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林渐青陈最小说第20章阅读

林渐青陈最小说第20章阅读

发表时间:2019-08-20 18:02

主角是林渐青陈最的小说,小编已经给大家整理好了《失格情人》的阅读版,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剧情吧。陈最去洗澡了,林渐青倚在木窗边给贺章打电话。隔着电话林渐青能听到贺章匆忙出去,很快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林渐青都能想到贺章听他这话脸红的样子,这方面贺章比起陈最差远了。

失格情人推荐指数:★★★★★
>>《失格情人》在线阅读>>

《失格情人》精选:

陈最去洗澡了,林渐青倚在木窗边给贺章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贺章那边闹哄哄的,但能听到他那满腔欣喜上扬的声音:“渐青哥!”

“还在公司吗?怎么这么吵。”

“嗯,你稍等一下。”隔着电话林渐青能听到贺章匆忙出去,很快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渐青哥,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突然想你了就给你打个电话,怎么,想你也要提前报备吗?”林渐青轻笑着说,因为陈最那首歌,他是真有点想贺章了。

那边不搭话,换了个话题:“度假怎么样?好玩吗?”

林渐青都能想到贺章听他这话脸红的样子,这方面贺章比起陈最差远了,他有时觉得贺章太害羞,从不接他的撩,当老婆是可以的,只是缺点情趣。

“挺放松的,本来叫你一块来清静两天,你不是忙吗?”

“是啊,新歌上线,我最近太忙了。你好不容易忙完,好好休息,山上凉,别着凉了。”

“着凉倒不会,就是你不在,心凉。”

听对面又没声了,林渐青简直无奈极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也别太累。我跟昭文说说,他这个经纪人怎么办事的,还让你这么加班熬夜的。”

“别,渐青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工作,你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林渐青想着贺章这么晚了还在干活,实在很辛苦。他就在一家酒店点了一大包热菜、饮料、餐后甜品,准备给贺章打包送过去做宵夜。

下单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不清楚他们公司的地址,正好陈最洗完澡出来了,林渐青把手机递给他,让输他公司的地址。

陈最拿过他的手机,看着页面上精美的食品,立马就明白过来了林渐青打算做什么。可是在看到随赠卡片上的留言时,心里还是冷不丁的一抽。

留言是:“贺章小朋友,工作尽力就好,太卖命自己不心疼,但有人会心疼的。”

陈最突然觉得“小朋友”这三个字那么刺眼。林渐青真觉得谁都是小朋友,谁都需要他去关爱照顾吗?他很想对林渐青说,贺章他妈的根本就不喜欢你,他是直男,真正喜欢你的人是我啊……可是陈最完全做不到。

如果他这么说了,他成什么了,他得多可悲。

他曾经暗示过林渐青贺章可能是直男,但是林渐青态度冷漠,对于他在人背后风言风语这种行为很看不上,只云淡风轻地问,贺章是不是直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啊,跟他有什么关系呢?那一刻,陈最立马清醒了,贺章是直的又怎么样,或许是林渐青本来上赶着喜欢人家呢。陈最觉得自己可笑,期望让林渐青知道贺章是直男而转头看看自己,这种期望本身也够可怜了。

林渐青终于点好了单,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就把陈最裹到了床上。

两人睡在一个被窝,肌肤相亲,唇齿想抵,心却隔了十万八千里。

林渐青想进一步时,陈最有些抵触。他能容忍林渐青喜欢他的身体,对他只有生理需求,可是再怎么卑微,他也受不了林渐青刚从贺章身上惹了一身火,转头在他身上发泄。

林渐青停了下来,问:“怎么了?”陈最从来没有拒绝过他,这还是第一次,林渐青有点反应不过来。

陈最背对他,说:“今天有些累,我困了。”

听到陈最说只是困了,林渐青手上的动作更放肆起来,咬着他的耳朵说:“你困了就乖乖睡觉,不用管我。”说着把头埋在陈最后颈,亲咬他的脖子。

陈最往前缩了缩,离林渐青远了点,把他伸进裤子里的手拉了出来,请求道:“林哥,不要这样。”

林渐青把手收了回去,声音冷了下来:“不要是么?”

