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霸总你别跑

霸总你别跑小说

霸总你别跑

七月荔 / 著
言情 已完结
何聆沈思渊张知言小说《霸总你别跑》是一本很好看的霸总专宠小说,这里有何聆沈思渊张知言小说全文阅读:不,我一直都在我父亲身边,我放下手,强装镇定。我说何大姐,张志言住在对面大楼的病房里。你可以抽出半个小时?另外,张志言因为你而受苦……话没说完,乞丐就被乔阳带走了,临出门的乔阳回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来源:知乎 更新时间:2022-06-24 15:28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一把抢过床边男生的手机,我看向屏幕,上面倒映着一张略显憔悴却难掩明艳的脸孔,只是一头别扭的黑长直使颜值大打折扣。

这张脸分明不是我看了二十四年的那张!

果然,我穿越到刚刚发了几千字吐槽的霸道总裁文里面了。

忍不住闭眼哀叹,不就是一直看不下去这种霸道总裁文的脑残设定,所以才控制不住地发表了一篇批斗文章,结果就被直接传送到了自己吐槽的女主身上,早知道就该谨言慎行!

我回忆了一下这本叫《霸道总裁你别跑》的小说。

小说里,女主何聆和男主张知言从小一起长大,两家也是世交。张知言大何聆5岁,何聆还在上学,张知言却已是企业的接班人。按照狗血霸总文的套路,女主从小就喜欢男主,男主则是一副「我是霸道总裁你不配」的模样,脑残女主便越挫越勇,在作死之路上越走越远。一系列狗血大戏就此拉开帷幕,前期女追男、虐女主,后期男主幡然悔悟,开始男追女、虐男主。

真是一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好戏(写在几千字吐槽里面的一句)。

这狗血文里怎么少得了恶毒女二,也就是女主同父异母的姐姐何念。按照作者的套路,又是女主妈妈生产时听说了女二妈妈的存在,一气之下落下病根,缠绵病榻几年后便去世了。

女主因此从小就讨厌何念母女,将自己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个性发挥了个淋漓尽致,女二也是不甘示弱地装可怜、挑衅加陷害,男主却仿佛眼瞎了一般,只知道处处维护小白莲女二,无论对错,只会对女主横加指责。

于是便有了故事开头那幕女主被男主推进湖里的情节。

想到这里,我不禁摇头。本是男主到女主的大学参加学术探讨会,品学兼优的女二被安排献花。在女二刻意的挑衅之下,女主脑子一热就上了钩,以为是女二蓄意勾引,于是召集了一群人把女二堵在后花园,威胁女二如果再接近张知言就将她推进湖里。这时,及时赶到的男主不仅英雄救美,还在女二的挑唆下,反把女主这个「恶人」推进了湖里。

虽然何聆是自作自受,但她毕竟是被自己深爱的人推进湖里,而我能穿进这副身体里,就证明原本的何聆已经被自己深爱的人亲手害死了,再加上本体的记忆逐渐涌入脑海,我心里不由升起几分对原主的心疼。

「何聆,你不会脑子真进水了吧?就算你摆出这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也没用,张知言可不吃你这一套……」

差点忽略了眼前的男生。我回忆了一下,这个男生就是何聆硕果仅存的两个朋友之一,任华远。毕竟嚣张跋扈的大小姐脾气是真没几个人受得了,也只有这个二世祖才和何聆臭味相投。

小说中何聆和任华远并没有感情戏。说起何聆的朋友,还有一个就是大学认识的室友,乔阳。虽然作为富二代的何聆前呼后拥一堆小跟班,但是唯一算得上朋友的也就这两位。

「死要饭的,小聆刚醒过来,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戳心窝的话!」

说曹操,曹操到。乔阳拿着化验单推门进来。「死要饭的」这个外号还是根据任华远的名字起的,叫什么不好偏偏叫「化缘」。

任华远不屑地哼了一下,说道:「何大姐要是怕这些戳心窝的话,也不会鬼迷心窍喜欢张知言这么多年了。」

「说得对,从前的我就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对张知言穷追不舍。」

乔阳和任华远同时露出「见鬼了」的表情,因为之前的何聆不管怎么被张知言虐,也不许别人说他半句坏话。

我不由暗笑,这还只是个开始呢,既然现在带着这副身体的是我,那我可不准备按之前的脑残情节走。

看着眼前豪华的别墅和公主房一样的卧室,我心里不由地嚎起来:

谈什么恋爱!谈什么恋爱!金钱才是王道!

不要怪我如此激动,毕竟没穿过来之前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天天上班攒钱,工资勉强能在一线城市养活自己。现在突然暴富,我能不在房间的地上打滚就已经很有自制力了。

小说里,何父是白手起家,虽然有了一个女二这么一个荒唐的婚外恋「果实」,但总体还是好得没话说,不然也不会因为何聆不同意而不认何念这个女儿。只是小说里的何聆痛恨一切,作天作地,间接害死了何念的母亲,硬生生把父女之情给作没了,何父也被气得撒手人寰。而何父死后,何聆家被人算计得一干二净,她便找张知言自荐枕席,被拒绝羞辱后还对其下药,最后携子上位,这才嫁进了张家。

这也是这本小说的一大槽点,没见过这么倒贴的女主。

既然现在既然是我在这个身体里,那就不能按小说里来了。回到家后,我和何父上演了一出「父慈子孝」的戏码,一直被冷落的何父更是激动地大手一挥,赐下一笔巨款补偿。这对之前的何聆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我来说,何父此时就像黄金一般闪闪发亮。

或许是我眼中的孺慕之情太过明显,何父更是激动地让司机带着我出去买买买。可能对日理万机的何父来说,表达父爱的方式只有金钱。

于是我就坐着专车直奔最贵的发型设计屋。

为什么先去发型屋呢?因为之前的何聆以为张知言喜欢长发温柔的女生,硬把自己明艳的面孔往温柔贤惠里打理,这一头清汤挂面的黑长直,反而显得不伦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