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农门喜事,财神娘子种田忙

农门喜事,财神娘子种田忙小说

农门喜事,财神娘子种田忙

更新时间:2019-07-11
小编评语:不会再让悲剧上演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农门喜事,财神娘子种田忙图1
农门喜事,财神娘子种田忙图2

柳云云是被别人吵架的声音给吵醒的,醒来以后看到的就是两个年约三四十岁的老女人在吵架,吵得都是些家长里短,本来柳云云只是打算看看的,看着发现不对劲了,这个衣服不对啊!怎么变成了古装了。

精彩节选:

心绪越发觉得有些奇怪的当口,柳睿不合时宜地喊了一句:“娘亲,你在看什么,大哥哥脸上可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话音落下,柳睿更是凑近了自己的头自己看了起来。

看到这样情形的柳云云,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微微发烫,迅速就将目光朝着下方转移过去,人也迅速转了过去,只留下冷冷的声音:“伤口我已经包扎好了,今日若是没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要碰水,没有我的允许,也不要随意拆开这个包扎。”

随着声音的逐渐落下,柳云云迅速迈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当她逃离此地后,已经能够感受到脸颊两侧开始不断发烫起来。刚好附近有一盆清水,她想都没想就将头给埋了进去,试图让清凉的水将那两团红云给压制下去。

冰凉的水刺激着皮肤,柳云云这才觉得头脑微微有些清醒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差点又被那样的美色给诱惑住了呢?虽说他是为了我才受伤,可恐怕他只是出于小孩子想要保护心目中母亲的想法吧。更何况对方可是一个傻子,就算美色再好看也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随着头脑逐渐冷却下来,柳云云的理智也逐渐恢复,打从心底里对刚才自己脑海中浮现的不洁想法做了抵制后,这才猛地一下将头提出水面。

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其中,随即拿好背篓就去附近的山坡上采摘所需要的食材。

直到黄昏时分,柳云云才从山坡之上走回,刚来到门口就看到柳睿手中拿着一块碧绿的玉石玩耍,顿时只觉得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她凝神准备好好思考的瞬间,正蹲坐在地上玩耍的柳睿已经看到了她的身影,当即就欢脱地跑到她的面前,更是将手中的玉石高高举起:“娘亲,你看这是什么!”

朝着那高高举起的小手看去,柳云云这才恍然意识到那正是早先李大娘摔碎在地上的那块翡翠,心头不由一惊,连忙俯身严肃问道:“这玉石是谁给你的,对方可有说了些什么?”

如此严肃的态度,显然将柳睿给吓了一大跳,当即就将手中的玉石给收回,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这玉石是大哥哥的,他说将这块玉石送给我。我见它长的这么好看,这才拿的,娘亲别将它给拿走!”

灵活的眼珠上下滚动着,不时看向面前的柳云云,那可怜的模样,让她也不忍出口再说些什么。

只能伸出手慈爱地摸了摸对方的头,便起身迅速朝着苏臣宣的房间内走去。

就见房门紧闭,柳云云二话不说就直接踢门而入,语气带着几分不满:“傻大个,你今日可得给我说清楚,像之前给李大娘那样的玉石你究竟有几个?”

人还未彻底出现在苏臣宣的面前,声音便已经先一步到达。正躺在床上休养生息的苏臣宣当即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等到柳云云进入房间之后,他已经双脚踩到了地面。

“我就只有一个!”他将声音压得很低,缓缓说道。

“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之前你给了李大娘一个,如今又给柳睿一个。给李大娘就算了,毕竟是她贪心不足,可柳睿还是个孩子,你也拿这样的假货给他,这不是存心欺骗他的真心吗?”回想起刚才柳睿举起那柔嫩的双手,视若珍宝地将玉石递给自己看的满脸笑容,柳云云不知为何心口就有些发慌。

经历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逐渐适应了柳睿这么大的孩子,也想要当好一个母亲。如今见自己的孩子竟然被一个傻子玩得团团转,也不管自己此时的行为是否妥当,当即就对他发火起来。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柳云云居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表情微微愣怔过后,眼角竟然有些许晶莹的泪珠闪现,声音一瞬间就软了下来:“我不是我没有这个是真的!”

在走过来的路上,柳云云已经在心中告诉过自己很多遍,不管一会苏臣宣流露出怎样的神情,他都绝对不会心软。

但在听到那委屈的声线后,心中的那片柔软终究还是动了动,没能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对方,竟发现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打上两岁的男子竟当着自己的面流下两行清泪来。

“我没有这个玉石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唯一的一颗。上次我将它给了那个大婶,只是想要换回地契而已。等到半夜的时候我便将它给偷了回来,这才送给柳睿的是真的!”

好不容易才将话语一口气给说完,苏臣宣已经忍住了眼角的泪水,可此时看上去依旧是红通通的,反而越发显得可怜起来。

柳云云则在听完这番话后,想起了几日前自己半夜打算去上厕所的场景。

那天夜里,她来到屋外准备如厕,刚好看到有个黑影从屋内翻出,但在厕所内等待了许久都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便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翌日起床后也没有发现家中少了什么东西,便越发认定是自己看错了什么,索性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听完苏臣宣的说辞,再回想起那个身影,竟怎么看都觉得像苏臣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