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巫师战纪

巫师战纪小说

巫师战纪

遗韵徒子 / 著
都市 未完结
修仙小说《巫师战纪》已完结,是由作者遗韵徒子创作而成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安格斯艾丽。小说主要讲述了:在狼群中,头狼把目光锁在安格斯身上。看了很久,他的大嘴忍不住流口水。这只狼显然很好斗。可以看出,安格斯有一些力量,就是锁定它,成为它最渴望的猎物。在它张开恐怖的大嘴的那一刻,阴冷狡猾的眼神变得可怕。这时,它那淡淡的绿色眼睛在阳光的掩护下无法掩饰它的眼睛。
来源:掌中云 更新时间:2022-06-21 12:42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广场中的人群中有一个赤着上身的孩子,很容易就能猜出他在这群人中的年龄是中等的,因为他们的站队顺序是前面的最小后面的最高,小的刚好五岁大,大的已经有十六七岁,而他站在人群的中间。赤着上身的这个孩子重复的练着这一套动作,脸上满是不耐烦的表情,眼神四处游移,漂浮不定。这个孩子眉宇轩昂,身上虽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有盘扎的肌肉,但他心不在焉的做出来的重复性动作都会散发出超出常人两倍的热量,拳头在不经意的挥舞中虎虎生风。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不在焉在步伐的转动中已经偏离了原来的位置,随着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哼哈声喊出,他震起了精神,仔细看的话他站成的马步只有足掌落地,脚后跟并没有接触到地面,保持右足不离开原来位置的情况下,他的左足在地上划开了一个弧度,使身子转了半圈。这个孩子名叫安格斯,今年十一岁要满了。他做事振起请神来的时候,别人给他的评价就是这个人非常像一头发疯的猛虎,就算是每天例行的拳法演练,他也会使尽全身力气,专注的去做。专注时这套每天都要演练的焚身拳法已成了他的本能动作,那就是脑子空荡荡的,忘记了一切,此中情况下他往往会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而身体在支配大脑。所以侧面攻击的这一拳他出了百分之百的力气,正好打到了他后面比他大一岁的男孩侧胸,打在肋骨上似是让安格斯感受从拳头结实命中目标时的声音中的震荡感。安格斯知道,知道自己身后的这人心中已经五味杂陈。“咳!咳!你找死!”安格斯听见身侧谈吐不清的说道,此时安格斯已收拳,标枪一样的笔直站立着。同时一根手臂粗长的木棍从旗杆方向快速旋动着打向了安格斯的右脑。

不寻常的动静,在场的人都带着吃了糖似的兴奋的望向了安格斯,场中惹了祸而不小心成为焦点的焦点,大部分人都是满腔热血,在即将引起争斗的那里带动着他们的情绪随着血液蠢蠢欲动,兴奋之情也就油然而生。

安格斯若被打到那也是不死即残,场中人都知道那位站在旗杆下带领他们练拳的模范,无论是力气还是搏斗技巧各个方面都是胜过同龄人几筹的,这也是他能站在最前的原因,场中没有谁能有信心挑战他的威严。

猛地一个蹲身,这是安格斯平时扎马步练功训练出的本能动作,他并不是闪躲,在木棍即将飞过他头顶时,不知何时蹿出的拳头已经正中木棍的中间。

“啪!”的一声,木棍断裂的声音犹如陶器摔在地上的脆弱不堪,打成两截的木棍在拳头力气的缓冲下静静的掉落在了的足下。

木棍似是早就释放出了某种讯号,对于安格斯来说,旋转着打过来产生的风声使对静下来而对周围环境异常敏感的他早就发觉了,看似轻易的解决这到来的危险,也算是这些年来苦练的结果。

抖了抖因为蹲下而折起来的裤子,安格斯再次站直,散发着刀芒一般的眼神,在此时微微的转头中看向了身后比他大了一岁的人。这个人是他从小以来的老对头了,从四岁那年从他手里抢走并折断那一把木剑开始,这也成了他要超越的目标,只是现在对他来说已是无关紧要的了,一年前的安格斯就能打败他身后那样的人了。

安格斯眼中的这个人只比自己高了一点,镇子上的男性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体非常强壮,僵硬的站在那里时就像一头笨头笨脑的公牛,能让人立即体会到的是那些人的力气至少有一千斤,至少磨坊里磨豆腐的圆滚巨石能举得起,安格斯想的就是,这些人应该去磨豆腐,去做拉磨的驴子。这里大部分身体瘦弱的人都会这样想,因为他们一些人经常会成为被人欺负的对象。安格斯还没想到的是他以后会不会长到一米八的个头。

