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你听起来很好睡

你听起来很好睡小说

你听起来很好睡

瓷话 / 著
短篇 未完结
主角是林棉阙清言的小说名叫《你听起来很好睡》,想要看你听起来很好睡全文的不容错过!你听起来很好睡精彩阅读:以美貌与才华并肩出名的阙清言教授,吸引了不少学生来听课,所以在他的课上,占座真的是非常难,当然林棉除外,她不仅能每次都占到座位前三,还能在他的课上呼呼大睡。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6-13 09:41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柏佳依靠在卧室飘窗前打了十几个电话,临近中午的时候,电话终于打通了。

对方接起来,好半晌传来轻微的动静,拖着鼻音“喂”了一声。

另一头,林棉刚醒,声音软得一塌糊涂,听见是柏佳依就想挂了电话继续睡,连忙被叫住了:“诶棉宝!别挂,我有急事要问你。”

林棉缓缓翻坐起身,半眯着眼,坐在床边用脚尖找拖鞋,揉眼问:“怎么了?”

柏佳依期待:“昨天晚上你在阙清言家里,留宿了吗?”

留宿……

林棉回忆,她不仅没有留宿,画的暧昧少女漫还被他看到了。

他肯定以为她学术不正,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这样还妄想追他。

昨晚发生的事情太多,现在回过味,铺天盖地的羞耻感才后知后觉地涌上来。拖鞋找到一半,林棉不找了,回头就把自己重新闷回了被子。

“孤男寡女,都停电共处一室了,居然还没发生点什么?”正在被禁足的柏大小姐好不容易能找到八卦的乐趣,闻言大为遗憾,想了想劝道,“棉宝,不然还是算了吧。”

柏佳依心说,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现在幸好是棉宝一厢情愿,阙清言对她还没什么意思。要是等哪天他突发奇想地想逗逗她,她肯定一点都招架不住,一脚就沦陷下去了,最后怎么被吃干抹净的都不知道。

“不要阙清言了。就算找不到硬件条件像他这么好的,要在圈子里找一个优质男人,还怕找不到吗?”柏佳依劝得很含蓄,“等到哪天你又喜欢上了别人,就会发现这些都是过去式,就像以前中学那会儿你为一个人写了几十封情书,现在还不是已经忘得一干二……”

“是他。”

柏佳依一愣:“谁?”

“我写了几十封情书的那个人,”顿了顿,林棉才小声回,“……就是阙清言。”

九年前,林宅。

桌上的牌已经换了三轮,正巧阿姨推着银色小型餐点车进来,躬身将换上一壶新的花茶。阮丽淑看了一眼手上的牌面,见阿姨进来,问了句:“兰姐,棉棉还睡着吗?”

“还在睡呢。”阿姨撤掉吃完的点心碟,补了句,“先生刚才打电话来,说晚上有应酬要晚回来,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阮丽淑应了声:“知道了,喊张姨多炖一个汤,等他回来正好醒酒。”说完顿了顿,“兰姐,你去叫棉棉起来吧,睡一个下午了,顺便把蛋糕带一点上去。”

牌桌上围着四个女人,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气,虽然看起来都上了年纪,但胜在保养得当,连摸牌的手都是白皙细腻的。旁边的太太闻言,调侃道:“丽淑不知道有多疼女儿。”

“要是我家那个也像棉棉这么乖,我也放手心里捧着。”另一个太太接过话,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一直没开口的人,小心赔笑,“阙太,都放圣诞假了,清言是不是要回来了?”

平时没事的时候,阔太太们的社交大多是聚在一起逛逛街,喝喝下午茶,再推几把牌。闲谈的时候聊起阙家儿子,语气多多少少都是艳羡的。

阙家家风自由,充分尊重儿子的个人规划,从法不从商。阙家儿子二十岁就已经从海外一流学府硕士毕业,听说还要继续修博,在学术界的成就斐然,跟自己家那个不成器的比,不知道要好多少。

谈论起自己的儿子,阙太欣慰一笑:“清言中午就下飞机了,等下会过来接我。”

