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时年情歌薄荷

时年情歌薄荷小说

时年情歌薄荷

小呀小猫咪 / 著
言情 已完结
《时年情歌薄荷》夏俐莉陈斯旬小说大结局是什么?时年情歌薄荷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俐莉陈斯旬之间的现代短篇桥段:「找到啦。」夏俐莉扬了扬手里的瓶子。「这是什么?」「被我养枯的薄荷。」夏俐莉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05-04 18:51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陈斯旬估计也是没想到夏俐莉会突然睁眼,手都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这样僵在半空中。夏俐莉微微皱着眉头,一脸懵逼地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修长手指,就在她差点看成斗鸡眼的时候,陈斯旬才收回手,表情是不多见的讪讪。

夏俐莉这才恍然大悟,刚摆好表情想嘲笑一波,陈斯旬却突然摘下右侧的耳机,拨开她耳边的发丝,将耳机塞进了她的耳朵里。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然后他就这样枕在手臂上,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含笑,和她共用一个耳机听着歌。

那时候MP3里正在放《reality》。

这首歌夏俐莉很熟悉很熟悉,因为她最喜欢的一部法国电影《初吻》中有很经典的一个场面,男主角在人声鼎沸的酒吧,从女主角身后为她戴上耳机,耳机里播放的就是这首《reality》。

天大地大,人影幢幢,耳畔唯有余音袅袅,眼前唯有此间少年。

就是那一瞬间,好似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夏俐莉为陈斯旬动了心。

莫名其妙,却又有迹可循。

在那个老师三令五申,家长耳提面命不许早恋的年代,之后的日子夏俐莉和陈斯旬选择了心照不宣的暧昧。

比如,夏俐莉在看到班花找陈斯旬问题目时,会赌气偏过头不看他们。班花走后,夏俐莉会在她和陈斯旬中间画一条三八线,告诉他谁越线谁是小狗。

陈斯旬怎么做的呢?他总是变戏法似的从桌肚里掏出大白兔奶糖,伸出手指一点一点将糖移过三八线,就像是一点一点瓦解夏俐莉的心理防线,然后凑近身子对夏俐莉道:「汪汪。」

夏俐莉心里乐开了花儿,快速将奶糖握在手心,却还要装作一本正经地说:「下不为例。」

每每这时,陈斯旬总是先嗤她,然后撑着脑袋眼眸含笑,温柔地望着她。

他的眼睛好像在说,夏俐莉,你真幼稚,可我真喜欢你。

当然,这是夏俐莉自己解读的。

总之,陈斯旬大概就是夏俐莉未遂的初恋吧。

千万春山与我逢迎,我却独独为你钟情。

夏俐莉和陈斯旬失联后,坦白说,夏俐莉从未想过再和陈斯旬重逢。因为这些年夏俐莉总告诉自己,陈斯旬只是一个参与过她某段青春的过客而已,无足轻重,不足挂齿。

当然,想归想,想通归想通,真正见了面,夏俐莉还是没法做到那么潇洒,所以就有了接下来安静如鸡的大眼瞪小眼。

「回去之后,进两天流食,不要食辛辣,避免发炎。」最后还是陈斯旬率先打破了沉默,然后转身走向洗手台洗手。

夏俐莉回过神,抹了一把嘴角,果然有些哈喇子,丧着脸问:「这麻药什么时候能过啊?」

陈斯旬看着夏俐莉说句话就得吸吸口水的蠢笨模样,勾了勾唇角道:「过会儿就好了。」

「哦。」夏俐莉低头,再不敢和他对视。

陈斯旬好像对夏俐莉也没有过多老同学重逢的情谊,公式化地交代完必要事项后,便告诉她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走了。

夏俐莉如蒙大赦,极其虚伪地道了句:「改天有空再聚。」说完便如脚底抹油一般消失在了牙科诊室。

身后的陈斯旬看着夏俐莉一秒都不想多待的样子,唇角一直勾着的弧度也终于平缓下来。

从他在挂号单上看到夏俐莉的名字开始,到现在夏俐莉头也不回地离开,陈斯旬发现假装不在意的后果就是,这种情绪反噬的时候,竟让他觉得那么难受。

原来他做不到真正的若无其事,波澜不惊。因为他做不到像夏俐莉那样,铁石心肠,从不留恋。

走出医院一段距离后,夏俐莉脚步才缓下来。她像来时一样戴着卫衣帽子,踩着银杏落叶,只是不同的是,回去的路上,她少了一颗智齿,多了一份回忆。

夏俐莉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过去的,都过去了,她和陈斯旬都已经开始新的旅程了,巧合的是,都没有彼此。

回去休息了会儿后,夏俐莉下午还是回了自己的花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