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柳负齐炎小说

柳负齐炎小说

发表时间:2019-04-17 11:24

主角是柳负齐炎的小说叫做《腹黑萌宝逗比娘亲》,这里提供腹黑萌宝逗比娘亲柳负齐炎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柳负快步走过去,想凑凑热闹,却不想刚挤进人群,就看见告示上画着自己的画像。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推荐指数:★★★★★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在线阅读>>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精选:

柳负被他戳的一怔,随即缓过神:“干嘛,你才走火入魔。”

“哎呀,我不是看你表情狰狞,担心你么。”段子晨笑嘻嘻的,他这人没皮没脸的,脾气好,无底线。

“段子晨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如果在用带有人格侮辱的词形容本小姐,你会死的很有节奏感。”

“不敢不敢,您老息怒。”他嘻嘻笑笑的也是为了让柳负心情好些。

越想越郁闷,柳负瞥了段子晨一眼,问:“你说上次齐承泽是不是故意接近我的?”

段子晨一边走,一边不忘对经过的美女放电,活像一副地皮小流氓。自以为很帅气,却不想把人家姑娘吓得要死。

听柳负唤他,他才将目光从人家姑娘身上收回,回答说:“有可能,不简单。”

“你说谁不简单?”

“当然是齐承泽,为了钱连美男计都用上了,不然你哪能上当。”

“去去,我什么时候上当了?”

“这还不上当,我可是没见过你对哪个男人那样激动过。”

柳负红了一下脸,连忙不承认道:“有么?我不过是看在那孩子面上。”

“得了,我看你是儿子老子都看上了。”段子晨不是一般了解她,一语中的。

见遮掩不住,她索性承认道:“没错,本小姐是看上了,话说那张脸长的真没话说。”

段子晨一脸鄙夷道:“色字头上一把刀,要不是你对人家起了歹意,说不定那些金银玉石还在你院子睡大觉。”

好不容易不想这些,却又被段子晨提起,柳负一阵心痛,冷下脸一言不发的朝前走,像是竞走运动员。

前面就是巷子出口,正对着闹市,今天街上似乎十分热闹,一大群人正聚集在那。

柳负快步走过去,想凑凑热闹,却不想刚挤进人群,就看见告示上画着自己的画像,不等她反应,就被段子晨从后捂住脸,拖出人群。

“抱歉,我妻子,怀孕了。”段子晨一边拖着她,一边笑脸和那些被撞到的人赔不是。

最后两人找了个没人的巷子钻进,刚一进去,柳负便抱怨:“你拉着我做什么?”

段子晨面色凝重,回答说:“我看齐承泽是知道牢里死的不是你,派人抓你了!”

听他这样说,柳负脸色也不好看,那告示确实是在寻她。再想想那齐承泽精的猴样,发现死的人不是她应该不难,这样说她被通缉了?!

“好个家伙,抢走本小姐的银子也就算了,居然要斩草除根,果然是衣冠禽兽。”

段子晨连忙从袖子里抽出一方丝帕塞给她,说:“快把脸蒙上。”

柳负深吸口气,灵活的将丝帕系上,心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若是再犯斩草除根!

负责寻找柳负下落的将领,被齐炎紧急召唤去。

“怎么样了?”齐炎问,虽然他语气很平静,但目光确实难以掩藏的期待急切。

“回王爷,并没有消息。”

“全城寻找,还没有消息?”

将领摇了摇头,回答说:“全城搜索并未找到王爷所说的男人。”

齐炎皱眉,细细回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如今皇兄已经张贴小蛮的画像,而他这边也在寻找当初青楼那位男子。

按说小蛮或许不好找,但那个男人就在城中,想要找到并非难事。难不成,他是故意躲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连忙来到案前,摊纸提笔,笔落生烟,不一会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像跃然纸上,定眼一看,居然是段子晨!

齐炎拿着画像走到将领面前递给他,道:“你去找这个男人,莫要伸张,他与青楼老鸨交好。”

有了齐炎的提示,那将领直接带人去了青楼。

等人走了,齐炎轻叹口气,绕回案桌前,从中拿出一副画卷,打开一看才是上面是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负。

“小蛮,你到底在哪?为什么不出来见我。”齐炎自言自语的,他一个人的时候冷漠褪去了不少,眼眉含情,唤着小蛮两字的时候十分温柔。

细细回想青楼的那位男人,总觉得奇怪,除了脸没一处像男人,不过奇怪的是她没有女子特有的耳孔,这也是当初断定他是男人的重要依据。

其实他并不确定,但第六感告诉他应该找到那个男人,找到他或许就能找到小蛮。

段子晨府中的密室里,柳负将瓶瓶罐罐准备了一大堆,红的绿的,形状也是各异。

“这些都是什么?”段子晨好奇的问,有的时候他觉得柳负就是个小巫婆,藏着一大推奇奇怪怪的东西,神神秘秘的。

柳负穿着一件白大褂,就像现代医生的工作服,手里还拿着两个小药瓶,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她拖着长音回答说:“这些都是宝贝,如今我是没脸出去见人了,我要给自己造一张脸啊,对了我也顺便给你弄了张,回头给钱买的啊。”

