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小说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9-07-11
小编评语:再也不能对着我笑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图1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图2

林淮是我的男友,但是我没有想到五年的分手会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我也没想到分开五年,我听到第一个关于他的消息会是他去世了消息,我没忍住去参加了他的葬礼,他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只是我不知道他再也不能对着我笑了。

精彩节选: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脖子又开始痒。而且这次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再惩罚我一样,痒的钻心挠肝的,怎么挠都不顶事儿。

  我只能出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这么想了,不死了不死了,不敢死了。”

  我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自言自语着,其实是没报多大希望的。但没想到的是,脖子真的慢慢的不痒了。

  我叹了口气,脖子上的异样,是从赵茹把我骗到林淮的房间睡了一觉那天开始的。

  这应该也意味着,我可以通过这个跟林淮有一点联系。

  想通了这点后,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想林淮,想的不得了。

  在被赵茹折磨的那些如同地狱的日子里,全靠林淮这个精神支柱,才能让我撑下来。

  但赵茹说的也没错,我已经害了他一次了,不能再害他第二次了。

  我垂下头,一手无意识的伸进口袋里,在触摸到里面的东西时,我身子一震!

  我抓住东西的一角,开始往外拿。

  当东西一点一点的显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完全愣住了。

  是……那个香包!

  当时房东要抢这香包的时候,我确实夺了下来,塞到了怀里,带着它一起来到了赵茹家里。

  但是,这个香包,在赵茹当时折磨我的时候,已经被赵茹拿走了。

  更不用说张姐后来看我穿的乞丐一样的,可怜的很,还送了我一套她的旧衣服,让我穿上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个香包,出现的都不科学。

  可我还是不说控制的,紧紧攥住,放在了胸口处。

  下一秒,我的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了:

  “去之前的小屋。”

  这声音,虽然很虚弱,音量也很小,但我还是立刻分辨出来,是林淮的声音!

 我当时就激动的不行:“你现在怎么样?身体好点没?你到底在哪里?我在梦里还能看到你吗?”

  我语无伦次的说着,嘴唇直哆嗦。

  可说完后,却再也听不到林淮的声音了。只有隐隐的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似乎是觉得我自言自语太过尴尬,配合下我。

  犹豫了下,我翻身从栏杆上下来,决定先去林淮说的小屋。

  小屋指的是林淮当年租的小房间,在一个年纪估计比我和林淮加起来都大的小区里租的,不足十平的一个小房间,

  之前我还梦见过那里一次,老实说,那里是我跟林淮亲密接触最多的一个地方了。

  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林淮这人很怪,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生脾气怪,还是自尊心比较强。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他向来表现的很大男子主义,比较排斥跟我牵手,做比较亲密的动作,就知道损我。因为我比他年纪大,他五官又是那种非常精致显小的。所以他老坏笑着跟我说,别人一看咱俩在一起,肯定就觉得你贼有钱,我被你包了。

  每次都把我气得半死,让我特别没自信,特别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而当去了他的小屋时,他虽然还是会损我,可做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他不会让我干一点活儿,每次都准备一堆好吃的给我,看向我的眼神儿,也是温暖的,带着笑意的。

  那时候的他,给我传达的信号就是:他爱我,很爱很爱。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

  算了,我仰头,让泪意回流。

  既然他让我去,那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还是赶紧过去吧。

  小屋在老城区,距离很远,我一路狂奔过去,到了楼下后,愣是脸不红气不喘。

  上了七楼后,我才意识到,我没有钥匙……

  脑海里一个想法飞驰而过,我抿了抿嘴,打开旁边的配电室,伸手,从里面摸索着。

  当真的摸索到一个有点凉凉的东西时,我松了一口气。

  拿出来一看,真的是一把钥匙。

  看来,这个默契还是有的。

  我跟林淮相恋的时候,他偶尔会加班,就把钥匙藏在配电室里,等我过来可以直接开门进去。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依旧留了这把钥匙。

  难道,他一直在租着这个房子?

  留着钥匙的目的……是为了等我回来?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