另一边,阿姨来到二楼的卧室,把还在睡着的小姑娘叫了起来。

林棉前几天被林母带着,刚从布鲁塞尔玩过一圈回来,已经倒了两天的时差。

端上来的蛋糕精致的一小块,小巧地装在瓷盘里。阿姨拿了三块上来,林棉塞了一块就饱了,把剩下的都推给了阿姨。

小姑娘一口一声“兰姨”叫得又甜又软,招人喜欢得要命。阿姨收了盘子要下楼,关门前笑着嘱咐:“太太还在茶厅里跟人打牌喝茶,刚才外面下过场雪,等等小姐你下楼的时候要多穿两件。”

没想到小姑娘前脚甜甜地应了声“好”,后脚就踩着拖鞋出了露台,只穿了睡衣,连多一件衣服都没带披的。

时间还是午后,刚下过一场雪,薄薄地积在露台的白漆栏杆上,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林棉趴上栏杆往下看。

她本来想在露台看雪,视线却捕捉到了一个人。

林宅是复式别墅,林棉卧室所在的楼与茶厅所在的楼之间用花园分隔了开来。从她的角度看下去,二楼露台后面是白雪茫茫的花园,枯枝秃杈,下面站着一位男人。

套了件黑色大衣,双腿笔直修长,黑色马丁靴踩进雪里,色调异常醒目。

天光昏沉,小姑娘踮起脚,努力把脑袋从栏杆后探出来打招呼:

“你……好……”

男人闻言仰起脸,注意到二楼露台上正趴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唇红齿白,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林棉见他目光投过来,停顿两秒回应:“你好。”

他的声音低缓好听。林棉扶着栏杆的手无意识攥了攥,问:“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啊?你在等人吗?”

“你在等谁呀?刚刚下过雪了,外面很冷的,你要不要进来?”

小姑娘问题很多,一连串地问了出来,末了才小声夸:“你长得真好看。”

“……”阙清言一怔,失笑收回目光,没有回她。

林棉愣愣地看了几秒,手指已经被冻麻了,还是没动作。

层云叠压,天开始下起了细雪,顺着露台飘进来,落在林棉的眼睫和鼻尖。她瑟缩了下,呵着白气问:“你还要待在这儿吗?”

阙清言一手抄着口袋,又抬眼看向这位扒拉着露台的小姑娘。

隔得不远,林棉甚至看见他微挑起眉,低低笑了声,反问:“怎么不进去?”

看你呀。

林棉单方面宣布自己已经在心里回答了这个问题,嘴上没敢回。她想了想,执拗道:“我去给你拿把伞好不好?从这里扔给你,很快的。”

生怕他拒绝,说完她也没含糊,揣着一颗活蹦乱跳的心转身跑回卧室,翻箱倒柜好半天才翻出把长柄伞,走出露台前脚步停了停。

十六岁的少女心怦然而动,林棉抱着伞看了又看,偷偷亲了下伞柄。

而等她脸红心跳脑热地重新回到露台时,人已经不见了。

柏佳依那边沉寂了足足两分钟,震惊地问:“那几十封情书,阙清言当初看了吗?”

林棉心想,她当初还没把写好的一沓情书递给他,就被拒绝了。

这么多年过去,现在阙清言早就不记得她是谁了。

回忆了遍重新见面开始自己做的桩桩件件,林棉边咬吐司边心虚,心说幸好,幸好他不记得了……

真要数数她迄今为止干了多少狗胆包天的事的话,会发现还真的不止一两件。假装许彤,上课睡觉,壮胆追他,骗说画社团报,居然还联合他的学生一起骗他……要是到时候阙清言知道了,数罪并罚下来,后果……

不、不敢想。

一个谎言十个圆。木眠老师心里在追逐爱情和珍惜生命中挣扎一秒,忧郁地把吐司嚼吧嚼吧吞了。

昨晚写的空白文档还在电脑桌面上,林棉撕了袋牛奶,盯着《论俘获阙教授芳心的战略成功率》的题目盯了会儿,开始戳开微信给徐逐发信息。

追人也要讲究基本法,实践出真知,要一点一点来。

这是林棉昨晚参悟出的真理。

木眠老师追人课堂第一课:见缝插针。

徐逐马上就回了消息:“我老板今天下午要给研究生上课,经济法的大课,大概四五点结束吧,你找他有事啊?”