陈最狠狠闭了闭眼,背对着林渐青,心脏剧烈地颤抖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林渐青,他没有拒绝的权利,但是他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欢爱。

“嗯,不要。”

林渐青掀开被子站了起来,穿上衣服就走了。

陈最知道林渐青是真的生气了,他从来没有刻意把林渐青惹生气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拒绝了林渐青却让自己这么心痛。陈最睁开眼睛房间里空荡荡的黑暗时,眼泪无法控制地沿着眼角滚到脸侧,湿了半个枕头。

前几天的相处又成了一个幻梦,这次是陈最自己亲手把这幻梦给戳破了。这种窒息的感受让他后悔了,他刚刚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做,他从始至终就是个替代品,为什么还妄想作为一个替代品还能保持尊严呢。

*

已经午夜,写字楼里世纪娱乐那一层还灯火通明。会议室里,宋昭文、贺章、公司宣发部以及公关部的人全部一脸愁容,陷入了沉默。

贺章没有别的办法,最后还是在那八首歌里选了一首做主打歌,尽管宣发花了大力气和大价钱全力为他推歌,发行三天,效果非常不理想。

各大音乐网站的新歌榜上,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他的微博乃至新歌下的评论,充斥着黑粉的嘲讽谩骂,不过这些公关部一直在删在控评。除了水军不管不顾的夸,夹杂在其中的真粉的评价,也无不透露出一股失望的气氛。

贺章脸色很不好看,他想发火,但是却无处可发。这能怪谁呢,他的确是喜欢唱歌,投身音乐圈是他的梦想,哪怕违背家里的意愿。事实上,他也的确唱得不错,可是有唱功的人太多了,他也没好到光凭一把声音就能征服所有听众。

他父亲给他两年时间,肯定他混不出什么名堂,最后只得乖乖滚回家。

那时贺章找到世纪娱乐的老板--宋昭文,厚着脸皮想签到宋昭文手下,宋昭文碍于大家都是熟人,上一辈也都认识,勉强签了他,不过让他坐了快一年的冷板凳。

后来宋昭文手下的顶梁柱跟他解约了,他才找贺章谈话,说是捧他也不是不行,但前提是他必须以创作歌手的身份出道。至于贺章写不好歌、作不成曲这件事,他可以找枪手,但这必须贺章配合。

贺章在陈最的帮助下的确火了,获得了无数荣誉和掌声,甚至他父亲也因此松了口,既然他有这方面的才华,就尽情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吧。

可是贺章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对陈最的嫉妒简直到了自我憎恨的地步,他为什么就没有陈最对音乐的敏感,哪怕作词作曲编曲其中任何一样给他,他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落魄,这样寸步难行。

宣发的负责人终于还是说道:“要不然我们提前把主打歌的MV发出来吧。光是歌曲传播范围和速度都有限,视频应该能掀起一阵热潮。”

正常情况下的造势,MV应该在第二到三周放出来,才能持续吸引关注。可是这波贺章新歌的数据实在太差了,还没热起来就面临着凉透的风险。

宋昭文思考了一下,肯定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贺章有些疑虑:“后期宣传素材不够怎么办?”

宋昭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目前这态势,还没有有后期都难说。”如果真的没法扶起来,那还花钱白白往里砸干什么。

宋昭文这话说得贺章一脸难看,贺章沉着一张快要拧出墨水的脸,不甘和怨气似乎要从他眼里溢出来,他扫过桌上的每一个人。贺章觉得这些人不过表面对他恭敬,实际都觉得他是个草包。

桌上突然变得安静,谁也不想开口说话得罪这大爷。贺章的脾气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差,虽然是空心的,他也算是公司的台柱子,没人敢惹他,也就宋昭文能拿得住他。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会议室里胶着的沉默,前台小姑娘费劲地拎着几个大袋子,很抱歉地把头伸了进来:“宋总,您订的宵夜吗?”

宋昭文转过头,一脸疑惑看了眼门口的前台,又扫了一眼桌上的人,问:“你们谁订了宵夜,出去拿吧。”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只有贺章的脸色越发难看,这种事情林渐青干了也不是一两回了。宋昭文也反应过来了,低声问贺章:“刚刚你接的是林渐青的电话?”

贺章点了点头。

宋昭文笑说:“拿进来吧,总之大家知道今晚这顿是沾了我们小贺的光就行了。”

前台拎了进来,几个豪华的袋子搁在了会议桌上,大家面面相觑,没有谁伸手。宋昭文率先打开包装袋,揭开一个个包装严实的餐具,热气和香味儿一并冒了出来。

前台小妹发出一声惊呼:“这家餐厅不就是隔壁那家死贵死贵的嘛,贺哥真的破费了。”

宋昭文让前台分发餐具,一边招呼道:“来啊,大家这几天都辛苦了,别光坐着了,趁热吃。”

众人吞了吞口水,接过餐具顺口对贺章道谢,只以为是这段时间忙他的新歌,他买来犒劳大家的。

贺章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失格情人小说
失格情人
《失格情人》小说主角是林渐青陈最,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失格情人在线阅读。林渐青是一个温柔的男人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是这么说,只有陈最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温柔,男人给他的只有痛苦和折磨,他渴望的爱,男人从来都不会给予。小编推荐:《醉是殇情难慰》《奈何情深,不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