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冥夫如玉

冥夫如玉小说

冥夫如玉

更新时间:2019-08-05
小编评语:没有回过自己的家。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冥夫如玉图1
冥夫如玉图2

叶盈因为小的时候掉进了坟地里面,结果带出来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厨子里的人觉得她不详,虞世南将她赶出了村子十年,整整十年,她都没有回过自己的家。

精彩节选:

我正在发愣,被他这一吼,差点吓得魂飞天外。

我刚要迈步,他很凶地瞪着我,“错了,跟着我的脚步走,这圆球能带我们踏上阴阳路。”

不知为何我心里越来越慌乱,心跳也越来越快,隐隐感觉会踏上一条不归路。

“这,能确定吗?”

我问得很小声,有点怕李大年会生气,不时从侧面窥探他的神情。

“不确定,但这是唯一的法子,在你讲到蒋华时,我把他的所有信息记录到了阴纸上,加上从微信上测到的气息,只有赌一赌能不能追循他的足迹了。”

我心里一沉,尼玛,这不是在赌吗?

“输赢的结果会怎么样?”

我提高了音量,我想我是有权利知道结果的吧,毕竟我要跟着冒险呢。

“赢了走上阴阳路,找到他们,输了就不知走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回不到这个世界。”

“啊,怎么会呢?大不了找寻阴阳路失败,这里还是一条普通的巷子啊。”

我有点不明白。

“不是,阴纸烧成了圆球探路的那一刻,我们就没走在阳间的道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哭丧着脸点点头。

只是,事到如今箭在弦上,只有赌一把了,没有其他选择了。

我跟在李大年身后亦步亦趋,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流露出赞赏的光芒,估计是为我的镇静点赞吧。

后来他就再也没回头了,一心一意跟着圆球走,我则小心翼翼踩着他的足迹走。

走着走着,一个念头油然而生,走过的点看似是杂乱无章的,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好像组成了一个字。

我在心里默默揣摩着,是,是死字?!

我们,正在走死路?!

“停!”

我不禁惊呼出声,李大年回头惊讶地看着我。

“这,这路不对,走过的路组成了一个字,死,我们在走死路啊?”

其实我还想说不如现在就回头吧,但很快发现李大年的脸色变得铁青,似乎很愤怒的样子。

“你,挺聪明啊,居然能悟出这是死路。

其实入阴阳路的必须条件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走死路很正常,不是吗?”

我被这番解释顶的哑口无言,只得低头继续往前走。

忽然李大年停住了脚步,身子微微发抖,我吓得心跳到了嗓子眼。

连忙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走错路了?

说着我快哭出声了,内心的恐慌像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能把我吞噬掉。

“是!前方无路了!”

他的目光定定落在前方,我顺着那方向一看,只见圆球滚到了墙壁尽头,看来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这怎么办啊?要不往回走?”

“……”

“没事的,即使没有圆球带路,我们按照死字的笔画走,一定能回到起点的。”

李大年呆呆地不作声,我一个人不停说着话,似乎这样能让自己不再恐慌。

“不是,你倒是说一句啊,到底怎么办?”

“不能回头了,阴间路从没有回头一说,我们只有走下去!”

走下去?!

“往哪走?马上就是墙壁了,难不成撞墙吗?”

谁知李大年竟点点头,说是的,撞墙找路。

我感觉自己快晕死了,又没练过铁头功,用脑袋去撞坚硬的墙壁,即使能撞过去恐怕也没命了吧。

“这,你,去撞吗?”

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不过估计比哭都更难看。

“不,你去,只有你能!”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不明摆着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叫我一个弱女子去撞墙开路,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对了,说说你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我算算你从哪个方位去撞。”

我几乎快气得半死了,但看见李大年脸上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有几分把握。

最后我妥协了,把名字和八字都告诉他了,他掐指算了起来,我慢慢走到了他的前面,接近了地上的圆球。

反正,现在也走到了死胡同,应该不用讲究什么步法了吧,我有点好奇地捡起了圆球。

咦?怎么会这么重呢?按理说一张纸应该是没有重量的啊,这阴纸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啊?

我越想越好奇,情不自禁拆开圆球,想看看那纸的材料。

眼看快展开完了,眼前忽然蹦出火花,瞬间蹦得老高,几乎快蹦上天了。

“傻丫头!你在干什么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把我按倒在地,我的膝盖重重跪在地上,疼得我龇牙咧嘴。

很快李大年放开了我,我朝天上望去,火花消失了,再看地上的圆球也不见了。

我嘴巴一扁大声哭出声来,含糊不清地说,这,这是啥东东啊?怎么还会冒火花呢?

李大年摆摆手,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又开始掐指捣鼓着,还来来回回走动着。

这会儿我心里压抑的情绪一下迸发了,我感到特么委屈,哭声也越来越大,似乎这样宣泄情绪能让自己好受点。

哭了好一会儿,见我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李大年走了过来,狠狠瞪了我一眼。

“哭,哭,哭个屁啊,你肩上的担子重着呢,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止住了哭,连忙问他是不是会算命啊,我的命好不好啊。

他叹了一口气,说好又怎么样,坏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有能力扭转天命吗?所以呢,不知道还能让自己开心点,又何必去自寻烦恼呢。

我心里呸了一声,说来说去都是废话,绕了一大堆就没半点有用的。

我长这么大,还没人为我算过命呢,不是我不想,而是无人敢算,几乎是听到我报出生辰八字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为此,我还耿耿于怀了很久呢。

“对了,现在怎么办呢?我们不会真被困在这里吧?”

李大年摇摇头,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如果说之前我还不敢确定,只能说赌,现在我就敢笃定了,我们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因为,有你在!”

我仔细盯着李大年的表情,确实之前脸上还隐隐有担忧,焦灼的情绪,现在都一扫而空了,很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我的命格决定的吧?我不是灾星,我是福星吧?”

李大年点点头。

我心里一下欢喜起来,这么多年有家不能回,被村里人当成怪物,灾星的往事一直历历在目,多少回午夜梦回时还能让我泪湿枕边呢。

现在,终于有人说我是福星,不是灾星了,这种感觉真是特么好。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