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我以情深填沧海白枫月

我以情深填沧海白枫月小说

我以情深填沧海白枫月

如烟 / 著
短篇 已完结
小编来为大家推荐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我以情深填沧海》,是作者如烟的经典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枫月嗓子发抖,用手帕捂住嘴压住嗓子咳嗽。宋玖儿怕惹上什么麻烦似的,身子向苏墨深母妃那边倾了倾,苏墨深母妃也嫌恶地掩着了她的鼻子。白枫月有些呼吸困难,她凌厉地瞪着宋玖儿,“走开。”
来源:追书云 更新时间:2021-04-07 09:50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白枫月。”

苏墨深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就不能跟他好好说话吗。

“王爷息怒,妾身收拾完了,咳咳咳……咳咳,可以……可以走了。”

白枫月撑着桌子一阵头晕目眩,苏墨深立在原地没有半分上前帮她的冲动,可奇怪的是每当他看到白枫月难受时,他的心总会跟着疼,难不成白枫月也给他下毒虫了?

“白枫月,你给本王下毒虫了?”

白枫月身体此起彼伏地呼吸着,她的眼睛因剧烈咳嗽而泛红,看向苏墨深的眼睛宛如看一个傻子。

“为何你难受,本王的心也会跟着疼?”

“呵……”白枫月笑了,笑里有委屈,心酸,难过,和不甘。

她道:“王爷,人的外表再怎么变,心是不会骗人的。”

苏墨深:“胡言乱语。”

白枫月一步一步靠近苏墨深,她今日穿着素淡,褪去华丽的王妃宫袍,她穿了浅绿收腰百褶长裙,发髻也只用了她嫁进王府里带的一根茉莉花簪,整个人清新明丽。

“苏墨深,你身体里有一半的血是从我心头取的,你怎么会不心疼呢?”

“白枫月你不害臊吗,给本王心头血的明明是玖儿,你总是这样冒名顶替玖儿对本王的好,白枫月你们平凉王室就是这样教导公主的吗?”

“那你看这是什么?”白枫月几乎是用吼。

她扯开心口的衣服,入眼是五六块褐色疤痕,形状圆润似被管状物所插。

苏墨深忽然顿时,他像是不可置信,又不愿相信,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白枫月顺着床边滑落坐到地上,她想起了以前的日子。

苏墨深为了她一根发簪,居然跑去跟人打擂台,车轮战啊,她记得苏墨深将簪子给自己时,那个鼻青脸肿的男人,白枫月想这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与这个男人永远在一起。

她取下头上的茉莉花簪紧紧握在手中,靠着仅剩的最后一点爱取暖。

“你胡说,明明是你占了人家的位置不放,现在还在这里血口喷人。”

白枫月抬首,撞入眼帘是盛装出席的郡主白敏。

是她,老王爷与平凉国长公主的女儿,幼时在平凉长大,近些年因为老王爷去世,被迫回来继承她爹的爵位。

白枫月与她算是欢喜冤家,白敏仗着自己年纪比她大,自小就喜欢欺负她,她嫁到中原做了王妃,白敏也只是婚宴上出现过,其余时间从未与她有任何交际。

“郡主您,您为什么要含血喷人。”

宋玖儿泫然欲泣,白敏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白枫月看着周围的人都在摇动,渐渐变得模糊,恍惚间她听见好多人惊呼。

白枫月醒来时,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下人见她醒了连忙去叫人。

不一会儿苏墨深黑着一张脸大跨步进来,白枫月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想下床穿鞋逃走,可是晚了。

“白枫月你居然敢怀本王的孩子,凭你也配?拿掉!”

白枫月被他攥着手腕,血流不通,手指开始泛紫。

“不……我不要,不要。”白枫月拼命挣扎着,苏墨深毫无感情地扯碎她的衣物,白枫月吓得尖叫,手脚被压抑得死死,她拼命地摇头,涕泗横流哭着让苏墨深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