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千金闺女:爸比追妻要强势

千金闺女:爸比追妻要强势小说

千金闺女:爸比追妻要强势

更新时间:2019-07-12
小编评语:她也不想留遗憾。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千金闺女:爸比追妻要强势图1
千金闺女:爸比追妻要强势图2

乔语蒙和付千臣的婚姻两个人都过得不幸福,因为她爱着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一点都不稀罕她,只想赶快跟她离婚,于是她也累了,不想在和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纠缠下去。

精彩节选:

“这……”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小姐,这不好吧?”

“你们也可以不搜,但是丢掉的东西由你们赔偿!你们赔得起吗?”乔语柔仰着下巴,语气里满是不屑。

两个保镖一愣,很快把视线转到乔语蒙身上,“这位小姐,麻烦你配合一下。”

“我不是小偷!”乔语蒙用力的挣扎,但是她那点力气在两个保镖眼里,真的很不够看。

很快,乔语蒙的外衣就被脱掉了,眼见两个保镖真的有要扒光她的意图,乔语蒙没忍住尖叫起来,“乔语柔你不得好死!”

“在我死之前,你一定先死。”乔语柔脸上又浮上了笑意。

“贱人!”乔语蒙死死地盯着乔语柔,就算死,她也要先让这个女人下地狱!

“你再说一遍!谁是贱人?”乔语柔一脚踢在乔语蒙的小腹上,看到乔语蒙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开心的笑了。

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选择当做没看到。雇主是他们的衣食父母,雇主做什么,轮不到他们来管。

“把她带到车库里去。”乔语柔说完,嘴角已经抑制不住的勾起了兴奋的笑。

这是乔语蒙被乔语柔折磨的最惨的一个夜晚,甚至在很多年后,她回想起来,依旧恨得几乎失去理智。

乔语蒙被带到车库之后,被保镖用绳子捆住了脚和手,嘴也被堵上了,她躺在地上毫无反抗机会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但是没有,乔语蒙只是带了一盒缝衣针就进来了。

“姐姐,听说用针刺穿指甲会让人痛不欲生,我们今天就试试是不是真的,你说好不好?”乔语柔拿着针看着乔语蒙,脸上的笑意淡淡的,动作也很温柔,可是针扎进指甲的痛半分也不会少。

“唔!”乔语蒙的嘴被堵住,剧烈的疼痛只能让她的喉咙咕咚咕咚的响,却连放肆的叫都叫不出来。

乔语蒙疼的在地上翻滚,额头上和脖子上的青筋近乎挣破皮肤,可她越是反应剧烈,乔语柔就越开心。

“姐姐,我们再试试下一个手指……”乔语柔的声音轻轻地,听在乔语蒙的耳朵里有种虚无的错觉,就好像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这场酷刑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乔语蒙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汗打湿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疼。

后来,她是在江边的一个桥洞里醒过来的。

乔语蒙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拾荒的男人盯着她看,看到她醒过来,男人吓跑了。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手抬起来,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指尖,那里居然好好的,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药味,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干净的。

呵,这算是乔语柔对她的仁慈吗?乔语柔对她做的一切,她一定会全部还给她!

挣扎着起来,乔语蒙在路边接了个电话打给程诺,让程诺来接她。

她一夜没回去,电话又打不通,程诺就差报警了。

“你昨晚去哪了?我怎么哄,予希都不肯睡。”程诺仔细的打量着乔语蒙,见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

“我舅舅出车祸,我在医院陪他。”乔语蒙不想告诉程诺,自己经历了什么。

“你舅舅?秦以航?”程诺皱眉。

她没见过秦以航,不过听说他的英雄事迹。

“嗯。”

“那他没有生命危险吧?”

“在重症监护室。”乔语蒙动了动手指,除了些微的刺痛之外,头天晚上她经历的那些,就像是一场幻觉。

两人刚刚走到程诺家小区门口,就看到了付千臣。

看到付千臣,乔语蒙说自己心里一点起伏都没有是假的,她强迫自己装出冷静的模样,转头不看他。

“我们聊聊。”付千臣直接走过来。

程诺愣了愣,看向乔语蒙。

“你先回去。”乔语蒙对程诺说完之后,看向付千臣。

她真的很想知道,乔语柔做的那些事情,付千臣是一无所知,还是假装不知道,甚至是参与其中。

程诺走了,付千臣伸手就来拉乔语蒙的手腕。乔语蒙的手腕昨晚被绳子捆过,被他一捏,瞬间疼的冷汗都出来了。

“松手!”乔语蒙用力的抽回手腕。

付千臣皱眉,“我听说秦以航出车祸了。”

“然后呢?”乔语蒙看着付千臣,嘴角不可抑制的浮上了嘲讽,“付总,你来看热闹?还是来可怜我?”

付千臣被乔语蒙的语气弄得很不舒服,但还是强压着怒气说:“我只是来告诉你,如果需要钱,可以来找我。”

“呵!”乔语蒙没忍住冷笑出声,“付总,请问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什么关系?付千臣的表情僵了僵,“乔语蒙,你一定要激怒我吗?”

“那就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乔语蒙吼完之后,鼻头有些酸涩,她每每回想起五年前的一切,都会忍不住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卑微?又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这句话的让付千臣的表情彻底的冷了下来,他没忍住冷声嘲讽:“乔语蒙,要不是小柔让我来看你,你以为我会来?”

乔语柔!又是乔语柔!乔语蒙的表情霍的冷了下来,她反唇相讥:“那可真是为难付总了,居然为了我这样不择手段的女人屈尊降贵。”

“你!”付千臣气结,“乔语蒙,你别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乔语蒙呵呵直笑,她对付千臣的这点爱意,在他一次次的践踏之下,早就该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只是怪她自己不争气罢了,“是啊,我不知好歹,我就是不知好歹,才会不顾一切的嫁给你!我就是不知好歹,才会放任乔语柔一次次的糟蹋我!付千臣,你知道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付千臣没说话,这样的乔语蒙,和他记忆里完全不一样。她总是装出善良的样子,然后设计他的小柔,什么时候这么坦然过?

“那就是爱过你!”乔语蒙终于把这话吼了出来。

她爱付千臣,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