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借命莫川

借命莫川小说

借命莫川

轩辕瞳 / 著
都市 已完结
最近上新的现代好文《借命》正在火爆热推中,讲述了柳茵和莫川的感情故事,是作者轩辕瞳创作的著作。主要讲了:但是到北京紫禁城,一身驱灵驱邪的本领无从使出。但是更无助的是,自身如今连用餐都成了安全问题。仅有的钱租房都用没了。之前帮柳茵离开了一趟远途,也花了些钱,不过是白过,没收入。也是要我手紧。
来源:阳光 更新时间:2022-06-22 22:55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柳茵没注意,直接过去用手推门,忽然额头就出汗了,捂着头退了两步。我一把扶住了她,问她没事吧?她晃晃头说:“刚才可能没休息好,忽然头针扎一样疼了两下。”

我想起柳茵只是普通人,普通人不能随便破风水师的门,不请自来到风水师屋子门口需要“破门”,风水师的门是不能随便“破”的,门口一般都带有“皇气”,五帝钱啊,铜钱剑啊,这些古器物都能产生强烈的沧桑感和压迫感。

于是我连忙让她别着急进去,等一下。

边说着,我边心中念着“观心法”入了“观境”!这是道家一种法诀,进入观境以后,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观境分为“常态”、“观物”、“入微”和“芥子”我目前也仅仅是进入“观物”而已。

其实这一招大部分懂行的人都会,只不过叫法不一样,用法不一样。那些游方的方士没正式入道门的一般叫“开天眼”查看,或者其他的什么。但是我师父这边却有专门的修炼体系。

大家不用把这个想的多微妙,只是把精神力和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的一种方法。在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有的时候如果你闭上眼睛,别人的手指指在你眼前,哪怕你是闭着眼睛你依旧会感觉有威胁,感觉到有东西要刺你眼睛,会不自觉的避开或者闭紧眼睛。而进入了“观境”就是把这种感觉扩散开来,在一些较远的距离你也能感觉到有人盯着你,或者有人想要对你不利。

古代练武的人如果有人跟踪就会察觉就是因为感知极其敏锐。任何人找对了方法,都可以锻炼和修炼自己的五感。

进入了观境以后,我立刻就发现了这种威胁是从哪里来的。这是解家成家门口有强大器物的气场。

只不过这个气息却是来自于门顶上。我顺手摸了摸,果然在上面摸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吊在门框旁边。我伸手一拉出来,竟然是一个假玉玺。我心里不由多了几分防备。

玉玺是古时候真龙所用,所以门上吊着东西,一般鬼神都不敢冒进,别说普通人了。我要进门没什么问题,毕竟是修行过,但是柳茵却不行。而玉玺的能量又远超普通古物件,没办法解除。

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动用了“心咒术”,虚空画符在柳茵额头上虚点,这样短时间内柳茵有我的心咒术符咒,也不用担心没办法进门。

我和柳茵进了院子穿过大厅,立刻就看到了这个解家成。这人穿着普通,只不过身上是一个跟郭德纲讲相声时候穿的差不多的褂子,干瘦,脸上有颗痣,和我画出来的人有七八分的相似。这人似乎没想到我们能直接进他家里,我明显感觉到他很震惊。

“你们......”解家成说了两个字就没下文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昨天刚祸害完我,今天我和柳茵就已经破了他的门。

柳茵抬头看看我,我笑着说道:“远来是客,陈大风水师不认识我们吗?”

听我这么一说话的功夫,解家成也反应过来了,挺着肚子脸朝天看。一副极其不屑的表情。像他这种世家风水师一般是瞧不上那些野外游方的方士的。只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我以前或许是个方士,但是现在我已经有了师门,入了道门。属于正宗的缚灵人传承了。

我看着这解家成,心中不由暗喝一声:“好桥马!”为啥这么说?桥马一般是指身体往后背,弯成一个U型,也就是传说中的金刚铁板桥。这解家成对我看不上眼,我算是看出来了。但是他这姿态也有点忒高了,整个人上半身都倔后面仰着,一张脸憋通红。

看都不看我,骄傲的“哼”了一声。估计是这姿势说话太费劲。

旁边柳茵忍不住了,怯生生的开口道:“解先生,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找人袭击我朋友?”

解家成白了我一眼,怪腔怪调的扔出了一句话:“哼,不知道。你不是厉害吗?你自己看啊。”

我见这解家成是铁了心不打算跟我说实话了,于是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正好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说奇怪,是因为这个东西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但是它出现了。

这东西就挂在法台旁边,一套崭新的纸扎霞帔,本是喜庆之用的霞帔,用纸扎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想了一想,猛的想通了。这东西就是我在梦里看到的那一套,那红纸的颜色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比普通的红颜色更深。

我只感觉心里一阵发凉,冷冷的对着鼻孔朝天的解家成说了一句话:“一死一生,一生一死,啼血霞帔”!

解家成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咔嚓”一下,腰扭了。从他的反应我就看出来,果然,我猜的没错。我知道也不用问了,于是拉着柳茵转身就走。那时候我心里极度的恼怒,因为这啼血霞帔绝对是伤天害理,而且柳茵还会赔上性命。甚至连灵魂也不得安息。

具体是怎么个情况,我在后文会清楚的说明白。

走出大门还听到刚扭到腰的解家成在屋子里哀嚎。我不在管他,事关重大。柳茵问我看出了什么,我摆摆手对她说道:“先别说这些,一会儿我自会告诉你,你知道何桦家的祖坟在哪吗?”

柳茵听到我提起祖坟,表情有点迷茫,还是点头说:“冥婚前一天去祭拜过一次。能找到大概的地方,但是具体的有点忘了。”

我让柳茵立刻带我过去,这地方距离村子并不是特别远,走着快的话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周围环山抱水,但是却已有衰败之象,我拿出了罗盘,一测方位,很快就找到了何桦家祖坟。

到了坟头儿一看,果然,这是一个朱龙如水局。我又想起昨晚去明清大院的时候,家丁跟我说:“这宅子已经有70年了。”我立刻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我见柳茵瞪着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我。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的余晖落在坟头儿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瑟和阴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