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大驸马

大驸马小说

大驸马

张窈窕 / 著
都市 已完结
作者张窈窕的当红代表作,《大驸马》来袭,讲述了一段契约爱情故事,安小柔以及薛绍是文中的主人公,小说主要说薛绍和安小柔的缘分已有多世,但一直阴差阳错的没在一起,此生他专门找人来算,最后觉得做安小柔的招婿再续前缘,好好在一起。
来源:腾文 更新时间:2020-06-13 09:24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夜色已深,李仙缘家中。

月奴一身纯黑的夜行劲装,戴上黑纱宫闱帽,仗剑在手,迈出了房间。

李仙缘正在院子里焦急的来回踱步,嘴里嘀咕,“怎的还不回来?还不回来?”

月奴冷冷的瞟了李仙缘一眼,大步流云的往门外走。

“月奴姑娘要去何处?”李仙缘看她装束奇异,急忙上前拦住。

“与你无干,闪开。”月奴的声音低沉肃杀,一双美丽的眸瞳宛如冬日结出的冰晶。

李仙缘从来就不笨,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早已明白了七八分,慌忙一把拉住月奴的衣袖,“月奴姑娘,使不得、使不得!”

月奴猛一扬手,李仙缘一个趔趄倒退几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疼得哎哟一声。

月奴抬脚就走,李仙缘真是急了,连滚带爬的扑上来死死抱住月奴的脚,“月奴姑娘,这可千万使不得!皇城禁内兵甲林立,五步一哨十步一岗,高手如云防范森严!你这样擅闯进去那是必死无疑!”

“在我看来,也无非是闲庭信步!”月奴奋力踢脚,李仙缘死死抱着不放,被她拖着倒行了几步。

“月奴姑娘稍安勿躁,小生已经卜过卦了,薛公子有惊无除,今晚必然归来!”李仙缘急切的叫道,“月奴姑娘这样莽撞的闯进宫里,非但帮不了薛公子,反而会害了他的!”

“卜卦?”月奴宛如宝石般的美丽眸瞳略微一眯,奋力一踢脚,“松手!”

李仙缘被她一脚踢开。月奴双膝一弯宛如弹簧般朝前跨出一大步,人已在三丈开外。

李仙缘双眼斗然瞪大,绝好身手!

三步两蹿,月奴已经站在了李仙缘家院的墙头,两条修长的美腿绷直的站在高处,宛如铁枪插在墙头之上。夜风拂过,月奴的宫纱闱帽随风轻扬。月色之下,她就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暗夜魔神,神秘而肃杀。

好美的身姿啊!李仙缘心中叹了一声,又急忙惊叫道:“月奴姑娘,千万不可造次!!”

月奴冷冷的看着李仙缘,“不管是谁,都不能为难了我家公子!”

“这……”李仙缘浑身一记寒颤,如果是皇家呢,你也敢拔而相向血溅三尺吗?

倩影如魅飘然一闪,月奴消失在墙头。

李仙缘瞪大了眼睛躺在地上半晌没有动弹,浑身冰凉,感觉就像是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快要被人砍头用刑的感觉。

一番惊悸之后,李仙缘拿出龟壳铜钱神慌意乱的卜了一卦。

“大凶、大凶!”李仙缘拍额惨叫起来。

正叫这一声时,薛绍提步走到了院内在那儿笑道:“多大的凶?”

“薛兄你回来了?”李仙缘急忙冲出房门来,左右一看,只有薛绍一个人,顿时就急了。

“你慌张什么?”薛绍微皱了一下眉头。

“大事不好了,薛兄!”李仙缘急道,“月奴姑娘方才带剑出门,去皇宫寻你了!”

薛绍略微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约半炷香之前!”李仙缘急道,“小生方才卜了一卦,大凶之兆啊!月奴姑娘此去多半有去无回,还有可能连累你我!”

薛绍并未惊惶失措,微然一笑道:“你最好是另卜一卦。”

“……啊?”李仙缘惶然一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半点惊慌都没有?

薛绍不急不忙的走进屋里,看到桌上摆着那些龟壳铜钱,拿到手上随意的把玩了一下,笑道,“李兄,你这半调子神棍,准也不准?”

“这个……呵,呵呵!”李仙缘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说实话,有时准,有时不准。但若有了血引,再待小生焚香沐浴祷求祖师之后,必然会准!”

“血引?”

李仙缘正了正脸色,“师门绝技,需得求卦之人的鲜血。”

薛绍笑了笑,“你方才为月奴卜的卦,可见没有她的血引。因此,必然不准。”

“唔……倒是,有可能!”李仙缘嘿嘿的干笑,表情比较尴尬。

“叭”的一声,薛绍一掌拍到桌上,一枚茶盖顿作齑粉,他的手掌也被划破了两道小口,鲜血流出。

“薛兄,你这是!……”李仙缘惊骇不已,堂堂的蓝田公子几时变得如此粗悍了?以往若是被绣花针扎了一下,也是要疼得呲牙咧齿的!

