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诡色生香

诡色生香小说

诡色生香

更新时间:2019-08-05
小编评语:想整她的人全完蛋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诡色生香图1
诡色生香图2

梁一一出生就是一个不详的人,所以人人都想要弄死她,要不是她命大,早就已经死过了几百回了,但是她被人整了那么多次,硬是没有死,反而是那些想整她的人全完蛋了。

精彩节选:

楚道士手里还拿着一个瓶子,是早上我放在床上的那个。

“师傅?”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将我的房间上了锁的,安不成楚道士将我房间的锁撬开了,我没忍住扯扯楚道士的袖子叫了他一声。

“一会儿再说,好好看着!”

“哦!”我立刻闭上嘴巴,本来站在我身边的小孩看见李七妹的男人也就是他爹三两步跑了过去,再也不肯回头看我一眼。

小兔崽子。有了爹就忘了我。我有些愤愤的想着。

这个时候楚道士让李七妹的男人将棺材打开。

“这个?”李七妹的男人有些不愿意,这上了棺材盖再打开,总归是不好的,又不是入土三天之后的上坟。

“还不打开?”楚道士的脾气并不怎么好,看见李七妹的男人这么犹犹豫豫的,瞬间就变成了冰块脸。

大概是楚道士这张脸太有欺骗性了,李七妹的男人颤抖一下,走进棺材,将棺材盖挪开。

嘴里还念叨:“七妹别怪我,这是为了让你走的顺利一点。”

棺材盖掀开的瞬间,一股恶臭味传了出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赶紧捂着口鼻,就连李七妹的男人都皱起脸来,说起话来都有些颤抖:“这,这……刚刚还没事!”

在海市这一块儿死人都是在埋得当天放进棺材的,而李七妹被放进棺材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是两个小时,尸体就变得不成样子了。

楚道士冷着脸往前走去,我跟在楚道士身后。

站在凳子上,往棺材里看去就。

里面李七妹的尸体已经腐烂了,甚至肉里还有一些白色蛆虫,楚道士伸手捏了李七妹的头骨,只是轻轻的一下,李七妹的头盖骨就碎了,从头顶钻出来一只蛤蟆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东西是红色的,还滑不溜秋的,幸好楚道士反应迅速,才将这个东西捏住。

“这……这是什么?”李七妹的男人抱着孩子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全是惊恐。

楚道士将这跳动的东西抓起来赛道泛着绿光的瓶子里。

‘砰’一声,红色的东西爆炸了,瓶子里的空气也变成了红色。

楚道士从袖子里摸出一道符纸,贴在瓶子的封口处,瓶子里的红色消退,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透明瓶子,接着楚道士将瓶子拴在腰上。

“这是食德。”

“专门偷吃人的功德的东西?”我抬头问道。

“恩!”楚道士点点头,随后问我:“以后遇见这种情况,知道怎么办不?”

“捏头?”我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比划一下。

楚道士有些苍白的脸勾出笑来:“果然还是孩子。”说完楚道士又看向李七妹的男人:“我已经弄好了,现在可以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了。”

“哦哦哦!”李七妹的男人连连点头。

楚道士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走进棺材,将满是蛆虫的尸体打量一番,之后盯着我说道:“丫头,再教给你个本事。”

“好!”我点点头,自从昨天看见楚道士跟破要饭的斗法,我就升起一种想法,成为楚道士这样的人。

楚道士让人端了一盆清水来,用毛巾将李七妹的脸擦干净,再用镊子把李七妹身上往外钻的蛆虫捡起来,扔进燃烧着的火堆里,卡巴卡巴,这些白白胖胖的虫子在火堆里爆炸了。

楚道士继续整理李七妹的外表,还跟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小媳妇儿借了一盒水粉,细细的水粉铺在李七妹脸上,躺着的李七妹本来黄黑的脸瞬间变白了。

只是这些粉子干了之后就有些眼熟了,这不就是祁太太脸上的面粉吗?

我又涨了一个见识,原来这东西叫水粉。

铺了粉之后又用炭笔跟李七妹描了一下眉毛,最后用朱砂点在了李七妹的嘴上。

这样的李七妹变了鲜活起来。

本来一个恶心的尸体在楚道士手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不只是我觉得惊奇,就连旁边借给楚道士水粉的女人都用一种火热的眼光看着楚道士。似乎是想要将这门手艺学下去。

楚道士将水粉还给女人之后,就让李七妹的男人给李七妹换上衣服,根本不理我那个女人过分炙热的眼神。

躺在棺材里的李七妹真好看,看着看着我就有些恍惚,总觉得躺在棺材里的女人对着我笑。

笑的很甜,就跟当初为我解困,嘲讽祁太太时候的笑一样。

换好衣服之后,李七妹的男人抱着孩子看了李七妹最后一眼,就把棺材钉死了,接着就开始送葬了。

整个过程顺利的很,没有再发生意外。

因为楚道士的帮助,李七妹的男人从钱夹子里抽出一沓碎碎的钱要塞到楚道士手里。

楚道士摇摇头,没有收,在饭馆吃了饭之后就带着我离开了。

“丫头,咱们这一行是不能接触钱财的,就算收了也得赶紧用出去知道吗?”

