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一生只爱你

一生只爱你小说

一生只爱你

白白水煮蛋 / 著
短篇 已完结
作者白白水煮蛋原创小说《一生只爱你》这里看。陶羚顾少清小说一生只爱你精彩章节试读:陶羚爱了眼前的男人整整十年的时间,但是十年的时间还是换不来真心的相处。
来源:笔尚 更新时间:2020-06-30 15:53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姐,我知道我猪狗不如,我抢了子维哥,可是姐姐,我是情不自禁身不由己你知道吗?每当看见你和子维哥在一起我就好痛苦,一开始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痛苦,后来我明白了,我就跟得了失心疯一样想要和他在一起,我是和他在一起了,可我现在同样痛苦,因为我伤害了你,姐,你要是不肯原谅我,即使我跟子维哥在一起也不会感到幸福。”

“姐,我们是亲姐妹啊,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陶羚心里难受,仰脸,忽然感觉到豆大的雨点落在了脸上,天空不远处乌云压顶,妖冶的闪电一闪而逝,响雷滚滚。

夏天就是这么任性,说天雷滚滚就天雷滚滚,一如眼前的陶柔。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亲姐妹,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无法释怀,无法做到原谅,你走吧,以后别再来找我。”

一场暴风雨眼看着就要来袭,渐渐起风,身边的树被风吹的东倒西歪,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要湿透。

陶羚抬脚就走,手腕却被陶柔抓住,她娇美的脸上混着泪水雨水,哽咽着恳求:“姐,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陶羚神色冷淡,径直摇头,用力扳开陶柔的手,推开她,往单元楼走。

“姐——”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她听到噗通一声,回头去看,大雨中,陶柔笔直地跪在满是泥泞的路上,路灯在暴雨中发出惨淡的光芒,照在陶柔身上,显得那么柔弱无助。

“走,跟我上去。”就在陶羚呆呆看着这一幕之时,苏橙咚咚跑下了楼,一把抓住陶羚就往上拉,陶羚步伐生硬,似乎迈不动腿,气的苏橙跺脚,“她这是苦肉计,你别心软。”

陶羚吸了口气,随苏橙上了楼。

一刻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暴雨变成了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窗外的风擦刮着窗户,发出刺啦声。暴风雨消除了暑气,外面一片冰凉。

晚饭后,苏橙切了水果,坐在沙发上和陶羚一起吃。陶羚一边吃一边频频往窗外看,苏橙故意调大电视音量,和陶羚东拉西扯。

陶羚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她有哮喘,心脏也不太好。”

苏橙切了一声,“又不是你叫她跪在那儿的,我倒要看看她这戏演的有多真。”

“要不打个电话给谭子维,让他来把人带走。”陶羚起身,拿出手机在屋里走来走去,苏橙冲过去劈手夺过手机,“看看再说。”

她跑到窗户边,往下张望,瓢泼大雨中,黯淡的光线下,陶柔直挺挺地仍然跪在那儿,偶有人打着伞经过,无不诧异地多看几眼。

“我觉得她这么做就是成心恶心你的,你不要理。”

苏橙不以为然,陶羚也向下看了看,伸手触了些雨点,很凉,脸上不免厌烦,苏橙瞧了瞧她,自己也不耐烦起来,“算了,她在下面看着也讨厌,我来打电话给谭子维,你别打。”

苏橙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谭子维,“谭大少爷,请你到旧城的元明小区把你的女人带走,要不然她就要死在这儿了。”

只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苏橙便挂了电话。

期间,陶羚的手机响了一遍,是谭子维打来的,她没有接,两个人站在窗户口等,二十分钟后,楼下亮起了车灯光,强烈的近光灯照在陶柔身上,陶柔孱弱的身形晃了晃,突然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谭子维下车冲过去大喊,她紧闭着双眼毫无意识,他抱起她安置到车内,离去之时抬头看了看六楼,雨水狂打的脸上一片怒意,随后便载着陶柔离开。

……

“碍眼的东西终于走了。”苏橙缩回肩,关上了窗户,伸手拍了拍一旁的陶羚,“好了,别心烦了,赶紧洗洗睡觉去。”

临睡前,陶羚整理自己的挎包,两本大红的结婚证占了不少空间,她拿出来看了一遍,放到了枕头底下。

躺下时,突然想到今晚还是她的新婚夜呢,此时此刻,顾少清在做什么呢?她离开之前做的晚餐,他吃了吗?

她答应顾奶奶与他结婚,是抱着他绝对不会同意的想法,可谁知他竟同意了,可是,他的态度冷淡到伤人,仿若她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隐婚,他想要的只是个隐婚。

暴风雨的夜晚,一个人,单人床,这就是她的新婚夜。

……

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陶羚忽然听到一声惨叫,惊得她倏地睁开了眼,拉开门出去一看,只见苏橙抱着手臂在厨房里一边跳一边吸气,走过去一看,她白皙细嫩的手臂上红了一大块,一旁的油锅里躺着个变了形的荷-包-蛋,发出滋滋声,没一会就飘出了焦味。

“被烫到了?”陶羚迅速地关了火,抓过苏橙的手臂就往水龙头下放,清凉的水流过烫伤处,苏橙觉得不那么疼了。

“呵呵,我就是想煎两个鸡蛋嘛,谁知道一个不小心就被烫了。”苏橙吸着气,妩媚的脸蛋上满是委屈。

陶羚反复给她冲洗,但仍然有点红,“你是做模特的,身上不能有丁点儿伤,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苏橙摇头,“我没那么娇气,涂点烫伤膏就好了。”

陶羚不依,“这是夏天,哪天不穿短袖?再说你也不能耽误了工作,更重要的是不能留疤,行了,准备准备走吧,以后别逞强了,不会下厨就好好做你的大小姐。”

苏橙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我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

“是惊吓吧。”

两人洗漱好换了衣服就去医院,到时,医生们刚好上班,医院人不是太多,很快就挂了号看了医生。

意外的是在楼下取药时遇上了谭子维。

谭子维的西服略带褶皱,眼窝下有淡淡的青色,看到陶羚,眼里尽是谴责,“陶羚,你太过分了,害的柔柔都住院了。”

陶羚气极反笑,“我怎么害她了?”

“她在雨里跪了几个小时,你还无动于衷,自己站在屋内看她受罪,你就这么恨她?”

“说恨谈不上,但我确实不想看到她,不想原谅她。”以前,她做什么谭子维都支持,分手之后就不一样了,他完全站在陶柔的立场,并不考虑她的感受。

谭子维沉默片刻,再开口,声音低了下去,“我知道我们让你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可你和她血脉相连,你也知道她有哮喘,她昨晚发病,差一点死掉,你知不知道?”

“差一点死掉,那就是还没死喽,那还啰嗦这么多做什么?”苏橙拿好药,转过身看到陶羚和谭子维在说着什么,谭子维一副责难的模样,看着就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