被安格斯不小心打中的这个人名叫柯勒尔,留着一头盖过耳朵的金色头发,发色上龙凡与他有着些许的不同,安格斯金黄色头发中还掺杂着稀疏的黑色发丝,这个特点使他能和镇上的明显的区分开来,因为他的得到了满头黑发的父亲的遗传,安格斯只朦胧的知道父亲是来自很远的城市,所以安格斯经常遭到周围人的嘲讽,说他是怪胎,成长到现在对于各种各样的说法安格斯已经能够坚强的承担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真想打么?”科勒尔倒是有些顾及旗杆下的那个人,说话虽是有些犯冲,但尽量将眼神凶煞的迎视压到了最低点,因为他知道安格斯成长的这些年以来,对待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他总会有意无意的去挑战,不管是在何种场合。

不过科勒尔判断错了,安格斯收回了自己挑衅般的眼神,不屑的说道:“你已不值得我出手了。”从刚才自己一拳打中科勒尔时,安格斯心中就已明白这个人已不是自己的对手,能和自己打上一场,激发一下热血的,至少得要能够躲开他刚才的那神出鬼没的一拳。

这时就听人群中有人起哄道:“没种,那家伙一定害怕泰蒙大队长。”

对于周围的声音安格斯没听到般的,直接在原地站好,看向了旗杆下的灰衣少年,泰蒙队长。在成长中的安格斯,越来越觉得自己缺乏对手了,就算眼前这个实力强劲的人,他也有信心,在三年之内超过,虽然要比别人下更多的努力。

见到接下了自己随手甩过去的木棍,泰蒙并没有再次出手。

“大家各自做好自己今天早上的功课,打架的可以去沙池。”泰蒙看向科勒尔,给了他一个眼神,像是赞同他去教训安格斯一顿。

镇子中心的这个演武场有很多练身的器具,还有一些武器,东边的一侧的石桌上整齐的摆放着刀枪棍棒等武器,西边则是琴键般的木桩阵,南边堆砌着很多白色沙袋,匍匐在那里似一道临时筑起的堤坝,北边则是沙池。

“努德列,你看安格斯这小子能赢不?”人群中一个光头道。

“是啊,他进步虽是很快,不过我看他要打倒科勒尔还有点难,科勒尔也是有进步的。”名叫努德列的说道。

“我看安格斯会赢的,那天我看他一个人在磨坊举起了一千斤的滚石,我也只能勉强拿得动。”又有人插话道,眼神定格在安格斯的身上,对他很有信心。

安格斯突然感到背后一个温软的小身躯挤到了自己的背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安格斯就被人群簇拥着挤向了沙池。

向身后看去,这是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一个女孩子,就住在他家不远,算是很好的朋友,安格斯记得自己每次打架这女孩子都会在一旁忧心的看着,偶尔还跟着别人起哄,她的本性还是属于暴力分子一类。

“安格斯。”这个女孩两手扳着安格斯的手指,水汪汪的蓝眼睛满是忧虑,看着安格斯此时布满汗水的侧脸,两滴已滴到他的唇角。

对这种题材的还不太拿手,感觉仙侠和武侠的更容易。这个我会写下去的,不会像以前那样写得好的好差的差,我会不断摸索的。沙子经过一夜地底水汽的滋润,脚掌踩在上面松软而又湿滑,在阳光的照射下蒸发出了仅有的那一点藏在其中的水汁,人群的到来将沙池中升起的细微雾气驱散了开来。

被人群簇拥过来的安格斯是被推到沙池的,他并没有在意到身后叫自己名字的人的眼神。

站在沙地上面感受着沙子形似冰水带来的凉意,从脚掌传来的遍布全身的这种舒适使人的心神这一刻变得有些懒散。

不过安格斯在人群嘈杂的声音中,再加上他本身很容易控制自己让自己时刻保持对周围的警惕,使他没有沉寂在这种舒适感中哪怕一刻。这些是几年来训练得到的结果,包括在场的人都要达到的标准,因为他们是未来的战士,保护奥纷里斯镇的支柱,最具潮气的新鲜血液。

科勒尔脱下他被汗水浸湿的有些发臭的麻布衣,粗大的舌头抵着厚唇嘴中的下齿根,咳着吐出一口粘稠的带着血色的唾液到安格斯身前,咧嘴说道:“兄弟你就不要成长成为一个大麻烦了,命运就葬送在这里吧。”

抖了抖裤脚有些宽松的沾了沙的裤子,安格斯微笑着道:“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在安格斯说话间,似重物抛起带动的一缕轻沙在科勒尔身旁溅射而起,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的出现在了科勒尔身边,并提出了他强劲有力的一腿,正中了他黝黑的侧脸。科勒尔犹如喝醉了酒的汉子,迈动着乱了方寸的步伐,掌握着平衡不让自己倒下去,捂着脸看向了踢自己的人。

“弟弟,你就不要来了,这小子我解决比你解决更让人觉得有把握。”说话的人和科勒尔长得就八分相似,赤着的上身的胸前有一道半尺来长的刀疤,垂直的延伸到了他的肚皮上,形似生长在他身上的一条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