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豪门小富婆

豪门小富婆小说

豪门小富婆

更新时间:2019-07-11
小编评语:我这是在做梦吗?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豪门小富婆图1
豪门小富婆图2

晏晏觉得自己够悲催的,过了十八年的穷苦日子,在父母告诉我,我家很有钱的时候,我居然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小说里,还是个恶毒女配。感觉人生艰难,我还想要过好日子了,我想回家,想回家,回家,家。

精彩节选:

当周椹赜再一次在操场上看到晏晏,特别是还在晨练的晏晏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找这附近有没有摄像机。他看着晏晏熟练而又标准的做着转体动作,接着她企图抬腿挂在单杠上拉伸一下,又因为柔韧度不够,单腿站立摇摇欲坠。

晏晏无奈的放下腿,双腿向外弯曲,双手快速地揉了揉被扯痛了的大腿,远远看过去仿佛正在跳舞。一套动作下来,那模样滑稽极了,周椹赜看的有些好笑,看来晏晏受得刺激挺大的啊,这完全变了个人。

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接近,一回头,却看到晏晏跑的红扑扑的脸近在咫尺,周椹赜下意识后退一步。晏晏见他突然回头,吓得几乎跳起来,猛地后退一步。于是一大清早,大家就看到两个人面对着面,同时后退一步,其中女生还跳起来撞上了铁栏杆,响了好大一声。

晏晏痛呼一声就抱着头蹲下了,嘶,好痛,这一大早上遭的什么罪。“你没事吧?”带笑的声音离得很近,晏晏一抬头就看到周椹赜也蹲下身,一张俊脸凑的很近,她能清楚地看到周椹赜眼睛下那颗泪痣,为他本就精致的脸更添了几分妖孽。糟糕,这男人竟该死的好看。

晏晏看的眼神都有些发直,“没…没事。”结结巴巴的说完,身子一缩,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晏晏别开头头,眼神左右飘着,不敢再直视他。“嗯,没事就起来吧。”“好。”晏晏把手支在身后,刚用力准备撑起,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只手,手指修长,骨骼分明,她抬起头正对上周椹赜的眼睛。

晏晏呆愣着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手上甚至还粘了几颗小石子也一同进了周椹赜的手里。晏晏摸了摸自己的还留有余痛的头,郁闷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低声道了谢,一溜烟就跑开了。周椹赜在原地看着那个慌张的身影,勾起嘴角轻笑一声,倒是挺有趣。

“教官好!”晏晏带着和善的微笑,和张教官打着招呼。

“要喊报道!“张教官瞥了一眼晏晏已经恢复的眼睛,表现得很是铁面无私,末了还加了句“表情严肃点。”

晏晏当即紧皱眉头绷紧表情,中气十足的喊到“报道!”

“叫什么名字?”

“晏晏!”张教官瞪了晏晏一眼“姓什么!”

“…晏”晏晏表示很委屈。

“名呢?”

“晏…”

“归队”张教官木着脸说“既然来军校了,那就要严格遵守军校的规矩,我也不会对你们格外照顾的,”他十分看不惯这些娇生惯养的小姐公子们,五公里都跑不下来。

这次的活动是对媒体公开的,为的就是让大家看看这些二世祖们的吃苦耐劳精神,也是种宣传,关乎着各家企业的形象。因此大家都格外重视,不说穿着的隆重,但至少也把一身军装理得干净整洁。

于是刚跑完步,脸上通红,头发乱糟糟的晏晏就显得气质十分突出了。周椹赜看着格外显眼的晏晏,眼中兴味更甚,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呢。

太阳渐渐毒辣,七月份的上海已经将近三十六摄氏度了,塑胶场地被高温烫出一股刺鼻的味道,世家子弟们平时哪受过这种暴晒,才刚过三十分钟,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汗珠顺着发丝,脸颊开始往下滴。

蓝心有些受不住了“教官,我们要一直站着吗?要站多久啊。”语气楚楚可怜还带着些哭腔。教官瞥了一眼蓝心,“站站就受不了了?哪来这么多话。”蓝心被怼了回去,心中气愤,眼中立马酝酿起眼泪,委委屈屈的低下头。

教官紧皱着眉头,强忍翻白眼的欲望“各就位,向左转,三公里准备!”刚受过暴晒,现在又要跑步,两公里下来,大家的速度已经和走没有区别了。晏晏只稍稍比蓝心快一点,跑到终点时蓝心几乎要晕倒,借着力就往晏晏身上扑。

晏晏只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人影朝她扑来,她下意识侧开身,然而却因为昨天跑步留下的后遗症,腿一酸软,不推自倒,直接坐在了旁边一人的脚上。

而蓝心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用尽全力一推,哪想晏晏居然躲开了,这下直接整个人扑在地上,还滑出去一米远,蓝心四肢火辣辣的痛,再加上怒急攻心,眼睛一翻就晕过去了。

这下大家都有些慌了神了,手忙脚乱的扛着蓝心往医务室送,倒是受害者晏晏坐在地上无人理睬,不知所措。“喂,嘛呢,一来就碰我瓷啊,坐着还不起来了啊。”

晏晏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逆着光看不清脸,晏晏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对不起啊帅哥,是这样的,我站不起来了。”

那人听到不屑的哼了一声,伸手握住晏晏的双臂一下把她提了起来。“真废。”

晏晏堪堪站稳,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剃着寸头,五官深邃,眼睛中还透着对晏晏的鄙视,晏晏挤出一个笑来,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回头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晏晏感觉自己仿佛是拎着双腿,一步一步脚踏实地,一瘸一拐的往宿舍走。

那人望着晏晏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蓝心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哽咽着和电话那头的通话“不是的,和晏晏没关系,是我自己摔得…”,说完鼻音更重了,一副强撑着的委屈模样,任谁听了都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周宸恺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语气中带着隐忍的急切和担忧“你怎么样了,那个女人,她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我的警告。”蓝心面上充满狠意,那女人,居然敢她这么出丑,她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虽是这么想,但她语气中却充满了坚强和对晏晏的担心“不,不要,宸恺,晏晏她只是不小心的,我没事的,宸恺,你别担心我。”电话那头的宸恺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他的蓝心就是这么的坚强而善良,而晏晏,既然她三番五次地挑衅他,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周宸恺一下车就绷着脸,大步的往医务室走去,“蓝心,我来晚了。”蓝心猛地抬头,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宸恺,显得十分感动“宸恺!你怎么来了,我都说了,我这是小伤,没事的。”周宸恺搂住蓝心,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疼惜。

看到蓝心手上,腿上被红药水涂的触目惊心的伤口,他当即皱紧了眉头,眼神中带着阴狠,脸色铁青“没事的,宸恺,我不痛。”蓝心含着眼泪靠在周宸恺的怀里,活脱脱一副委屈但坚强的模样。

周宸恺抱着蓝心,温声安慰道:“别怕,我在这里陪你,一定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医生赶紧退出来,他看着以往冰冷冷的周宸恺说出这种话,当即吓得直冒鸡皮疙瘩,都说平时冷冰冰的周总一见到蓝心就化为绕指柔,他还只当是无稽之谈,现在看到现场,只觉得自己腿毛都要竖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