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东宫的白莲花

东宫的白莲花小说

东宫的白莲花

君子端方 / 著
古代 已完结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东宫的白莲花》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岑漪澜和萧礼棋玉的感情故事,是作者君子端方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怎么会是自己。待传旨的内侍一走,三妹叫了一声“娘亲”后便哽咽地再说不出话来。娘亲的视线在她们二人中逡巡一圈,拥住小女,劝慰道:“无论你还是漪澜,总归是咱们岑家的福气。”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1-09-15 17:13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傍晚萧礼果然归来,内侍呈上这次打猎的成果来,漪澜瞧一瞧那已被处理好的野兽皮子,笑道:“殿下收获颇丰。”待他沐浴更衣后,殿内已经摆了膳。

萧礼略用了几筷后便停下来,“我有一事要同你商量。”

漪澜替他布菜的手一顿,“殿下请讲。”

灯火之下,萧礼望着她侧脸剪影,一时语塞。漪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唇边笑意不减,将那刺挑得干净的鱼肉放入他盘中。

萧礼望着碟中的那块莹白,道:“是棋玉——”

漪澜忽地站起身来,冲他郑重一礼,“妾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竟再也不看萧礼一眼,起身出去了。

侍立一旁的窈絮见主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一时护主心切,于是大着胆子道:“殿下,太子妃这几日劳累过度,身体的确有些不舒服。”

萧礼冷声:“既然不舒服,为何不请太医?”

窈絮忙跪倒在地,“婢子说要去请,太子妃不肯,只说休息一阵便好了。今日好不容易得了些空闲,只躺了半个时辰便又起来替您操持晚膳,那粥里的莲子心是太子妃亲自挑的……”

广阔的宫道上,不时有贵人的肩舆经过。漪澜立在清远门不远处,带着冷意的夜风扬起她的披帛来。

她认真地审视着黑暗里的这座宫门,不久之前,她就是从这里走进来的。

也不知她在原地站了多久,等回到东宫时,窈絮忙上前来,“太子妃!”她迎上窈絮担忧神情,以眼神示意窈絮放心,随即走入了后殿内的汤池。

热水浸泡着身体,一颗心终是落回原处,安定下来。

背后响起了男人的脚步声,东宫之内,能直接进入太子妃沐浴的汤池者,只有一人,那便是萧礼。一阵窣窣声响,男人脱去衣物,亦下了汤池。

她在水中微微一动,已回转过身来,长发散在胸前,遮住旖旎风光。

漪澜微不可查地叹一口气,伸手自汤池岸边勾过一块白练来,上前替萧礼擦身。男人的背脊宽阔,她的手隔着湿掉的柔软布料抚上他平直的肩膀,轻声说:“棋玉不能入宫。”

萧礼不防她如此直白,落在水面上的眸光有些意味深长。

漪澜说:“我曾听别人说,处庸众之父子易,处英明之父子不过难。处英明之父子也,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又恐其见疑。偏偏您与陛下,又是天下最最英明的一对父子。”

她又拧了拧帕子,“殿下的心意我自然是明白的。前些日子我告诉母亲,姊妹有序,我既嫁入东宫,妹妹的婚事也提上议程,不要失了佳期。

“咱们夫妻一体,荣辱与共,有些话我便直说了,若是陛下给了旨意,要哪家贵女做太子良嫔,那我必定扫榻以待。但棋玉不行。

“如果陛下之前肯让棋玉入宫,那么今日成为太子妃的便是棋玉,而不是我。

“这太子良嫔的位置,她坐不了。一时的放纵固然能得到欢欣,但殿下和她都难以承受此后的苦果。即使您坚持要让棋玉入宫,这道旨意,我也绝不会去替殿下求的。”

漪澜说罢,便停下手来,等着萧礼回复。

男人声线低沉,“你和她虽是姐妹,性情截然不同。你,的的确确适合做一个太子妃。”他忽然捉住了她的手。

漪澜松开帕子,将脸贴在男人背上,低声道:“自我接过册宝那日起,我就知道,我一生的幸福荣辱都系在殿下身上。”

水声作响,萧礼回身拥她入怀。她依偎在他的怀里,知道自己闯过一关。

3

新年的时候,打宫里传出一件喜事,太子妃已有三月身孕。

岑夫人为此特向庙里捐塑数座金身。宫里的漪澜知道后,不由蹙眉,“花费未免太过。”

她身边的窈絮笑道:“夫人是觉得您这一胎乃是佛力所致,要投桃报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