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孤灯诡事

孤灯诡事小说

孤灯诡事

更新时间:2019-07-15
小编评语:整个人就变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孤灯诡事图1
孤灯诡事图2

陈逸霖在遇见这件事之前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很科学的一个人,平时就是喜欢在书房里琢磨一些文字,但是自从那一次在书房经历过那一件奇怪的事情之后,整个人就变了。

精彩节选: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把你写的东西复印一份烧掉,这些鬼怪自然不会再来骚扰你。”

“那我考虑考虑吧!”我并没有立即决定写。

“嗯!我这里先不跟你说,下午我有事,需要去一趟会川县,你想好了又给我说,我再告诉你怎么做。”

“啥?你要来会川县?我家正好是这里的,那你忙完以后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我一听他那要来会川县,我连忙说道。

“那行,我要吃火锅,你等我忙完给你打电话,拜拜??????”

和他打完电话以后,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迟疑,毕竟接受了那么多年高等教育,对无神理论早已是根深蒂固。可这次发生的事,早已超越了我能接受的范围。

平复了一会儿后,我原本想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将整件事告诉她,可是又怕这事过于惊悚,吓到她。毕竟谁也没想过,写作还能招来鬼魂。

时间一晃就到了傍晚,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袁衍一打来了,他告诉我他已经在会川县,我跟他简单的聊了几句,约在了距离我家不远处的一家火锅城见面。

再见到袁衍一的时候,和第一次见他没什么不同。一件白色体恤,一条休闲裤,一双帆布鞋,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可每次看这个普通人的时候,却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后来袁衍一告诉我,他身上的流露的东西叫做“韵”,这是从小练习的一种提升自身“气”的方式,其实我也不懂。

“你好,我是陈逸霖???”我上前伸出手,对他说道。

“嗯!我是袁衍一。别站在这里了,赶紧进去点菜,有啥坐下说。”袁衍一可能觉得我有些拘谨,故意说道。

“对、对、对,你看我这给忘了,老袁,我们里面坐”我连忙拉着他进去找了个地方坐下。

不一会儿,火锅和啤酒就到了桌子上,几杯酒下肚,我和袁衍一也聊了起来。

“老袁,你说我该怎么选。”我端起一杯啤酒,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选,这是你的事儿,我的事儿是帮你处理。”袁衍一也端着酒杯跟我一饮而尽。“不过,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跟你说过一句话吗?”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在飞来寺第一次见袁衍一的场景,我首先是被他的“韵”不由的吸引了目光,接着我见到很多僧人(包括当时寺里的几位知名大师)主动跟他打招呼,所以我印象很深,你见过基本上一个寺的所有的僧人都跟一个人主动打招呼吗?

他当时看到我时,语气中带着有些惊讶的说:“咦,原来是你,这次来这里的目的竟然是你。”

我听后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接着说道:“我知你前世知我而今世不知,你知我今世知你前世我不知。”

我当时也很奇怪,可他当时很忙的样子,不等我问他,留了他的电话,告诉我遇见什么奇怪的事可以找他,就走了。

“你是说那句什么我知你前世什么什么我,我今世什么什么你。”我问道。

“我擦,什么什么你,还什么什么我,喝酒喝酒。”他端着酒,又和我一饮而尽,“我说的是我知你前世知我而今世不知,你知我今世知你前世我不知。”

“那这句话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道,“当时你说完便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

“当时我还有事,不过这句话的意思你以后就知道了,其实吧,我看到是你以后,我就知道你将会有奇怪的事发生,所以才留下电话。”袁衍一一脸自恋的说着。

“我擦,装鸡毛深沉啊!”渐渐地,我和他熟络了以后,我发现他为人真的很逗,不过我也算是这类人,一件啤酒下肚,我们两就差拜把子了。

当我们正在商量一会儿找个地方拜把子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提着包的中年商人腆着肚子路过我们这里时。可没过多久,又急忙走到我们面前,“这不是袁大师吗?你好,你好,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我是这家火锅城的老板,鄙人吴建,来来来,快给袁大师换个大包间,你们真是的,袁大师都不认识了,赶紧的赶紧的!”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袁衍一,这个人我之前也见过,在会川县也算是上流人士,有钱加有权的那一类,可没想到见着袁衍一跟见到爹一样,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吴老板是吧?”袁衍一放下筷子,似乎这样的场面经历过很多次。只见他瞬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说道“我也只是和我朋友路过,我们就在这里吃,不用换了。”

