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

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小说

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

困葵 / 著
言情 未完结
给您提供《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小说全文阅读,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小说主角是许依然凌朔,蚀骨宠爱凌少你老婆又跑了精彩节选:人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的幸福,当初的许依然被凌朔伤害得遍体鳞伤,现在想要离开凌朔,凌朔却开始动心了。
来源:红象 更新时间:2020-06-30 18:47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本来以为回去之后迎接我的会是黑漆漆的房间,没想到回去之后别墅居然灯火通明。

我走进屋内,客厅的灯亮着,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我又看向二楼书房的方向,发现那边的灯还亮着,凌朔居然还没睡,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我放下包包,想去厨房看一眼,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可以给凌朔拿上去。

我的脚刚迈出去,又觉得没这个必要,凌朔现在还在生气,我实在没必要上赶着自讨没趣。

我摇摇头,拍拍自己的脑袋,长时间养成的习惯真的是很难改变。之前凌朔每次在家里处理工作熬夜的时候,我总会给他送夜宵上去,这次刚回到家,看见他还在工作,居然差点就本能地这么做了,仔细想想,我还真是没出息。

我正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就看到书房的灯突然关掉了,接着就听见书房的门响了。

凌朔从书房走出来,径直走到我面前。

“不是告诉你不要出去?”他居高临下,眼神凌冽。

我被他看得发憷,甚至能感觉到脖子上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他见我不说话,又催促了一声,“你出去做什么了?”

也许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的语气比之前要温和一些。

我咽了口唾沫,抬头看着他回答:“去医院了。”

凌朔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着我,我看不穿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也只能硬着头皮任由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打探。

我在心里为自己打气,都做好了再跟凌朔大闹一场的准备了,谁了他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绕过我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我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一时间呆愣在原地。

良久之后,我才抬起脚迈向台阶,走向自己的卧室。

走路的时候,膝盖的伤口处传来一阵阵疼痛,我不得不抓着扶手,一瘸一拐地走。

“伤得很重?”凌朔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侧身正好与他对视,“还好……都是皮外伤。”

这句话之后,凌朔再也不理会我了,也不再朝我这个方向看了,他低头一口一口喝着水,喝过水之后直接上楼回到自己卧室睡觉了,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看也不看一眼。

我回到卧室之后就立刻在床上躺了下来,经过了整整一天的折腾,我已经彻底精疲力尽了。

背后的伤口受挤压传来一阵钝痛,身上其余各处的伤口也在细细密密的疼,这种程度虽然我能承受,但是却让我无法安然入眠。

凌朔的身影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的脑海里循环,他刚才的行为也颇为值得深究。但是凌朔的心思我向来猜不出来,索性也不再猜。

我暗自在心里下决心,我和凌朔就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源于一场交易,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至于夫妻情分,更是不能奢求,不如顺其自然,不再付出,也不渴求回报,只希望安然度过剩下的三个月,再给妈妈求一个衣食无忧即可。

一想到妈妈,我心里便不免一阵悲戚,她前半生辛辛苦苦,也没能求一个安生,如果出狱之后,得知自己最宝贵的女儿已经去世的消息,该有多难过。

我本来的打算是跟凌朔离婚,用那个秘密跟凌家索求五百万帮妈妈安度晚年,但是看凌朔的这个态度,他哪里肯轻易放过我,所以这个念头,我也就打消了。那么我还能怎么做呢?托付给璐璐?她自己生活的压力已经很大了,我实在不想再给她增加负担。

倏忽间,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郑寒的脸。他上次对我的态度很是关心,如果我把妈妈托付给他,他应该会帮我把妈妈照顾得很好吧。

想到这里,我就打定了主意,要想办法联系郑寒,可是上次在老宅能碰见郑寒,完全是巧合,还多亏了凌夫人的邀请。

我对郑寒的情况一无所知,如今想要依靠自己联系上郑寒,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凌夫人能在凌家老宅再组织一次聚会。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凌朔太多疑了,上次我仅仅是跟郑寒交谈了几句,他就粗暴地盘问了我许久。如果我找郑寒托付事情,肯定又会引起他的不满。所以,我还必须避开凌朔的视线。

妈妈的事情有了一点点思路,我的心就安定了许多,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逐渐沉沉地睡去。本来以为今天晚上注定是难熬的一夜,但是我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是俞薇的声音叫醒的我。她娇笑的声音在我听来觉得刺耳,我把被子蒙到头上,继续睡觉,我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睡好了,好不容易能睡的沉一点,还被她吵醒,真是惹人厌烦。

这个回笼觉,我睡得也一点都不舒服。

刚有了一丝丝的睡意,就听见了有人敲卧室门,我下床打开门,看见是俞薇,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俞薇的眼神在我身上乱瞄着,我能感受到她眼神中的鄙视。

“真是个黄脸婆。”俞薇一开口就不客气。

虽然我没有收拾打扮,但是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也不至于是黄脸婆。

我看了一眼俞薇的打扮,她收拾地就像一只趾高气昂等人夸赞的花孔雀,我又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穿着一身陈旧的睡衣,确实比不过俞薇的光鲜亮丽。

只不过,在昨天晚上打定了想法之后,我就不想再与俞薇比较,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一心与别人比,很容易会迷失了自己。

“我听张妈说,你昨天又和凌朔闹了一个不愉快,把自己搞的惨兮兮的。”

我就知道,俞薇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上门。她来我的卧室,十有八九是来挖苦讽刺。

我没有心思搭理她,直接将她晾在那里,爬上了床闷头睡去。

俞薇一直都希望自己是全世界的焦点,看见我不理睬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她冲到我床边,一把掀开了我的被子。

“你疯了吗?你干什么?”我冲俞薇大吼道。

我很少这样发脾气,就算是别人惹我生气了,我也只是在心里生闷气,很少叫喊出来。

可能在最近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太多了,所以现在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俞薇似乎也被我这样的样子吓了一跳,她一下放开了抓在手里的被子。

等了片刻,她回过神来之后,立马恶狠狠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上有昨天被划破的伤口,胳膊上的疼痛让我忍不住皱眉。

看见我难耐的表情,俞薇露出了笑容,“为了一个男人,你把自己搞成这样,还真是让我心疼,不如放手,大家都痛快。”

俞薇说完了这句话,才放开了自己的手。

我看了一眼胳膊,隔着睡衣,血迹又渗了出来。

“我愿意和凌朔离婚。”我的语气平静。

俞薇听见这句话之后,面上的欢愉止不住,“你终于想明白了。”

“但是,你去说服他,让他放过我。”我抬起胳膊指了指门外。

俞薇的脸一下子垂了下来,对于我的话,她多半是不愿意相信的,“你们这桩婚事凌朔当初根本就不同意,他肯定会同意离婚的,明明就是你一直纠缠着他。”

我在心里暗笑俞薇的天真,她真以为我和凌朔离婚之后,她就能如愿吗?真是幼稚,按照凌家在A家的地位,想同凌家结亲的人多的是,怎么会轮到俞薇头上。凌朔可是最精明的商人,虽然对俞薇有感情,但是怎么会儿戏自己的婚姻呢?

当然,这些我并没有告诉给俞薇听到,我对俞薇说的是:“你现在就去找凌朔,让他拟定一份离婚协议,只要他拟定出来了,我就会签字。”

俞薇的眼神躲躲闪闪,显然,她也揣测不明白凌朔对自己的真心到底有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