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品嫡女:王爷宠妻忙

一品嫡女:王爷宠妻忙小说

一品嫡女:王爷宠妻忙

更新时间:2019-07-11
小编评语:最亲的妹妹干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品嫡女:王爷宠妻忙图1
一品嫡女:王爷宠妻忙图2

苏予锦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得这种下场,都怪自己眼瞎,看上了一匹饿狼,还以为饿狼是良人,可是这个男人却在她的家族将 这个男人推上的皇位之后将他们赶尽杀绝。

精彩节选:

这话气的让梦清韵快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这让王氏心里好不痛快,又立即道:“虽说老夫人是让你醒过来后立即送出去,但我看你现在脸色也不好看,那就准许你再在这栖霞苑呆一晚上吧,明早再离府!”

说完,她也不管梦清韵是什么脸色,立刻就着芸香的手便走了出去,这屋子里的熏香,她早就受不了了。

待王氏出了门,梦清韵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苏子兮,颤声说:“子兮,她刚刚说什么?离府,不,我不要离府。”凭什么,明明都是苏予锦的错,为什么现在却是她要被赶出府。

苏子兮看着自己这个已经有点疯魔的生母,不明白她怎么变成了今日这个模样,做事情完全不经大脑。苏予锦有多受宠她难道不知道吗,还往枪口上撞。却也只好劝导她:“姨娘,不要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

“对,孩子,我还有孩子。”梦清韵一味地重复着苏子兮的话,可是为什么她现在觉得她肚子好痛,这是怎么了。

梦清韵更加用力的攥住苏子兮的手:“子兮,我肚子好痛,好痛!”

苏子兮也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大跳,心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连忙掀开被子,便见褥子上已被鲜血浸染。

“姨娘!”苏子兮白了脸色,看到梦清韵额上已经渗出一层密密的冷汗,不禁慌了手脚,赶紧唤来丫头去请郎中。

“姨娘,不要伤心了。”站在梦清韵的床榻前,苏子兮皱紧了眉。

刚刚,郎中说自己虽然已经竭尽全力,却还是没能保住梦清韵的孩子,此事再不能隐瞒府中上下人等,苏侯爷来发了好一通脾气,连一句关心的话也无,便就走了。

哭哭啼啼了大半日,梦清韵拉着苏子兮的手,抽泣着说:“兮儿,你可要救救我啊!我不想离开苏家!”

看着生母绝望的样子,梦清韵心中又如何不痛?她就只有这么一个生母是真心的为她好,决不能让人把她送出府去!

可如今,还有谁能够帮助自己呢?

一个名字闪过苏子兮的脑海,她安慰了梦清韵几句,便急急的提起裙摆出了门。

“姐姐,求姐姐开恩,放过梦姨娘吧!”

“二小姐,您这又是何必?更深露中,唯恐您跪坏了身子,还是请回去吧!”

“不,我一定要见到姐姐!姐姐,梦姨娘是无心的啊,姐姐!”

本来已经睡下的苏予锦被吵的坐了起来,听着外面苏子兮的哭闹和丫鬟们的劝阻声,她只觉得头疼,于是唤来了绘春,扶着她的手出了门。

一见苏予锦出来,苏子兮一把抓住了她的裙角,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两行清泪滚滚而下:“姐姐,不要让人送走我姨娘好吗?求你了!求你看在我的份上,救一救她。”

此时的苏子兮还想着她会念在昔日姐妹情深的份上帮助自己,殊不知如今的苏予锦有多么厌恶她这份伪善的样子。

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裙角,苏予锦缓缓蹲下来,注视着苏子兮的眼睛,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低声说:“子兮,人各有命,不是我不救你姨娘,是她自己不愿救自己。绘春,派人送二小姐回去!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最后几句话她冷下了语气,脸上满是不容侵犯的神情,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绘春赶紧答应了一声,带着两个丫鬟一左一右的架走了已经被震慑住的苏子兮。

不甘心的苏子兮回过头,只看到了苏予锦缓缓消失的背影,她皱紧了眉,完全不敢相信刚刚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那个素日里与人为善的姐姐。

“红菱留下,其余人都退下吧。”随意的坐在贵妃榻上,苏予锦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的开口说道。

“是。”房间里的大小丫鬟答应了一声,便鱼贯而退。

看出她的脸色不好,红菱十分体贴的蹲在了她身边,双手微攥在一起,轻轻的给她捶着腿。

一声长叹自苏予锦唇边泄出,她抬起素白纤细的手,抚在红菱的乌发上,道:“白日的事,委屈你了。”

“能为小姐做事,奴婢不委屈!”红菱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苏予锦,目光坚定。

别说是小姐故意让她走了那条路,以此来吸引梦姨娘钻入这个圈套,就算是小姐要让她去死,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望着红菱的眼眸,苏予锦不禁有些鼻头发酸。上一世,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忠仆呢?

握住了红菱的手,苏予锦微微低下头,看着她说:“红菱,这侯府藏着奸人,总想着要我的命,不是我心狠,我也舍不得你白受这顿打,可我若不如此,便除不掉梦姨娘。唯有除了梦姨娘,苏子兮才能少个助力。”

“小姐,红菱都明白的。”红菱重重的点着头。

她最近也经常觉得大小姐自从在楼平安回来后,脾性比从前变了许多,这是好事。府里的主子是好是坏,有些时候她们这些下人更清楚。二小姐背地里有了不顺心,是如何苛责奴仆,她也是听过的。

平时想提醒苏予锦,又怕她觉得是她们这些奴婢乱嚼舌根,坏了姐妹情谊。现在看到自家大小姐把事情处理的如此通透明白,红菱心里也是个安慰。

苏予锦点点头,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我累了。”

红菱便赶紧扶着她的手,安置她在床上歇了。苏予锦缓缓合上眼,回想起白天的事,唇畔不由勾起一抹冷笑,没错,梦清韵落水就是她故意设计的,可她如果不这么做,让梦清韵留着那个本就不能出生的孩子,不知道她还要掀出多少风浪。

所以苏予锦没得选,只能先下手为强。

红菱熄了卧房里的蜡烛,苏予锦紧绷的神经才慢慢的放松下来。呵,意外吗?应当所有人都对她刚才的样子感到意外吧?

前世,她可是做过皇后,母仪天下,那是何等的气度?即便是重生,这种已经深深根植在骨子里的东西,也是抹不去的。

苏子兮,走着瞧吧,你和他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