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林渐青陈最失格情人全文

林渐青陈最失格情人全文

发表时间:2019-08-20 18:02

林渐青陈最小说《失格情人》是一部很好看的优质言情小说,这里提供林渐青陈最小说全文阅读。陈最就回房间录《神明》的demo。歌词已经不需要任何改动了。他用吉他拨出他哼唱过几次的曲调,把无形的声音化为具体的音符,感到一阵惊喜,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感觉。

失格情人推荐指数:★★★★★
>>《失格情人》在线阅读>>

《失格情人》精选:

吃过饭,陈最就回房间录《神明》的demo。歌词已经不需要任何改动了。他用吉他拨出他哼唱过几次的曲调,把无形的声音化为具体的音符,感到一阵惊喜,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感觉。

陈最又在电子琴上弹了好几遍,做了一些修改和调整。然后,他用乐器模拟软件加入前奏和伴奏,更唱出了那种空寂而孤独的感觉。

他很满意,不管别人认不认可,陈最自己知道,这是首不错的歌,他自己是满意的。他想尽快弄完,过两天把demo拿去公司给贺章。

他们的合同没有几个月了,无论从情感上多不愿意把这首写给林渐青的歌给贺章唱,但这是他们双方订立的契约,即便以后再无交集,陈最也想坦坦荡荡度过这最后的时间。

陈好听着陈最在房间里录歌,这节奏他是熟悉的,意味着陈最没有遇到瓶颈,只是在进行反复修改和尝试不同编曲这个繁琐的过程。

这段时间陈好也没闲着,张强跟他一起合买的那批矿卡他已经通过各大贴吧、论坛、群等多种渠道卖得差不多了,这次他分到了两万多。

做的改分软件也已经交付了,不过张强说他得先试试效果再付钱。再加上他做的网页,还有以前乱七八糟弄的钱,陈好自己存了七八万的私房钱。

这笔钱他没让陈最知道,没有私房钱,想做点什么就得跟陈最要钱,陈最也不是不给,但总得问个原因,陈好并不觉得自己弄钱的手段总会得到陈最的支持。

原始积累的过程是很缓慢的,从他十六七岁就在网上学习乱七八糟的电脑技术,开始接一些零散小活,到现在他才存了这点钱,其中一小半还是最近赚到的。不过陈好知道原始积累的阶段已经差不多了,本钱还是其次,主要是技术和渠道。

他已经摸清楚了张强拿矿卡的渠道,而销售渠道是他亲自一点一点打通的,下次交易他就会毫不客气地跳过张强,自己拿,自己卖。

下一批矿卡数量比较大,全部拿下得花十几万,不过他已经跟卖的人说好他先付一半的钱,然后对方发一半货,等他卖完这一半,再付尾款,对方发剩下的货。陈好已经联系了不少分销商,他有信心在一周之内卖掉,也不会担心后面有什么意外。

这次他算了一下,可以净赚十万左右。

其实陈好并没打算赚了钱去炒虚拟货币,之前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诱使张强选他合作罢了。即便他可以看到其中的机会,他也不会做这种投机的事,他要稳稳当当赚到足够多的钱,让陈最再也不要因为钱出卖自己。

他说的会养陈最,是真的,哪怕有天他死了,他留下的钱可以代替他陪着陈最。

陈好听到陈最房间里音乐声没了,料定他忙完了就又拎着枕头去了。这次陈最没有赶他,大概是冷落了他这么多天,心里愧疚。

陈好轻车熟路爬上陈最的床:“我想听你的新歌。”

陈最放在凉席上的手指一下下敲着节奏,然后轻轻唱了起来。唱完后,陈好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激动地变着花样把他吹上天。看他没反应,陈最有点紧张,问道:“歌怎么样啊?”

陈好顿了一会儿,才说:“哥,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你又不懂,就只知道瞎吹。”话是这么说,但陈最心里是愉快的,没有什么比自己写的歌被人夸了更开心,哪怕这个人是陈好。

“真的,这首真的好,我不知道怎么说,但就是真的好啊,我没有骗你。”

“所以以前你说我好,都是骗我的是吧?”

陈好眨眨眼,发现自己掉了陈最的坑,顿时笑了:“没有啊,以前的也好。但是以前是好和很好,这首都目前为止最好,以后肯定还有最最最好的。”

陈最终于笑了起来。

“还说我瞎吹,你不就喜欢我瞎吹么?”陈好揶揄他。

陈最笑着擂了陈好一顿。

陈好又问:“这首你不会也准备拿给公司吧?”

