎不得其门而入,而今日,外院的大厅内坐了2名身穿藏色银边服装的男人,面容严肃,静待奥鹰出现。

“仓幻有消息了?!”

大厅右侧旁廊道出现了奥鹰的身影,一袭黑色绣鹰长衣显得修长健拔的身型更加完美,平时总是面带浅笑的俊挺五官此时透出一股沉敛气息,读不出思绪的表情更让他多了睥睨天下的霸气,让人心怀畏怯却甘心臣服。

2名男子听言赶紧起身行礼,奥鹰大手一挥,示意两人免去无谓的礼节,他走至主位坐下,身后则跟着神情紧绷的虎执事。

“是,果真如将军所言,蓝月国引发骚动抓住影幻者只是幌子,烈赤国三皇子狼黠风就是趁那时候潜入我境内,五天前师傅就已动身前往烈斥国。”

说话的是两人中较高大的男子,他是玄仓幻的入门大弟子,14岁的脸庞虽略带稚气,但举手投足俨然是位身经百战的冷静杀手。

奥鹰点了点头,思肘片刻后回道。

“告诉他,一定要查到狼黠风要得到火之珠的理由,在那之前我会先拖住狼黠风帮他争取时间,但请他小心,这也可能是狼黠风要引他到烈赤国的陷阱。”

奥鹰对于玄仓幻独来独往的作风早习以为常,但这毕竟是烈赤国的三皇子,也是烈赤国国王中意的王位继承人,多年前仓幻第一次和他交手就身受重伤,这次他更是从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逃出,看来这三皇子不只功力精进,也越来越狡猾。

“是,但师傅也请我带话给将军,蓝月国似乎也再找寻可以让他们王子恢复幻术的东西,这也是他们和烈赤国合作的原因,只要狼黠风帮他们取得这样东西,他们就会无条件帮助烈赤国攻打我国,而那样东西。”

“而那样东西刚好也在我国。”

奥鹰直接做出结论,但心中也纳闷何时索洛国变成了寻宝之地,真可谓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三国签订不战盟约还未到一年,那闲不下来的死魅术师和不甘寂寞的烈焰兽族就给他玩阴的,看来再不久战争就一触及发,到时他就要远离这悠闲的日子和母后催婚的噩梦。

想到催婚,若莞烟那倔强不服输的表情再次出现在奥鹰脑海,起初是考量到与其逼问她还不如剥夺她的自由,等她受不了时再跟她追问一切,再着也是为了和仓幻连系并查出狼黠风的行踪,所以那天回来后他二话不说就把她软禁到她原来的住处〞云碾阁〞,但没想到,他竟该死的每天惦记着她,最后干脆让可儿、双儿每天向他禀告她的动向,而这个假王妃竟没半点愧歉之意,整天吃饱睡好,还认真专研起她的武功…

看到将军越来越深锁的眉头,虎执事不禁担忧的看着面前等着将军回覆的两人,只见两人不知所措的回望虎执事,担心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虎执事摇了摇头,知道奥鹰平日虽一付潇洒自得样,但神情肃然时散出的狂霸气息几乎让人无法喘息,应该说…这是奥鹰的另一面,为了要让索洛国迈入盛世,让奥鹰成为辅佐奥龙的左右手,奥鹰的父亲,也就是先皇在世时,就将隐姓埋名的奥鹰送至蓝月国和烈赤国间的影幻者中,在十五岁前,奥鹰在外只是一名叫服的影幻者,在宫里就是跌宕不群却也无心内政的奥鹰,先皇过世后,为帮助奥龙稳住政局,奥鹰回复单纯二皇子身分,因此奥鹰身为影幻者行事严谨却也霸气纵横的性格便成为不为外人知的另一面。

“将军。”

虎执事轻声提醒,这些天跟在将军身边也发现将军常常失神,但因为处理的事情紧迫,他也没时间问将军发生了甚么事,只知道将军不时要可儿她们回报府内情况。

奥鹰在虎执事的声音下回神,那瞬间他暗自下了个决定,接着朝玄仓幻的弟子摆了摆手,转眼,两人便如烟般消失在原地。

“虎执事。”

“是。”

“我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果然如将军所料,可儿和双儿的确也开始起疑,但还是要…”

说到后面,虎执事竟也露出了为难、怀疑的神色,毕竟这差事带给他的打击的确很大。

“若莞烟,妳就真的不要被我逮到。”

沉默片刻,奥鹰的目光沉到看不出情绪,紧绷的声线透出令人窒息的压力,仿如濒临高温紧戒点的熔炉,只消微风一吹,瞬间助长的火势将激起剧烈爆炸。

相对于给人严肃、紧张却神秘的似峰院,花团锦簇、鸟语花香的云碾阁仿如世外桃源,此时正当艳夏正午,燥热的风吹过伫立在小池边的柳树,柳枝轻摇,带来了周遭泥土与青草芬芳的气息,原本静谧的氛围突然划过一道紫色薄影。

“王妃,妳在哪?”

焦急的呼唤声在紫色薄影消失之处不停的传出,紧接着清脆如银铃般的女声不急不徐的在柳树上传出

“在奥鹰土匪给我打造的笼子里啊。”

听到若莞烟讽刺的回答,在花园边凉亭的可儿不自禁摸了把冷汗,若莞烟骂将军的字眼可是越来越大胆了,虽然她也纳闷将军软禁假王妃的动机,但她相信将军一定有他的理由,

杀手王妃逃婚去小说
杀手王妃逃婚去
若莞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毫无预兆的穿越了,她在现代本来是一名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但是穿越过去之后竟然是一个人人喊打的小可怜,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小编推荐:《妖夫难休》《一品毒妻》 精彩节选: 奥沉得让人渗出冷汗的警告犹言在耳,原来伫足的地方却只剩残影,若莞烟被紧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