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权路通途

权路通途小说

权路通途

冬虫 / 著
都市 已完结
《权路通途》已完结,主角是陆渐红安然,在这里提供权路通途陆渐红安然小说完结阅读:高兰的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李飞的前额上又生了一条青筋,狠狠地一拳打在陆渐红的脸上。一听高兰的话,陆渐红知道了坏事,没想到李飞立刻发作,脸上便挨了一拳,他在拳击队呆了几年,功底还不错,还没见过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觉得李飞突然发作,一脸不快地挨了一拳。
来源:文鼎 更新时间:2021-09-18 15:38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到了高河地区公司,黄福林和陈士军接见了陆渐红,黄福林并没有陆渐红想像中的那么热情,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由同样是销售助理的任小娟将陆渐红带到办公司室。办公司室在二楼,这是一间30平方左右的办公司室,装修得不错,三张桌上各放了一台电脑,空调也开到26度,很凉快,感谢了任小娟之后,陆渐红坐在办公司桌前,思绪如潮。离开高河接近一年,如今重新回来,除了少数的人员变动之外,基本没什么变化。

陆渐红到高河地区公司做销售助理的事已经在公司传开,销售三部的组长贺保华第一个到办公司室。陆渐红起身道:“贺组长你好,请坐。”陆渐红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任小娟给他买好的杯子和茶叶,给贺保华泡了一杯茶。

贺保华四十九岁,以前是高河地区公司最早的一批员工,在他做销售员的那段时间,以上客户多而稳定做得极好,从另一个侧面反应了贺保华极强的工作能力。在“重奖重用”的公司政策下,他被提拔为销售三部的组长职务,正巧当时的组长退休,他便做了坐上了这个位置,他对陆渐红不错,闲暇的时候便和陆渐红谈心,鼓励他认真工作,所以陆渐红对他很是敬重。

随便聊了几句,贺保华向陆渐红表示祝贺,然后便告了辞,并没有说太多,虽说他是陆渐红的老领导,但现在身份不同,深话也不多说。闲谈之中,他提的很多的便是他的儿子贺子健,去年大学毕业,在2002年大学毕业之后,被分到了这里,年纪比陆渐红小两岁。

跟着办公司室陆续来了不少人,不过没有主要领导,全都是陆渐红在高河时的同事。

在他们离开之后,陆渐红看了看时间,快十点钟了。陆渐红站在窗前看着熟悉的公司大楼院子,窗外火舞艳阳。

这时,办公司室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抓起电话,里面传来黄福林低沉的声音:“陆助理吗?到我办公司室来一下。”

陆渐红来到四楼的副经理办公司室,黄福林给陆渐红的感觉与以前不一样,或许是做了二把手,言行举止之间多了一份威严,黄福林扔给陆渐红一根烟道:“坐。”

坐到黄福林办公司桌对面的沙发上,点燃了烟。

黄福林深深吸了一口,道:“在东阳干了几天的会计,有什么感觉?”

“东阳的销售很滞后。”陆渐红的话很有些意思,言下之意是初到高河,销售助理的工作如何开展暂时还没有特别的思路。

这一点黄福林很清楚,他也没打算让陆渐红一来就有什么惊艳之举,道:“听说你以前在高河干过,还干了一年多的销售员。”

“主要是在负责一些小客户,当时我刚刚到公司,业务都熟悉,我帮着打打电话,联系一下他们给的名单,就借用我了。”

黄福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上午华南分公司的刘副总在要去其他分公司开会,中午经过高河,你负责接待。”

这是陆渐红在高河的第一个任务。

陆渐红回到二楼,办公司室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陆渐红道:“你找谁?”

“陆助理,你好,我是销售文员高兰,来向您汇报工作。”

陆渐红开了门,高兰跟着走了进来。

“坐吧。”陆渐红对着空调,凉风让他感觉舒服了一些。

高兰将一份资料递给陆渐红,然后才坐了下来,道:“陆助理,这是向下面销售员报上来的购买清单。”

陆渐红低头认真地看着,趁着这个机会,高兰打量着陆渐红,给她的感觉是很帅,很年轻。

陆渐红很快看完了报告,将报告放到桌子上道:“我知道了,对了,中午刘副总要过来吃饭,你跟我一起接待。”

接待的地点就在公司对面的宾馆。这是高河地区公司指定接待的宾馆,装修得如同三星级宾馆。高河市的地理位置特殊,北临准安市,南接省会燕华市,加上高河的经济极为发达,所以南去北往的一些企业在办完事之后,都会在此驻足。

十一点四十五分,刘副总到了宾馆,陆渐红和高兰站在宾馆门前迎接。寒喧之后,陆渐红将他和驾驶员领到幽兰厅。刘副总看上去快五十岁了,稍有些拔顶,不过保养得很好,面色红润,坐在椅子上,肚子显得异常突出。高兰泡了一壶碧螺春,每上倒上一杯,刘副总的眼睛盯了一眼高兰高耸的**,笑道:“听说陆助理是破格提拔,将来前途无量呀。”

陆渐红谦虚道:“还希望刘副总多多教导。”

刘副总微微一笑,道:“高河我来过很多次,销售工作做得不错,一向都是分公司的前三甲。”

闲聊几句,菜便一一上来,陆渐红吩咐宾馆的服务员拿瓶洋河大曲上来,刚把酒酙上,黄福林端着酒杯走了进来,道:“刘副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刘副总哈哈一笑道:“我很低调,还是惊动了黄副经理。”

黄福林瞄了一眼桌上的酒,道:“刘副总喜欢喝的是酱香型酒,怎么拿上洋河大曲了,快去换瓶五粮液来。”

“不用不用。”刘副总嘴上客气着,却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