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小说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

更新时间:2019-07-10
小编评语:遭人笑话的丑女。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图1
邪王求聘:强宠悍妃图2

温遥之前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雇佣兵,自己本来是在执行任务的,结果没想到飞机突然失事了,自己就这样奇迹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结果发现这个世界都不一样了,自己竟然成为了一个遭人笑话的丑女。

精彩节选:

丞相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是温遥做的?”

两个嬷嬷连忙点头:“是二小姐……”

反正温遥是个傻子,只要他们所有人的话语一致,就能顺利的将过错都推到她身上,而她却也不能辩解。

这样一来,相爷和夫人就不会严重的惩罚她们这些下人。

温兰听到温遥这两个字,惊声尖叫:“别过来,你别过来!”

她显然已经被温遥给吓坏了。

温丞相面色难看,侧头看了一眼三皇子,毕竟温遥如今是三皇子妃,有些事情还要遵从这位三皇子的意见。

“三皇子殿下您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

墨无筠眯起双眼,细长的眸子里藏着一点深意。

“她自己犯下的错误,自然要她自己来负责,来人,将三皇子妃带过来。”

没过多久,三皇子带来的手下终于将在院子里乱转的温遥抓了回来。

她站在人群之中,眼神藏着一点畏惧之意。

丞相见到温遥,气就不打一处来,自从温遥出生就没有给过她多少好脸色的温丞相猛然一拍桌子。

“兰儿的脸是不是你弄的?”

温遥摇了摇头:“狗狗不听话,咬伤妹妹。”

几个嬷嬷瞪大双眼,完全被温遥这调理清晰的回答给惊呆了。

大夫人心中一惊,仔细的盯着温遥的脸,若不是她的脸上还有着一点痴傻的表情,她都以为她好了。

丞相沉吟片刻:“咬伤三小姐的狗呢?”

门口一直跪着的几个教养狗的下人道:“回禀相爷,那恶犬已经宰杀。”

墨无筠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展,并没有半点为温遥说话的意思。

温遥也没指望的他会开口帮她求情,她眉眼之中藏着一抹淡淡的深意,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大夫人和丞相的脸色。

丞相见没听到墨无筠说话,心里就已经有了底,他知道墨无筠想要什么,所以只要适可而止就没问题:“温遥残害三小姐,请家法!”

一听到家法两个字,周围一些下人的脸色都变了。

一个下人低着头,将托盘端到了丞相面前,丞相将上面摆着的软鞭拿在手中,猛然对着空中就是一甩。

清脆的炸响声在周围震荡,让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一瞬间。

温丞相眯起双眼,盯着温遥的眼神没有半点怜悯,甚至藏着一点嫌恶之色。

他背着一只手,迈步从台阶上走下来,手中长鞭在地上划动,直到温遥的脚边。

“跪下!”

温遥没动。

两个嬷嬷冲过来,一边一个按住了温遥的手臂。

温遥歪着头,像是不太理解温丞相的意思:“是狗做的,不是遥儿。”

她开口对着温丞相重复着这句话。

大夫人见到温丞相还没动手,在后方添油加醋,擦了擦眼角:“相爷,没想到这丫头如此心狠手辣,当年她娘害我到那种程度,可妾身这么多年一直都尽职尽责,可没有让她受到半点委屈,试问这整个京城之内哪个不知道我待她视若己出!”

温丞相抓着鞭子的手一紧,盯着她的脸,怒色更浓了些:“你果真和你那娘一模一样!”

温遥听到温丞相提起自己的娘微微愣住。

她抿着唇角盯着温丞相的双眼,那双眼瞳清澈见底,又宛如月牙弯弯,透着可怜兮兮的味道,让人一时间确实无法下的去手。

温丞相手中鞭子紧握,总算下定了狠心,猛然挥动手臂将鞭子甩了下去。

温遥一弯腰抱着头,将抓着她的两个嬷嬷拽的歪了歪身子,帮着她将一鞭子哎的结结实实。

“哎呦!”

那两人惨叫一声,捂着后背摔倒在地。

丞相见到没打到温遥,气的再次甩开鞭子下了狠手。

那鞭子浑身红艳艳的,粗细均匀,十分好看。

这东西乃是相府的宝贝,当年皇上攻打一个小国胜利之后得到的贡品。

所以,温丞相一直都将其当成了宝贝,这宝贝无比结实,就连刀剑都砍不断。

此时用来打温遥,温遥那小身子骨,估计受不了几鞭子。

温遥目光落在那红色软鞭上,心里早就已经喜欢的不得了,她最善于使用这种灵活的武器,若是到她手里一定……

暗中眼馋的不行,温遥已经打起了要将其据为己有的小心思。

温丞相哪里知道此时的温遥再想什么,见到温遥逃跑,直接就将鞭子甩了过去,然而此时温遥已经跑到了门外,正好撞见了外面来的几个人。

“啊……”

一道声音惊呼,像是受到了惊吓。

温丞相的手猛然一顿,吓的面无血色。

那鞭子没有落在温遥的身上,而是被一双修长的手指握住,一身月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眉宇轻轻蹙着。

他眉眼温润,虽然五官普通了些,可是结合在一起却让人瞧着十分舒服。

就像是整个人融于身边的场景之中,容易让人忽视,却又不容忽视。

苍老的声音在温遥的耳边回荡,老夫人拄着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了敲:“好啊好啊,堂堂温丞相,如今就连老身都敢打了!”

温丞相见到老夫人,吓的连忙将鞭子丢在地上,上前一步拱手行礼,脸上还露出为难的表情。

“娘,儿子也并非有意,只是这丫头太不听话,所以打算教训教训。”

老夫人的目光落在温遥身上,她的眸子里藏着一抹怜悯之色。

“你瞧瞧,将遥儿都吓成什么模样了,

她一把握住温遥的手,让温遥一愣。

老人的手很热,还带着一点粗糙感。

站在一旁的年轻男子侧头看了她一眼,对着她浅浅一笑。

温遥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画面,年少时她被人推下台阶摔倒在地痛哭无人理会的时候,好似就有这么一个温柔的男孩帮着她。

这人是她的兄长,温家庶长子温清。

丞相见到老夫人训斥他,他连忙开口解释道:“娘,不瞒您说,是这丫头放了狗咬了兰儿,您看看兰儿这张脸,她直接将兰儿给毁了啊!”

他越说越气,指着温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就是没在她出生的时候将她掐死,这种心狠手辣的性子,简直和她娘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