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小说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更新时间:2019-07-17
小编评语:从来都不属于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图1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图2

盛夏为了一个男人变得名声狼藉,但是她不后悔,她费尽心机嫁给那个男人,但是她从来没有做过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但是幸福的甜品永远都不会偏向她,因为裔夜不爱她。

精彩节选:

盛夏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她好像正躺在一处什么地方,想要睁开眼睛,但是意识却有些不清。

“医生,她怎么样了?”苏简姝神情焦急的拽着医生问道。

医生看了看检查结果,“……这人不应该送到急诊室,该送到妇产科才对。”

苏简姝一愣:“妇产科?”

“她怀孕了,三四周,胎儿现在还不是很稳定……孕妇有些轻微的营养不良,需要好好补一补。”女人生孩子是一项大工程,调养好身体是第一步。

盛夏在医生离开后,醒了过来,手指不自觉的就摸向了自己的肚子。

这里……有了她和裔夜的孩子。

原本灰暗的生活,好像因为这个消息照进了一束璀璨的阳光。

苏简姝转过头,看到她的动作,笑了笑:“你是高兴了,知不知道我看到你倒在地上的时候,有多害怕。”

盛夏嘴角的笑容顿了下,在她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其实在潜意识里认为那道身影是裔夜。如今脑子清醒了,才察觉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

她需要他的时候,他什么时候在过呢。

苏简姝走向她,看着她的肚子,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原本脸上的笑容消散了一些。

盛夏想到上次在游泳馆她急匆匆离开的事情,问道:“有心事?”

苏简姝坐在床边,撇了撇嘴,“周政皓的女秘书也怀孕了。”

盛夏眉心一跳:“谁的?”

苏简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说是他的。”

“这种事情,周公子会让人捅到你面前?”周政皓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三岁的年纪,手段却并不比裔夜逊色多少,长着一双桃花眼,也确确实实是个喜欢沾花拈草的性子。

唯一的一点却是从来不让这些女人出现在苏简姝面前,这是他的禁忌。

这些年不是没有人试图尝试打破这一点,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这一次是……

苏简姝拢了拢头发:“他?正跟我冷战,那女人可能以为自己的机会到了,耐不住性子了。”

苏简姝和周政皓之间的事情并不比她和裔夜简单多少,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周政皓不管在外面怎么玩儿,对苏简姝却是小心翼翼的护着,而裔夜对她……除了不喜,大概也找不出别的多余情绪。

在确定盛夏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后,两人便准备回去。

“简姝,你说……他如果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会不会很开心?”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

苏简姝看着她嘴角浅浅的笑容,点了点头,她内心里是真的希望,裔夜能够真心的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

她也由衷的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为盛夏和裔夜婚姻的磨合剂。

盛夏摸着肚子,往日里清寡的气质里添了抹柔和的味道。

她拿着手机想要第一时间通知他这个好消息,但是却在拨出去的那一刻把手收了回来……

这个好消息,她想要当面跟他说。

回到家,盛夏将家里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然后看了看时间,拿着手机坐在了沙发上。

电话接通,那头却没有什么声音,盛夏咽了下口水,按耐着心中的喜悦,说道:“今天回来吗?我有件事情要跟你……”

“裔哥哥,浴缸里的水我刚才洗澡的时候,顺便帮你弄好了……”一道女声在电话那头响起,盛夏听出了那是谁,心蓦然就沉了沉。

刚才打电话的那份喜悦好像也渐渐的消失。

裔夜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下,转过身朝盛媛雪看了一眼,盛媛雪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打扰到了他,连忙握住了嘴,眼神愧疚的看着他。

裔夜收回了视线,想要对着电话里说些什么的时候,里面却传来了一阵“嘟嘟嘟嘟”的忙音。

盛夏握着手机,看着黑漆漆的屏幕有些出神,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女人总是有些多愁善感,虽然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可她还是觉得胸口闷得难受,甚至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难受。

她又一次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九点半。

他跟盛媛雪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她帮他放了洗澡水……

盛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她有失眠症,很多时候想要安眠需要服用一些药物。

但是现在怀了孩子,她不能再吃那些药,脑子很沉,却什么睡意都没有,渐渐的就那么熬过了天黑。

当黎明的曙光穿过窗户投射进来的时候,她竟然迷迷糊糊的有了些许的睡意。

只是这份好不容易有些睡意却没能持续很久,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盛夏,我们谈谈。”

……

一个小时后,盛夏到了约定的地点。

而萧霁风早已经坐在靠近窗边的地方等着她,“你来了……”说着,将给她点好的咖啡递到了她的手边。

盛夏却没有动,“你说的事情是什么?”

萧霁风看了她数秒后,打开手机,将一段视频放到了她的眼前。

那是一小段,裔夜和盛媛雪这两日以来同吃同住的视频,两人有说有笑的从车上下来,然后先后走进了屋内,第二天才出来。

盛夏的眼神定格在视频上,抿了抿唇,半晌才开口:“……你找人拍的?”

萧霁风嗤笑一声,“这种事情我还做不出来,有人电话到了我这里,我花高价买下了消息。”

拍下这段视频的人,显然是为了钱,电话打到他这里想必还不知道盛家和萧家联姻的事情已经破灭。

盛媛雪今天一大早去了萧家,想要找萧霁风扑了空,却在路边看到了正准备走进咖啡厅的萧霁风,刚锁好了车门准备去追他的时候,却看到了同样迈进咖啡厅的盛夏。

她的脚步陡然就停了下来。

重新坐回了车内,目光沉沉的看着落地窗边交谈的两人,心中的愤怒的情绪在看到萧霁风握住盛夏的手,神情紧张的试图在说些什么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刚做不久的指甲因为太过用力陷入了手掌,目光阴沉而狰狞,“盛夏!”

你为什么总是要跟我抢东西?!

“你既然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勾引他?!”

盛媛雪攥紧了方向盘,在盛夏准备去开自己停在路边的车时,踩下了油门。

她现在脑海中有个疯狂的念头,是不是只有盛夏死了,她才不会再碍眼,才不会再跟自己抢东西?

撞死她!

只要撞死了她,这些年她心里的怨气就不会再有。

油门猛然间踩到了底——

“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