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若爱共白首

若爱共白首小说

若爱共白首

更新时间:2019-07-11
小编评语: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若爱共白首图1
若爱共白首图2

乔佳人的男友为了往上爬,于是把她给卖了,那个渣男给她下药,让她和容城发生了关系,但是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却被那个男人给吓蒙了,因为她竟然和这个人发生了关系,而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精彩节选:

虽然对自己揍了沈冬妮的做法不后悔,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退了学,乔佳人心里还是没底。这个大学,本来对于她来说就上的不易。

乔爸爸入狱后,奶奶几乎把她当做了最后活下去的希望,对她报有很大的期望。

如果这个时候被退学,还是因为叶海洋,奶奶一定对她十分的失望。

她不怕被退学,唯独怕奶奶心寒。

回到宿舍,狄雪跟赵子琪凑过来问她情况。

乔佳人闷声不吭声,把贵重东西收拾了后,换了身衣服又离开宿舍。

刚走到学校大门口,厉云飞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上前揽住她的肩膀道:“乔哥,我正要去找你,你们学校BBS上那个……”

不等他说完,乔佳人就摆开他的手,“离我远点。”

厉云飞那张扬的脸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问:“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对我也这么排斥了,以前不都这样吗?”

她这不是对他排斥,她这是心里有阴影,对男人都排斥!

想到容城那张讨人厌的脸,乔佳人心情就更加的烦躁:“没事,心里烦,陪我去喝酒。”

见她心情不好,厉云飞也没跟以前一样调侃她,笑嘻嘻的凑上前道:“没问题,我请客!”

厉云飞玩性大,学校不肯住,一直都在外面租房子住。

两人买了一堆的啤酒跟白酒拎回公寓,不要命的一直喝到晚上,然后横七竖八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乔佳人被手边不停嗡嗡响的手机吵醒。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摸索着捡起手机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狄雪的声音:“佳人,你在哪呢?你家里来人了,正找你呢!”

听到家里来人了,乔佳人昏沉的睡意瞬间没了。

她怔了怔,想到奶奶那佝偻的身影,挂断了电话。

胡乱抓了抓头发,乔佳人一边踢了踢一旁睡着的厉云飞,一边朝卫生间跑道:“厉云飞我有事先走了啊,你手机别关机,今天说不定还有事要找你。”

厉云飞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摆摆手道:“好……乔哥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别害怕,出事了有哥们给你扛着。”

乔佳人离开厉云飞的公寓,匆忙拦了辆车赶到学校,一路飞奔的朝宿舍跑。

她气喘吁吁的推开宿舍的门,问道:“……小雪,你说的我……”

话还未说完,一抬眼,就与三双眼睛对视上。

宿舍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三个陌生男人。而她的东西,此刻也都被打包收拾好放在一旁。

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朝前走了一步,恭敬的朝她点头道:“大小姐。”

乔佳人脸色微变,站起身拉开门道:“出去!谁允许你们来我们宿舍的!”

中年男人道:“您在学校的事情,太太都已经知道了。她说,这次她不会不管您,所以让我们来接您回去住。”

“我说我要回去了吗?!滚出去!”

“大小姐,学校的事情,已经摆平了,帖子也已经删……”

“我的事不用她操心!趁我还没发脾气前,你们赶紧滚!”

“大小姐,太太是您母亲,她不管您谁管您?”

乔佳人脸色更加的难看,她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全身毛发竖起,冷声道:“我妈早就死了!我只有爸爸跟奶奶,让她别来烦我!”

中年男人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是这反应,他叹了口气,恭敬道:“那,大小姐,我们只好得罪了。”

说完,他朝身后的两个男人摆摆手。

两个男人上前,不顾她的反抗,扣着她的胳膊将她架起来朝门口走去。

“你们要造反是不是!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要喊了!”

乔佳人怒气冲冲的吼道:“解放军私自抓……唔唔……”

话未说完,身旁的男人伸手捂住她的最,动作利落而又迅速的朝楼下走。

被押到车上后,两个男人坐在她身旁,用手铐将她两只手分别都拷在两人的手腕上。

随后,中年男人也提着她的行李坐上来。

乔佳人挣扎道:“张老头!你要造反是不是?!”

坐在副驾驶的中年男人,好脾气的解释道:“对不起大小姐,我只是奉命做事。太太也是为你好,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说完,他朝司机道:“开车,回大院。”

一路上,任凭乔佳人怎么怒骂挣扎,中年男人都不吭声,直到车快开到大院,乔佳人才消停下来。

容家,军区大院里。

随着车子缓缓穿过大门开进去,门口站岗的两个兵齐刷刷的敬了个礼。

乔佳人脸色难看至极,这个地方除了增加了几栋建筑外,跟十年前她第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只是,只要有那女人在的地方,她一辈子都不想踏足一步。

车子在一栋宅子的大门前停下,坐在身旁的两个兵也给她打开了手铐。

中年男人指挥两个兵去拎行李,然后朝乔佳人道:“大小姐,到了,下车吧。”

乔佳人抱着胳膊坐在那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说:“我说了我不会住到这里,你们怎么把我弄过来的就怎么把我弄回去,不然一会儿进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中年男人看她这幅样子,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十年前,乔佳人第一次住进来,偷偷牵了隔壁萧司令家的狗回来,一人一狗趁着阿姨请假在房子里撒欢的折腾起来。害得一向对动物毛发过敏的容老太太,当天晚上就严重过敏住进了医院。

至此,乔佳人也被她母亲苏惠芸送回了老家。这件事情,他至今依旧历历在目。

中年男人上前道:“就算要走,也要进去跟长辈们打声招呼是不是?老太太听说你要回来住,一上午都在念叨您。”

虽然乔佳人不是容家的子孙后代,但不得不说,容老太太一直都把她当做亲孙女一样对待。

当年的那桩事,老太太后来也没有计较,反而还责怪苏惠芸一声不吭的把她送回了老家。

见乔佳人脸上表情有所耸动,中年男人抿唇笑了笑道:“老太太知道您要回来,一大早起来就亲自去了菜市场,说要亲自下厨等你过来吃饭。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大小姐您就算不吃,也要去问声好对不对?”

乔佳人绷紧的小脸松懈了下来,她扫了眼中年男人,别扭道:“我……我就进去看看容奶奶,别期望我会住下来!”

说完,她弯腰从车里走下来,别扭又高傲的朝大院里面走。

中年男人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心道,果真还是小孩子,脾气还是这样。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