段子晨轻笑,走过去伸长脖子看了看,回答说:“你没脸,我可有脸。

“哼,我用傲人的身材保证,不出三天,大街上肯定贴满你的画像。

如今柳负原来的脸被画了像大街上到处张贴,她易容的那张脸也是。摆明了是冲着她来的,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段子晨的脸也该上去了。

“呵呵,你那飞机场还好意思保证,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段子晨不以为然。

柳负一边从枚精致的小方盒子里拿出一张像面皮的东西,头也不抬的回答说:“那天青楼,齐承泽也看见你了,如今找不到我,定会顺藤摸瓜,摸到你个大西瓜。”

段子晨一脸嫌弃的说:“乌鸦嘴。”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的脸我做了,现在不要以后也是会要。”柳负一脸自信的说,像是未卜先知的活神仙。

“啧啧啧,这话听的怎么这么奇怪?”

“见怪不怪喽,过来帮我下。”

段子晨听话的走过去,挽起袖子,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

只见柳负将一瓶小东西倒在面皮上,然后让段子晨拿起来,她将脸伸过去。

段子晨表情奇怪,看她没事人的模样,担心的问:“这东西不会毁容吧,看着怪吓人的。”

“能不能说些好话,我这次可是正品,之前都是假的。”

“你是说这是真正的人皮?”

柳负睁眼瞥他一下,回答:“当然,贵着呢。”

段子晨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鄙夷的说:“败家娘们,幸好某爸爸不生在这时代,不然你不天天剁手。”

“我这是正当爱好,还好意思说我,你为那些庸脂俗粉一掷千金,更下流。”

“我那是广济惠民,那些女人和二十一世纪的不同,都是些苦命女子。”

“快别废话,给我敷上去。”

段子晨撇了撇嘴,伸手将面具敷上去。只见那个薄薄的小东西立刻粘到脸上,不一会就融合到一起。

“好神奇。”

柳负站直身体,像拍保湿水一样拍了拍脸,道:“山炮,大惊小怪的。”

段子晨没理她,继续问道:“接下来怎么弄,别说你们女人的玩意还真神奇。”

“别废话,帮我看看还有哪没贴合的。”

段子晨仔细检查一番,回答说:“没有,全部都贴合了。”

柳负舒了口气,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自言自语的说:“以后本小姐就靠这样张脸见人了。”

“怎么?这个取不下来了?“段子晨吃惊。

“能取下来,不过有点难度,如今我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过没关系,马上你也是了。”

“就算是将过街老鼠,我也不戴。”

柳负挑眉,对着镜子开始画脸,看上去蛮诡异的,就像电影上的画皮。

这次她准备给自己画一张中性脸,既有着女性的柔美,又有男人的英气,男装女装随意切换,那倒也方便许多。

段子晨像观察大熊猫一样看着她,不放过任何细节,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真的很神奇。

第二日,段子晨打扮的美美的,想出去喝茶顺便撩撩妹子,却不想刚出门就折了回来。

见他一副贼鼠模样,柳负抱着手臂笑道:“是不是你的画像也上去了?”

段子晨瞪了她眼,回答说:“都是你这张乌鸦嘴。”

柳负拖长音,装作一副神算子模样,回答说:“非也,非也,我是未卜先知,请叫我先知,谢谢。”

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让人又气又好笑,贱贱的。

段子晨杨了杨袖子气冲冲的走回大厅,这不是个法子。与柳负不同,他是个有庙的和尚,要不了多长时间,朝堂的人肯定找来,到时候插翅难逃。

“不行,我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他转脸对柳负说。

柳负也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情,回答说:“有道理,事不宜迟。”

话音刚落便有人敲门,已经迟了。

段子晨府中的大门是红木做的,敲起来咚咚作响,回音十分大,吓的他脸色都白了。因为他听见外面官兵的声音,倘若是换做旁人也没这个胆子这样敲门。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
腹黑萌宝逗比娘亲小说主要讲述了柳负齐炎之间的故事。柳负原本是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和朋友探险的过程中,同时穿越了。而这是,有一大一小,正在寻找三年前就失踪的娘子和娘亲,终于找到她了,这个负心的女人。小编推荐:《小富且安》《盛宠之下,必有娇妃》《妖孽儿子腹黑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