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小说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樱雪荔 / 著
言情 未完结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已完结,主角是苏凉橙顾墨钦,在这里提供凉城以北深海未眠苏凉橙顾墨钦小说完结阅读:这样想着她苦笑着说道:“就你这样还跑出来找我,还想保护我,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你大可不必这样,有顾墨钦在一天我都不可能会喜欢上你的。”
来源:微小宝 更新时间:2020-10-18 11:27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第二天中午,程以北伤心欲绝带着悲痛的心情,气势汹汹的来到穆绣莎所在的网球社,不顾别人奇怪的眼光,一把把她拉到走廊过道中。

想起苏凉橙可能已经香消玉殒,又或许在那里受苦,他心疼的要撕裂一般,竟二话不说上来就甩给她一巴掌,捏着她的下巴,眼眶血红,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穆绣莎,我知道苏凉橙失踪跟你有关系,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打死你这个贱女人。”

穆绣莎心里开心之余,又惧怕着程以北,她因为害怕的咽了咽口水,浑身都在颤抖不停,心虚的想要避开他的眼神。

程以北却一把拖着她的手腕,浑身都散发着死神的气息,路过的人也只是看了一眼,并不敢上前阻拦。

直到一路拖到昨天苏凉橙跳江的桥边程以北才放开她的手腕,想起苏凉橙跳水的样子,他心痛到不能呼吸,指着冰凉刺骨的江水,一手抓起她的马尾辫,把她一把按在桥的护栏上,让她的姣好的脸庞正好对着江水,悲痛欲绝的喊到:“这里就是苏凉橙自杀的地方,你看清楚,你这个畜生,我今天就要让你去阴曹地府见阎王爷。”

穆绣莎的脖子死死的抵在护栏上,时不时的传来一阵一阵剧烈的痛,几乎都快要痛的要断掉一般。

穆绣莎一口一口的喘息着,颤抖着嗓音,艰难的发出声音说道:“程以北,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快放手。”

程以北根本就气红了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此刻干什么,他只知道苏凉橙失踪了,他生不如死,他要穆绣莎跳下去跟苏凉橙一起陪葬。

程以北准备放开手踢穆绣莎下水的时候,顾墨钦却在这时出现,一把拉起穆绣莎到桥上,对着程以北,不敢苟同的说道:“你在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是一条人命?死了可是要坐牢的?”

穆绣莎立刻躲在顾墨钦的身后,瑟瑟发抖的不敢直视程以北恐怖如地狱使者般的眼神。

程以北没想到顾墨钦会来帮穆绣莎说话,一时气火攻心,眼眶通红,布满了红血丝,撕心裂肺的大喊道:“人命?她的命是命,那苏凉橙了?她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你知不知道就是她害得苏凉橙跳江,到现在都音信全无。”

顾墨钦大吃一惊,回过头看了一眼穆绣莎,顿时怒火中烧的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苏凉橙真的被你逼得跳江了?”

他脸色立刻变得冷若冰霜,像老鹰拎小鸡一样把穆绣莎从身后提到程以北面前,说道:“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过最好留半条命,为了这种女人坐牢不值得。”

穆绣莎看顾墨钦也不替她说话了,没有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她吓得眼泪都飚出眼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的说道:“程以北,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不知道苏凉橙性子那么烈,竟然会想不开寻死,我就买了人强奸她,没有叫她跳江啊!呜…呜…呜。”

程以北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心如此狠毒的女生,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所以都穆绣莎完全没有好脸色,声音阴森恐怖的说道:“事到如今,就算你不死,我也会让你尝尝苏凉橙受过的苦。”

穆绣莎胆战心惊看着程以北,一边哭泣着一边摇头说道:“不要,不要,我不要。”

他完全不管穆绣莎悲惨的叫喊,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火青的电话号码,看了一眼穆绣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声开口道:“喂,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你们最近不是如饥似渴,想玩女人吗?你到上次打架的胡同口一个人过来,我给你送礼物过来了,而且是一份大礼,给你们如狼似虎的兄弟们尝尝鲜。”

火青听到有礼物,还是一份大礼,当然是欣然的答应了。

而穆绣莎却吓得瘫软在桥上,抱着腿不断的小声的抽噎。

程以北又一次拖着她去到约定好的胡同口。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火青真的按约定一个人来到了胡同口,他来回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穆绣莎。满意的点点头:“嗯,比苏凉橙虽然差了点,但也算得上面容姣好,身材也正点,那我就大恩不言谢了,再见。”

说完他就一只强有力的手搂着穆绣莎的肩膀,笑得甚是恶心的说道:“美女,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穆绣莎在她手臂下不停的反抗,有些嫌恶的推开他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想要逃跑。可是,她一个女生,没有男人的力气大,实在是无能无力。

而在另一座偏远的城市……

白茫茫一片的医院里,苏凉橙脸色苍白如纸,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手腕上扎着输软管,滴答滴答的输进苏凉橙的血管里。

她一动不动的闭着美眸,就犹如木偶人,可能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喝过水她嘴唇有些干涩的起皮。

这时,一位长发及腰波浪卷的女生,走到苏凉橙病床前,她肌肤白皙,穿着酒红色的束腰连衣裙,倾城绝代的脸上满是担忧:“她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吗?”

坐在病床前的是一位男生,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面容清秀,属于那种耐看型的,瘦的却快要皮包骨,摇摇头回答道:“没有,已经一天一夜了,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说过,如果三天后在不醒过来,就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她也跟着担忧起来,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别担心,会好的,我们从江里救起她那一刻起,就注定要负责到底了。”

瘦的皮包骨的面容清秀的男生望着病床上苏凉橙说道:“姐,我不是怕负责,我是怕她出点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