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小说

天之骄子

西楼月 / 著
都市 未完结
《天之骄子》已完结,主角是张一凡柳红董小凡,在这里提供天之骄子张一凡柳红董小凡小说完结阅读:这一天张一凡赶到书记办公室,明确提出到要到农村看一下。陈致富笑嘻嘻地回应,“好!即然张镇想要去下基层走一走,我便和你一起去走一圈。”陈致富尽管嘴边如此说,内心却在揣摩张一凡此番的作用。张一凡赶到这儿近一个月,沒有传出自身的响声,难道说他也是在找突破点?
来源:万读 更新时间:2021-09-18 16:00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陈致富大惊,刚才琢磨了半天,硬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上来。张一凡好大的手笔,居然要在两河之间开凿一条水渠。这在柳水镇历史上,绝对是神来一笔,到底是当过县长秘书的人,眼光就不一样。陈致富不得不感叹!

如果张一凡的假设成立,不仅仅是柳水镇,就连整个柳水河流附近的村庄,都要受益不少。这样的大手笔,将在柳水镇,乃至通城县里,都是一大壮举。

只是这十几公里的水渠,工程浩大,抛开人力不说,资金又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陈致富片刻间已经想过了好几遍,他觉得应该支持张一凡的想法。如果事成了,他做为镇书记,同样功不可没。只是如何将资金的问题推到张一凡身上,自己坐享其成才是上策。

“好!想法不错。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陈致富的表情很丰富,应该说是有些激动,令张一凡丝毫没有去怀疑他,刚才在瞬间已经千转百回了。

“只是这项工程巨大,没有上百万资金恐怕动不了。再说,济州那边也未必同意?”陈致富脸有难色。

柳水镇财政亏空,根本就不能指望,上头拨款,陈致富自知没这么大本事。也许张一凡以前秘书的身份,也不知道财政局会不会卖帐。

张一凡既然来到这里,心中早有定论,“资金的事我去想办法,只是人力方面恐怕还得您亲自出马。如果真的动工,你要做好动员工作。参加修渠的人一律没有工钱,但可以从提留上扣。”

连工钱怎么解决的事都想好了,看来张一凡早就做足了工夫。陈致富越发不敢小瞧这个年轻的代镇长。如果自己和他配合得好了,说不定还能拉自己一把,回到县城估计不是难事。

主意打定,陈致富爽快地道:“既然张镇考虑得如此周密,我哪敢拖后腿。村民的动员工作由我去做。”

两人在山坡上拍板,陈致富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在柳水镇做了两届书记,从来没有如此痛快过。从山坡上下来,张一凡又问道:“不是听说柳水镇有家煤矿,现在怎么封停了?”

说起南溪煤矿,陈致富唯有一阵苦笑,“以前行情好的时候,南溪煤矿就是柳水镇重要的经济来源,柳水镇的现状,也与南溪煤矿倒闭有很大关系。三年前煤矿出了事,死了十几个工人,这煤矿也就彻底关闭了。”

“哦!”张一凡若有所思,慢慢地,两人就走到了山坡下面,司机小刘紧跟其后,小心翼翼地侍候两位领导。

陈致富接着道:“其实柳水镇资源还是有的,只是缺少启动资金,主要是地方偏僻,引进外资有一定的难度。”

正说着,前面的村子传来一阵吵闹与哭喊,闹得很厉害。

“去看看!”张一凡皱皱眉头,指着那边道。这里是河东村,离柳水河源头还有十几里。

张一凡三人从山坡上下来的时候,吵闹声越来越大,伴随着还有人不断地吆喝,一个妇女的啼哭声特别明显。

轰隆——一声巨响,所有的声音霎时而止。沉静了片刻,吵闹声反而更加大了。三人远远看到一些村民纷纷朝池塘边的一户人家赶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拐了个弯,三人才看到池塘边的那户人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二层高的土坯楼房,有几间被推倒,空气里还弥漫着茫茫灰雾。

一个夹着公文包干部模样的人,正指手划脚地大喊着。七八个带着红袖章的年轻汉子,在他的指使下,刚刚推倒了一面土墙,又钻进人家猪圈里,将一头百多斤重的肥猪给赶了出来。

这些人凶神恶煞的,有的拿着大锤,有的扛着锄头,还有人拿着撬棍。气势汹汹,令围观的村民敢怒而不敢言,远远站在池塘边上看着这场闹剧。

有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汉子,面带悲凉,被两名带着红袖章的年轻人扭着胳膊按倒在地上。年轻人用膝盖顶着他的后背,五十多岁的汉子除了一脸悲愤和痛苦,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怒意。

“天啦!你们这是打劫啊!杀人啊!推房子赶猪,抢东西,我不要活啦!”一位逢头垢脸,年近五旬的老妇人从屋里冲出来,就要朝家门口的池塘里跳去。

一名村干部跑过来,在夹着公文包的干部面前轻声道:“黄主任,到处都找不到他们家媳妇,你看怎么办?”

黄主任沉着脸,从身上掏出一包芙蓉王烟,点了一支后慢理斯条道:“计划生育是国家政策,谁不服从抓谁!谁敢闹事就抓谁!如果都象你们这样,我这工作还做不做?”

黄主任在空中挥了一下手,指着刚才闹着要跳塘的妇女道:“你以为用你们妇女常用的那几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就能把我吓退?告诉你,河西村柳家林的榜样你们看到了。他调皮是吧?”

“他家的房子不也被拆了?猪也赶了,罚款一分不少。老子叫人打断了他三根肋骨,媳妇还不是照样被带去堕胎?你今天这点把戏我见得多了,我就不信你真能跳进去。反正一句话,不交出你们家的媳妇,这房子拆定了!如果你想你家男人有事,你就拼命地闹,那你折腾得过谁?”

黄主任说话底气很足,大手挥舞,一付官腔,颇有领导的味道。几个村干部一脸媚笑,不敢再多嘴,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却是没人敢出头。

最近几年,计划生育工作抓得很严,被抄家也不是一家两家。有人为了生个男孩,忍气吞声,可有人按耐不住,与计生办的人发生冲突,结果碰得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