“哦!”我点点头,没有当一回事,在我看来有楚道士在旁边盯着,肯定不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回到租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祁太太站在走廊了,看见楚道士回来,往楼下走了两步,对上楚道士有些冰冷的眼神又往后退了一步,这幅害怕楚道士的样子,好玩极了。

“笑什么笑,赶紧回去休息!”楚道士推开门,将我推了进去。

租房的隔音不太好,我在里面可以听见祁太太跟楚道士说着什么,只是就算隔音效果不好,也挡不住他们谈话时候刻意压低声音,我只能听见喃喃的嘀咕声,具体内容却听得不够仔细。

楚道士推门走进来的时候,我耳朵还贴在墙壁上。

瞥了我两眼,楚道士没有说完,让我用热水给他搓搓背,趁着这个功夫,楚道士又开始教导我,教我认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给楚道士搓背,总是要用很大的力气,搓好之后我就累瘫了躺在床上不想动弹,根本没有时间问我房间的门到底是怎么打开的。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再醒来的时候,楚道士又出去了,只是这次情况比较好一点,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两个包子一碗豆腐脑,足够填饱我的肚子了。

吃了之后顺便抹抹嘴,将嘴上的油渍擦干净就走出租房,今天没有在走廊看见祁太太,我有些孤单。

只能往楼下走去。

今天房东没有打牌,手里的蒲扇都不知道被他放哪儿。

“大叔,你被猫儿抓了?”瞅着房东脸上多出的爪子印记,我随口问了一声。

“什么猫儿,是狐狸精!”

“嘿嘿!”建国后不许成精的,我又不是傻子,会相信房东的话,从大门走出去,我转悠一圈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就是李七妹的儿子,宋强。

宋强小我三岁,刚死了娘,小孩儿都不怎么跟他玩,大人的话又都忙着饭馆的事情,所以我终于有了朋友。

我跟宋强一起踢毽子,跳绳还有拍四角。一玩就是一晌,到了饭点就各回各家了。

回答租房,楚道士还没有回来。

我饿的肚子有些疼,从楚道士的口袋里摸出两个钱想要出去买一袋方便面吃,一半捏碎伴着调料干吃,一半用热水泡着吃。

捏着钱刚走出去就被祁太太叫住了。

“小崽子过来跟我一起吃饭吧,外面卖的那些都不干净。”

“……”我想了想方便面刚想要拒绝,祁太太又说:“正好我炖了红烧肉,你有口福了!”

红烧肉跟方便面对比,最后红烧肉赢了。

虽然楚道士不让我吃祁太太的东西,但是……这会儿楚道士又不在,我不说的话他根本就不会知道,是不是?

被红烧肉诱huò一下,我就跟着祁太太走进她的房间。

祁太太的房间堆得很满,里面放着好几个柜子,柜子里堆满了衣服,还有鞋子还有帽子包包,我有些想不通,一个女人怎么就有这么多的衣服。

祁太太没有给我解惑,将我扔客厅之后她就拐进厨房,从厨房端出一锅肉,掀开锅的一瞬间,我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瞧你这没见识的样儿。”祁太太瞪了我一眼,似乎流口水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真香!“我说。

“那是必须的,我炖的肉就连……算了不说了!”祁太太分给我一双筷子,半个馒头,馒头就着肉,很好吃,很香。

除了吃饭的时候时不时被祁太太用筷子敲打一下,这顿饭我吃的很满意。

搞不懂祁太太怎么就这么多的规矩,什么吃东西不能吧唧嘴,什么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我都有些怀疑,这世界上的规矩都进了祁太太的家里。

吃了饭之后,祁太太让我陪她出去逛街。

想到进了嘴里的美食,我跟房东大叔说了一声就跟在祁太太的身后。

“小崽子心眼还挺多了,怕我卖了你!”走出租房,祁太太瞪了我一眼。

“嘿嘿!”我笑了笑没有否认,虽然在我看来祁太太不是坏人,但是万一呢?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跟房东说一下比较靠谱。

如果师傅回来找不到我,最起码有个知情人,楚道士不会太过担心。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