“闲来无事,不如就请李兄给我卜一卦好了。”薛绍若无其事的摊出手,鲜血长流。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他非但半点不操心月奴,还有心思找我问卦?!……李仙缘狠是怔了一怔,忙道,“待小生取了血引,再行沐浴更衣,焚香上祷!”

稍后。

薛绍端着一杯茶悠然慢饮,眉宇微沉。心里虽是有一点担忧,可是表情很是平静。

月奴的胆子,比想像的大。皇宫禁苑那种地方,不是等闲之地。但是通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薛绍发现,月奴虽然年方十八,但却识大体、知轻重,有着超乎她的年龄与性别的沉稳与睿智。

前世在军旅与地下世界里混了那么久,历经万千阅人无数,薛绍相信自己有这份识人的眼力。他理由相信,月奴一定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李仙缘煞有介事的沐浴更衣、焚香上祷的折腾了一阵,郑重其事的搬出一个古旧发亮的矮几,铺上一层写满符文的黄绢,用一鼎紫铜炉燃起一瓮檀香,双手平铺于几案之上,认真问道:“小生这就给薛兄卜上一卦,问个吉凶!”

“谁说我要问吉凶了?”薛绍淡淡的道,“我问姻缘。”

李仙缘的表情一僵,“姻……缘?”

“怎么,有问题吗?”

李仙缘的表情就像是吃进了一个臭虫那样的尴尬又难看,挠了挠头,“没问题,但请稍候!”

说罢,他又跑去重新沐浴更衣、焚香上祷了。

薛绍哑然失笑,半调子神棍,真能装腔作势!

李仙缘再度坐到神案前时,月奴刚好一只脚踏进了房内。

“公子,你要的谷雨紫笋。”她提着一盒茶叶,满面春风的走到薛绍身边跪坐下来,双手递上盒子来。

“茶饼?”李仙缘愕然,“月奴姑娘你不是夜闯皇宫去了,怎的又去了集市?”薛绍笑而不语。

月奴淡淡的道:“半道上我就遇到了公子,公子差我去买茶。有何置疑?”“原来如此!”李仙缘长吁了一口气,“你们主仆二人合着伙来要吓唬我!……好了,开始卜卦,请二位安静!”

薛绍凝眸深看了月奴一眼,主仆二人四目相对,心照不宣的各自微然一笑。

默契。

薛绍越来越喜欢月奴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了。

李仙缘闭目凝神念念有词,摇晃龟壳抖动铜钱算起卦来。几番折腾之后,他一脸严峻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如何?”薛绍问道。

李仙缘一抬头瞪着薛绍,一字一顿的道:“宿世姻缘!”

“请详解。”

李仙缘长吐了一口气,“简而言之,薛兄将来的正房夫人,是前世就已注定的姻缘。”

“继续说。”薛绍的心中略微一动:安小柔,太平公主?

“早在前世,你们二人就已缘定三生。”李仙缘双眉紧锁的很认真,“但是前世那一回你们俩有缘无份。只待到了今生,才能真正修成正果。但是……”

“前世?”薛绍不禁笑了,“但是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李仙缘摇了摇头,“小生修为太浅,怕被天谴遭受无妄之灾。薛兄请见谅!”

“你若不说,必遭眼前之灾。”薛绍淡淡的道,“月奴,掐死他。”

月奴杏眸一寒,李仙缘马上吓得惊弹起来,“我说、我说!”

月奴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薛绍笑道:“好了,别吓唬他。快说吧!”

“薛兄和尊夫人在这一世必然相遇,或许也能修得正果。但是……”李仙缘双眉紧拧表情严肃,“你们二人必要经历无数的坎坷与磨难。薛兄要做的事情,远不止娶一房夫人那么简单;你们二人要承受和面对的,也远不止一棕婚姻那么轻松。”

“别故弄玄虚了,赶紧要的说。”薛绍道。

“好吧!……在遇到尊夫人之前,薛兄你是拈花一笑风月无边,咨意人生飘然如仙。”李仙缘说道,“但是薛兄至从遇到尊夫人,人生就会彻底发生改变。而且薛兄的这一棕姻缘之中透着一股血光凶唳之气,它就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要以血肉人命为食!薛兄要想与尊夫人修得正果,估计得要去做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李仙缘深吸了一口气,“顿戟一怒,伏尸百万!”

薛绍不以为然的嗬嗬笑了起来,“那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顿戟一怒伏尸百万?”

月奴也声音一沉,“此语,诛心!”

“小生真的只能说这么多了。”李仙缘慌慌张张的收起龟壳铜钱起身就走。

“你这神棍,装腔作势!”薛绍倒是无所谓,虽然他这些东西听起来很玄妙也挺有意思,但完全犯不着为之噤若寒蝉惶恐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