林棉道了谢,回得很真诚:“我想去看看。”

徐逐以为他这个老同学是为自己导师高精尖的气质风华所倾倒,是去看上课的。压根就没往非分之想这个层面想。

事实是,林棉确实是为阙清言的气质风华所倾倒。

……是去看人的。

下午林棉出门的时候下着小雨,她顺手捎了把伞。

公寓就在K大附近,林棉是算着阙清言临近上课的时候过去的。她本来想挑个小角落偷偷看他上完一节课,谁知道K大的地形实在复杂,除了她平时惯走的那几条路线,其他的……

林棉在雨中不知道第几次绕回了原位,打开手机,再次确认了遍徐逐发过来的教学楼地址。

算算时间,他都该下课了……

“学妹!”

谁是学妹?

一道清朗的声音自后传过来,林棉茫然回头,撑着伞看向不远处的男生。

男生正在教学楼下躲雨,她走近了才回想起来。

是那个帮她在国际经济法课上占过座的小男生。

“我刚刚看背影就觉得特别像你,一直没确认,就没好意思叫你。”男生笑得有些不好意思,问她,“你怎么在这里?也是来上课的?”

林棉应了一声。她有求于人,憋了又憋:“学……”

“学……长。”

男生:“……”为什么有种叫得非常不情愿的错觉?

看了一眼林棉手上的地址,男生恍然:“学妹你找不到路吗?怪不得我刚刚看你在这转了好几回了。”他指了指百米开外的一幢楼,“就是那栋,那栋是研究生的老楼,楼牌擦漆了,不太能看得出来。”

也是凑巧,林棉目光跟着看过去,隔着近百米的雨幕,楼里三三两两出来几个学生,接着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阙清言撑着伞走出来,在三两的人中显眼异常。

林棉压住不自觉翘起来的唇角,转过头看男生,突然郑重道:“学长。”

“你在这里躲雨,是不是没有伞?”她收了伞给他,关切之心拳拳,“我的伞借给你吧。”

“……”转折来得太突然,男生有点懵比:“什么?”

林棉把手上的伞递了过来。隔着两级台阶,男生看着眼前五官精致的学妹,接过伞,红着脸讷讷:“学妹,上次你睡着了没问,就是,可以加一下微……”信吗。

林棉看着阙清言越走越远,忙大方道:“不用还了。”

“不是……”

“谢谢你。”

谢什么?谁谢谁?“哎不是,等……”

男生借了把伞,还平白收一句谢谢,眼看着林棉转身进了雨里,拦也拦不住。

另一边,一学生正边走边向阙清言汇报课题进度,眼角瞥见雨里有个没撑伞的人,疑惑地“咦”了声。

阙清言也注意到了淋着雨的林棉,目光微顿,眸色深下来:“课题进程今晚发到我邮箱里,附上之前要求的文献综述。”

这句话是对学生讲的,看的却是雨里的林棉。

学生忙应下,恭敬地打了声招呼,先一步离开了。

目所能及的范围里没有其他人,林棉看阙清言撑着伞径直走过来,距离她一步距离时站定了,把伞撑在两人头顶。

雨下得不大,跑一段路不至于淋得湿透。

刚才他有学生在,林棉没好打招呼,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多少淋了点雨,林棉估摸着自己肯定狼狈惨了,没好意思看他,小声道:“……阙教授。”

阙清言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问:“出门没有带伞?”

林棉含混:“嗯……”

“她想跟他撑一把伞所以就算冒雨也要跑过来”这种话,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她想了想,抬头问:“阙教授,您等一下还是回公寓吗?”

