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不负挚爱不负卿

不负挚爱不负卿小说

不负挚爱不负卿

更新时间:2019-07-19
小编评语:从未把她当成妻子。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不负挚爱不负卿图1
不负挚爱不负卿图2

唐念初和荆鹤东结婚了三年,但是最后那个男人还是提出了离婚,三年前为了挽救家族的生意,她被迫嫁给了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她就把他当成了丈夫,但是他从未把她当成妻子。

精彩节选:

就在唐念初盯着荆鹤东的时候,她没想到自己也被人盯上了。

她捧着一杯香槟姿态有些不自然地往出口处挪动时,有人忽然出现,挡住了她的去处。

“你是荆先生今天的女伴?”

不知何时,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高挑女人挡在了唐念初眼前。

其实唐念初并不算太矮,但在这个身高一米七出头还穿着恨天高的女人面前足足矮了大半个头。

唐念初抬眼看着她,这个女人大约是个明星,一张脸看起来还算有点儿辨识度,但唐念初完全想不起姓甚名谁。

就在唐念初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打着“荆夫人”的名号招摇撞骗时,女人便妩媚一笑,与唐念初碰杯。

“我是苏敏娇,是荆先生的前女友。”女人巧笑倩兮,很有自信。

前女友?

唐念初笑而不语,经过苏敏娇这么一提醒,她算想起来这个女人了。

犹记得某天她帮荆鹤东熨报纸的时候在娱乐版块上看到过苏敏娇和荆鹤东的绯闻,好像是因为这对男女一起吃过饭还很“凑巧”地被狗仔拍到了。

作为十八线的小野模出道的苏敏娇一路就靠炒作博眼球,根本就没什么像样的作品,要不是和荆鹤东传出过绯闻,唐念初大概是连苏敏娇是谁都不认识。

如果传过绯闻就能叫前女友,唐念初觉得荆鹤东的前女友大概能组几个足球队了。

到底是整容脸,苏敏娇笑起来有点儿脸僵,她上下打量着唐念初,用一种傲慢的口气说:“哪个影视学院的学生啊?听说荆先生最近要制作一部大片,正在选女主角呢,你是冲着这个来的吧?”

在苏敏娇眼里,像唐念初这种身高不够颜值来凑的“新人”也就只会是荆鹤东暂时的玩物了,想当初她也曾陪荆鹤东吃过一顿饭出席过一场晚会,转眼还不是被打入冷宫了?

“不好意思,我对拍电影什么的没兴趣,我只想说,你挡着我的路了。”

唐念初这就往想越过苏敏娇离开,趁着现在荆鹤东和几个看起来意气风发的男人聊得正嗨,这是一个大好机会。

结果苏敏娇倒是不屈不挠,身子一旋,又挡住了她离去的方向。

她带着笑容对唐念初说:“话别说得这么满,不给自己留后路,没准哪天就打脸了。像你这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德行我会不清楚吗?给你个忠告,有些男人不是你傍得起的,别老缠着荆先生,别等下被玩弄了抛弃了,哭都没地方哭去。你还年轻,这些道理你不懂。”

唐念初这话不爱听了。

苏敏娇这算是往她痛处上戳么?

她就是被荆鹤东玩弄了抛弃了,怎么了?

“是吗?谢谢苏小姐的经验谈,看起来,苏小姐是深有感触啊,一看就知道是被荆先生玩弄了又给抛弃了,不然怎么能得出这种真知灼见呢?”唐念初恶劣地笑笑,回敬苏敏娇:“说起来荆先生已婚,据说他的老婆不是你,估计以后也不可能是你,你操心这么多干嘛?”

苏敏娇脸立即一白,荆鹤东已婚这件事圈内都知道,只是荆鹤东从不带妻子到公众场合,所以,很多人私下都在八卦,说荆鹤东和他的妻子只是单纯的联姻关系,并没有感情。

也正因为如此,众多女星前仆后继想要傍上这个娱乐大亨,苏敏娇也是其中一员。

说完后,唐念初扭头就走了。

此时有服务生正准备打开会场的大门,这是离开的好时机!

唐念初仿佛能想象自己脱离苦海的幸福生活,如果她能逃出去,她再也不会轻易让荆鹤东找到,唐家她也不能再回去了,明显唐家人各怀鬼胎坑她没商量。

正想着,唐念初步伐急促起来。

厚重的双开大门缓缓打开,唐念初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正从走廊的阴影中走来。

他神情淡定悠然,一手揣在裤兜内,一手夹着烟,迈着自信的步伐,薄唇轻启吐出一缕烟圈,那帅气的脸庞,正是时下A城最炙手可热的雷大律师!

在看见雷俊晖的那一刻,唐念初仿佛看见了天使!

雷俊晖现在是她的代理律师,要不是这两天荆鹤东砸了她的手机还断掉了别墅的电话信号和网络,她早就联络雷俊晖了。

显然,雷俊晖对于她的出现也很诧异。

很快,他便从容地想起唐念初是荆鹤东的妻子,她一定是陪荆鹤东来参加晚宴了。

“雷律师……啊!”

唐念初迎面走去,话还没说完,脚下不知道绊住了什么东西,她脚踝一崴,惊叫了一声,身子沉沉的就往地板上摔去!

雷俊晖眼疾手快,立即蹲身将唐念初一把接住。

本以为自己要在众人前出糗了,幸亏有雷俊晖在,唐念初虚惊一场。

倒在雷俊晖怀中的她喘着粗气,一双绝美的大眼睛望着他,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要不是你接住我,我就废了。”

“怎么样,没摔到吧?”雷俊晖小心地将她一点点扶起。

唐念初还没站稳,右脚踝便传来锥心之痛,她身子一摇,再次落进了雷俊晖的怀里。

疼得双眼泛着泪光的她咬着牙,扶着雷俊晖的胳膊皱眉道:“好像崴到脚踝了……好疼……”

那娇滴滴的声音简直能掐出水来,雷俊晖没由来的心里一软。

今夜的唐念初艳光四射,看着她皱眉的模样,真是梨花带泪般惹人怜爱。

也难怪,能嫁给荆鹤东,唐念初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一定是鞋跟太高了吧?”他看着唐念初的高跟鞋揣测道。

“不会啊……我平时也穿这双的,刚才有什么东西绊住我了……”她说着,疼得倒吸凉气。

好端端的平地,怎么会被绊住?

唐念初立即抬眼四下看去,目光快速地扫视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甲乙丙丁后,锁定在了一脸贼笑的苏敏娇身上。

刚才,她只和苏敏娇说过话,而且在这种靠近大门的边缘地带人也少,只有苏敏娇一直在她的身边。

一定是苏敏娇!

唐念初咬牙切齿,恨不能现在就过去拿高跟鞋把苏敏娇砸成猪头!

雷俊晖似乎很关心唐念初的伤情,他扶着她准备到一边查看,荆鹤东就忽然鬼魅般地出现,一把将唐念初给拉进了自己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