“行行行,加菜,马上加菜。”吴老板就旁边抬了一根凳子坐在我们旁边,还给服务员嚷嚷着加菜。

袁衍一见状,也不阻止。不一会儿,什么鲍鱼、海参、龙虾的很快都端了上来,说真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这阵仗,我相信,就算吴老板亲生父母来这里,他也不会这样大方。

我见袁衍一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我也懒得问,反正有得吃就吃。不过我发现袁衍一是个吃货,而且全是捡好的吃,什么鲍鱼、澳洲龙虾、海参。而吴老板就在旁边,满脸精光的笑,一杯接着一杯的陪我们喝酒。

酒足饭饱以后,吴老板生死还要拉着我们楼下唱歌,我见状连忙跟袁衍一说:“老袁,你要去你去,我这不去了。这不,我这家里还有事儿???”

“吴老板,我这次来会川县也是为了我朋友的事儿,歌不去唱了,我们先走了。”袁衍一说道,话音刚落,一副突然又想起什么来的样子“对了,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你门口那鱼缸有问题,你把它搬到东北角那个位置。”说完对着东北角指了指。

吴老板闻言,满脸欣喜:“好好好,袁大师既然有事,我就不多留二位,下次大师来的时候一定要提前说一下,我这给二位安排一下,坐我的车回去,二位稍等。”

“吴老板,不用了,你去忙吧,我这里和我朋友还有事儿,”袁衍一拒绝道。

吴老板见袁衍一拒绝,也没有勉强的意思,能到他这个位置,察颜观色的功夫早已是炉火纯青。不过虽然不用车送我们,还是亲自把我们送到了楼下才罢休。

“你认识这个吴老板?”吴老板走后我问他。

“不认识,或许他在哪里见过我,今天你这顿饭没吃成,下次重新吃啊!”袁衍一不要脸的说道。

“吃鸡毛啊!”我怼道,“就知道吃。”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他跟吴老板说那个有什么用,而他告诉我是帮吴老板加速“运”转的。我听着云里雾里的,在我的苦苦追问下,他告诉了我。

这一个人的“运”在一定程度下是命中注定的,比如说一个人这辈子能挣五百万,他在一年内挣这五百万也叫挣,十年内挣五百万也是挣,获得这五百万的过程其实就是“运”在转动过程。

“那你帮他加速挣钱的过程,他不是很快就挣不到钱了?”我问道。

“你也看到他满脸精光,加上他印堂带亮,命里是注定有钱的。”袁衍一解释道,“我只是加速他的‘运’,并不是改他的‘运’,对他并没有影响,就是生意好点而已。”

“我擦,你快帮我加速加速,我穷。”我连忙说道。

“我给你加速,明天出门你就被车撞死,你没有发财的命,你看我,穷的四海为家,我们没这个命,强加只会飞来横祸”袁衍一跟我说道。

“你少危言耸听,你看你今天吃一顿就吃了上万块,你还说穷?”边说我边打开我家的单元门,“到我家了,你快进来帮我看看,把我的问题先解决。”

“又不是我给钱,你说是吧?”袁衍一耸耸肩,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完,袁衍一的脸色马上变了,“嗯?它们已经来过了。”

我带着他迅速来到书房,果然,书桌上的稿件又满地都是。

“你想好没?是继续写,还是把它们赶走?”袁衍一看了看四周问道。

“写吧!反正我喜欢写,不过我不知道写哪一本?毕竟你看地上那么多???”我无奈道。

“这简单,你等等。”袁衍一说这,双手结了一个指决,“仙人指路路路通,大可任意走西东???”

说着,地上一个本子突然自己翻动了起来。袁衍一将它捡了起来,说道,“喏,就是这本了,没想到你小子还搞文艺范啊!以前怎么不知道了,以后你只要写了复印烧掉就行了,那些东西不会再来家里。”

我接过他手里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页一看,上写着四个字。

“孤灯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