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错嫁

错嫁小说

错嫁

檐中 / 著
古代 已完结
《错嫁》小说是一本著作,讲述了短篇虐文故事,书中主要人物是长岁谢灵枢楚臻。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对沉安的下落不感兴趣。我早就说过她对我不重要。我关心的是:楚珍为什么毒死我?说到楚珍,谢灵枢立刻变成了一个谜语人。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撬开他的头,看看他脑子里装了多少水。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2-05-23 23:52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谢灵枢是个孤儿,所以高堂上没有人,这一拜应该还是拜天地,楚臻正要弯腰,我忽然开了口:「慢。」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望向我,我在众目睽睽下依旧不慌不忙:「既然没有父母,这高堂,拜我倒也不过分吧。」

顿时人群沸腾起来,我听见他们在说我大胆,说我果然是个恶人,没关系,尽管说,我才不在乎。

我继续说:「我记得有一个词,是指形容恩人像父母的词,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谢灵枢面色复杂地看着我:「再生父母。」

我一拍掌:「对,就是这个词!我救了你一次,又救了楚臻一次,你们俩这高堂,拜我也很合适,对不对?」

没等谢灵枢说话,楚臻掀开了她的盖头,她含着一双泪眼,语气凄凄切切:「我知道将军今日娶我,姐姐心里定然不舒服,可这高堂姐姐坐不得啊,日后将军若是与姐姐成婚,岂不是惹祖宗们生气?况且救我的是将军,又何来姐姐救我一次的说法呢?」

她说那么多,我就听明白了一个意思:她不肯拜我。

啊,也没关系,反正做主的又不是她。

我故意看着谢灵枢:「你觉得呢?」

谢灵枢喉结滚了滚,最终他开了口:「合适。」

我在楚臻的惊愕神色中坐上高堂。

6

自打我在婚礼上出尽风头后,我就再没和楚臻见过面。

这日太阳正好,我照旧拿着话本在院中看书,沉安从外头走来,手中拿了只纸鸢:「岁小姐,我们去后花园放纸鸢吧!」

我不想动弹,但沉安平日里极其维护我,难得她央求我一回,我也就顺了她的意。

不曾想楚臻在院中看鱼,我懒得搭理她,正要找个位子躺一躺,余光却发现站在我身侧的沉安突然噗通一下跪在我脚下,她颤抖着声音向我赔罪,眼神却频频望向楚臻:「岁小姐,奴婢毕竟是将军府的人,夫人要我把您带出来,奴婢不得不从……」

沉安好像在忏悔辜负了我的信任,不过她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我没有为她感到难过。

楚臻回过头,眉眼弯弯:「姐姐今日肯出院门了?」

我叹口气,慢慢朝着她走去。她的脸实在很好看,我忍不住伸出手,往她脸上轻轻地拍了拍:「谁是你姐姐?」

来到京都后,我读人心的能力终于从被动变成了主动,不过在谢灵枢的要求下,我没有再主动读过别人的心。

而拍到她脸的那一刻,我看到她的内心充满着对谢灵枢的怨恨,我一怔。

楚臻啪地打掉我的手:「岁小姐,您想做什么?」

我还没从她的真实想法中回过神,不解地问她:「你为什么恨谢灵枢?」

楚臻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她蹙眉,做足了一副可怜模样:「岁小姐怎么能这么说?我是将军救回来的,自然爱将军。」

我不信,我伸手抓住她手腕:「你在说谎,我看见了。

「你恨谢灵枢救了你,你还不想要这个孩子。」

楚臻脸上的表情一滞,半晌之后她挣脱我的手,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岁小姐,即便是真的,那又怎样呢?」

她慢慢贴近我,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对,我恨谢灵枢,我恨这个孩子,我也恨你——听说救我的那个东西对你很重要,这么说也确实算你救了我一命,我恨你也是应该的,对吧?」

楚臻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贴在她心口处。她心口处确实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很快就感受出那是相思雀的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