他盯着她没说话,应该是默认了。

“那我可不可以……”林棉脸也不要了,眼眸亮得惊人,像是汪着一泓水,“可不可以借您的伞一起回去?”为表诚心,她紧接着补了一句保证,殷切道,“我可以帮您撑伞的。”

林棉接过阙清言的伞,长柄的黑伞,撑在手里有一点沉。

他要比她高出很多,林棉要顾及他的身高,撑着伞的时候就不得已地大幅度抬高手臂,才能够到他自己撑伞时的位置。

阙清言停在原地没有走,林棉抬眼看男人,见他正好也在看她。

他眉目深邃,眼窝很深,平时不笑的时候带着矜敛的沉稳,现在却神色微动,眼底似笑非笑的。

林棉看着心里一颤,有种小心思瞬间被摸透的感觉。

林棉淋了雨,乌黑的额发贴附在脸庞,有种可怜兮兮的乖巧感。阙清言垂眸盯着她半晌,抬手握住了伞柄的上端。

林棉本来正努力撑高着伞,突然感觉雨伞连带着撑伞的手一起被他拉了下去。

男人微俯下身,将视线与她齐平。

头顶阴影渐深,雨伞慢慢罩下来,像道遮掩的屏障,隔绝嘈杂雨声,将两人拢在一起。

“许彤。”雨逐渐下得大起来,阙清言与她面对面,不过一拳之隔。他问她,“你是觉得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所以才敢这么得寸进尺?”

“在公然场合搭讪自己的教授,哪一条法条上是这么教的?”顿了顿,“说说看?”

他的声音并不严厉,低下来反倒有种勾人的温柔。

猝不及防离这么近……简直杀伤力巨大。林棉完全愣怔住了。

她无法克制地红了耳朵,抓重点问:“那,那不是公然场合可以吗……”

“……”阙清言眯了眯眼,林棉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神色不虞,好像真的生气了。

林棉心里微沉,连忙改口补救:“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您别……”她懊悔得红了眼,小声商量,“您别生气,好不好?”

阙清言看着面前红着眼眸的林棉,脸色放缓了,撑过她手里的伞。

他很少拿高姿态的身份威压来施加学生,这是破天荒头一回。她毕竟没有坏心思,他的话也就点到为止,语气再重反而适得其反。

“哎哟,我还在你办公室等半天。”一道声音远远地传来,“每次下了庭跑得比谁都快,请你吃顿饭跟要命一样,有这么忙?”

林棉闻言偏过头去,迅速地擦了下眼睛,才看向来人。

走过来的男人西装笔挺,西装上衣口袋处别着枚蓝白的律师徽章,是之前林棉在公寓电梯里碰到的那个香槟色领带。

阙清言神色淡然,问:“今晚的聚餐我不是早就推掉了?”

“阙少你给点面子行不行?”香槟领带崩溃,“也没别人,就律所的几个人,你再不去我就要赌得只剩裤头了。”

这话不荤不素,阙清言扫他一眼,香槟领带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个林棉。

香槟领带找到了突破口,热情道:“这是你的学生啊?来来一起啊。”

“……”刚被训过,林棉很知趣,道:“我不来了。”

对方忙劝:“我不劝动你,你的老师就更不会来了,小姑娘你就当帮我一个忙了。”

香槟领带每天和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无限拔高问题的能力早就运用得炉火纯青,一顶帽子直接就给林棉戴上了。

林棉心说,她就算去了阙清言也不会去啊……

她没有和这样的人打过交道,第一反应就是回头找阙清言,巴巴地看他,杏眸里写满了求助。

香槟领带逗小姑娘逗得好玩儿,被阙清言一个眼神瞥了过来,噤了声。

林棉等在那里,听见阙清言顿了顿,问:“想去吗?”

“……”她愣愣:“啊?”

他在问她的意见,也是给她台阶下。林棉本来想摇头,看着他的脸就成了:“您去吗?”

阙清言侧过脸看向她。

林棉也没意识,一句话就这么顺着出来了:“您去我就去。”

话音一落。

林棉:“……”

前几分钟还在保证着承认错误,没过多久就又再犯了。林棉反应过来,简直想摇着自己肩膀哭,你现在在他眼里就是前科累累的惯犯啊啊到底能不能靠谱一点啊啊啊……

她对天发誓,这句真的是无心的。

“……”林棉欲哭无泪,“要是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信吗?”

真是……

香槟领带见阙清言撑着伞,空出的手指捏了捏眉心。

气笑了。

香槟领带低着头发简讯,十指飞快:“晚上七点,京兆尹聚餐,速来。”

群发。

“干什么?是不是又没请到人?输了请吃饭啊?”

“我约了我当事人吃饭,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