“我是这么打算的。”

陈好一阵失望:“哥,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你是不是傻啊。你们马上就要解约了,解约后找人给你包装包装,唱这首出道多好。最次,也可以拿去投给那些音乐公司吧,我觉得肯定有人能看上你的。”

“但这是我在合约期间写出来的,按道理是给公司的。”

“只要你不说,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写出来的?”

“可是我自己知道。”陈最语重心长地说,“陈好,做人最重要的就是问心无愧,你懂吗?”

当初那么困难,连陈好自己都完全放弃了,陈最还咬牙坚持,为的就是那四个字--问心无愧。

陈好当然懂,陈最时常很随性也很感性,可是内心深处有块又质朴又轴得让人心疼的地方。一个慢性绝症病人眼里的世界总是更加残酷的,陈好对人性这玩意儿早就失去了希望,唯有陈最,陈最是他看过的最干净纯粹的人。

陈好搂着陈最的肩,低声说道:“我懂,但我就是心疼你。我知道你写一首歌多不容易,下次再写出这样的歌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你为公司做了这么多,但是他们对你的态度实在让人很心寒。”

陈最拍拍他的后背:“做好自己就够了。”

“反正我觉得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黑暗中两人陷入了沉默,要说陈最真的那么随意就能交出自己的成果,也不是的,况且这首歌是他写给林渐青的,他多希望自己能亲口唱给他听。

*

几天后,陈最去了公司。他一进公司就觉得不对劲,整个公司的氛围都非常凝重,连一向活泼爱说爱笑的前台都安静地板着一张脸。

陈最往宋昭文的办公室走,路上遇到了老刁。老刁拉着他,说贺章在宋总那里,让他最好现在别去。

陈最无奈:“我正好有事找宋总和贺章,他两在一块省得我分开找了。”

老刁问:“你最近去哪儿了,都没在公司看到你。”

陈最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含糊着说:“状态不好,出去散了散心。”

“你走了是对的。”老刁撇着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是不知道贺章的新专辑扑得多厉害,没人关注就算了,关注的人都骂声如潮,我们这几天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本来陈最就对贺章没什么好感,再说新专也没有他的歌,所以他是一点没有关注贺章的这张专辑。不过听老刁说扑得这么厉害,也挺诧异的,陈最问道:“也不至于吧,毕竟后面的制作团队都是很成熟的团队,做个及格也不难啊。”

“怎么不至于,你不懂,被捧得越高,摔下来就越疼。什么‘天才歌手’‘贺章之后再无原创’‘音乐上的造诣无人能及’这种评价,在巅峰的时候听着很受用,落下来的时候就成了额外一万只踏在身上的脚,也挺可悲的。”老刁说着,脸上流露出一种难过的神色,想到他过去的经历,恐怕也是能感同身受了。

陈最安慰性地拍了拍老刁的肩膀,意外地对贺章生出一点同情心。他能想到贺章现在应该挺难,他知道贺章跟宋昭文不一样。

宋昭文只看经济价值,当初捧贺章时,无所不用其极,除了吹嘘他的天赋,把他的家庭、学历等所有能够吹嘘的元素都吹嘘了一遍,把贺章塑造成了一个拥有完美背景、超高天赋和绝对上进的完美人设。

贺章本身对于这种立人设的方式并不喜欢,他希望他吸引的是真正喜欢音乐的人,而不是一些脑残粉,可是他拗不过宋昭文。

陈最想,怎么贺章也是个喜欢音乐的人,就看在音乐的面子上,也把这首自己最重要的歌给他唱吧。

另外,林渐青也应该更期待从贺章那里听到。

陈最走到宋昭文办公室门口,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争辩或者争吵的声音,只有和风细雨地低声谈话声,看来并没有老刁说的那么严重。

他敲了敲门,宋昭文说了“请进”。

陈最推开门,顿时有点挪不动腿。屋里并不只是宋昭文和贺章,正面对着他的就是林渐青。

失格情人小说
失格情人
《失格情人》小说主角是林渐青陈最,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失格情人在线阅读。林渐青是一个温柔的男人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是这么说,只有陈最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温柔,男人给他的只有痛苦和折磨,他渴望的爱,男人从来都不会给予。小编推荐:《醉是殇情难慰》《奈何情深,不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