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小说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

更新时间:2019-08-13
小编评语:这个男人不怒自威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图1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图2

《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小说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又名《此生,非你不可》,楚月离白方睿小说主要讲述了:楚月离作为二十一世纪最厉害的法医竟然就穿越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太子妃,面对不可一世的太子白方睿,她不由自主的心里打颤,这个男人不怒自威确实让人害怕。

精彩节选:

“好笑,”余博的脸色马上就变得不太好看,他才刚刚说出此人死于慢性毒药,楚月离就来了这么一句话打脸,不是哗众取宠是什么?

“我奉劝太子妃一句,还是不要不懂装懂,否则事情查出**之时,难免会尴尬。”

余博那副清高的态度才是楚月离最看不惯的,她也目光森然分毫不让,“不然我也可以请来太医查探,若此人的死因没有剧毒,我此生不再出诊。”

一个医师也是看重名誉的,今天楚月离处理不好梁家公子枉死的事情,以后谁还敢来她的医馆看病。

因此不惜立下毒誓,她也要跟余博争这口气。

余博一听果然哑然,等到太医急急忙忙赶来的时候,整个医馆的目光都瞬间转移到了他身上。

太子妃的名声在宫中可是如雷贯耳,所以这个太医面对她时也是毕恭毕敬的,因为他当年参加药王大赛的时候,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太子妃能获得药王,不问身份地位,光看医术,太医也不得不服。

余博倒是在一边安安静静,直到太医的手从梁家公子的尸体上移开的时候,目光才忽然变得重视起来。

“太子妃,今日要是查出此人是慢性毒药病入膏肓而死,你也不用遵守誓言,凭你的地位在这里摆着,不必拘泥于那些规矩。”

加上之前余博对她的敌意,现在这已经是对她人格的看低了。

楚月离已经不再生气,她不会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谁会被**打脸还不一定,她会静观其变的。

太医眉头深锁,严肃认真的表情使得梁家人的心也开始揪了起来,此时他们终于看明白知府都是站在太子妃那边的,既然如此还折腾个什么劲,只求能让这个医馆名声扫地,楚月离再也嚣张不起来。

太医无视了周围一些关心的目光,直接跟楚月离说起自己的观察,“在他身前的二十四个时辰内,好像是服用过慢性毒药,不过只是一点余毒,真正害死他的是一种致命的剧毒,看起来跟砒霜很是相似。”

砒霜!

楚月离的心中猛地一震,她的医馆中从来不对外售卖此物,再加上砒霜本就人人为之色变,肯定是梁家中人拿来的!

余博倒是觉得自己方才咄咄逼人的样子有点恶劣,听见太医说出结论的时候,他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见楚月离神色不太对劲,他便咬着牙,很干脆地说了一句,“太子妃,是我有眼无珠,没看清此人的死因,不再出诊的人不是你,而是我才对。”

楚月离没有任何反应,但是看见梁家人眼中对她的怨恨有所减轻,心中不由得一松。

不仅仅是找出此人的死因就够了,他临死前看见的那个人影,也一定要找到才行。

楚月离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知府跟太医耳语了几句,衙役忽然就不再拦着围观的百姓,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梁家人身上。

知府缓缓地出面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来,“你们今日过来闹事,害死一条人命,本就罪大恶极。太子妃又过于良善,所以才让你们有机可乘,不如跟我回去官府好好交代一下罪行。”

衙役们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几个下人不过是多说了几句,就被直接撂倒在地。

楚月离静静地看着他们被捕,心中还是压着一颗沉甸甸的大石头,“方才我过来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说着是我的过错致使梁家公子死了,知府要是抓人的话,连他们一并抓了吧。”

她的柔荑一指,人群中立刻有几个人缩了缩脑袋,好像这样就不会被人看见似的。

余博这个圣母心肠就开始在一边聒噪起来,“太子妃这样未免有点不近人情了吧,当时谁也不知道事情的**如何,他们不过是做了大家想做的事情而已。”

他说得也太好听了,却没想过她受了委屈倒是无人理会,凭什么因为这几个人捕风捉影,她就得背上治死人的黑锅。

楚月离没有理会此人,知府为了跟她拉进关系,也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衙役多抓了四五个人跟梁家人放在一起。

医馆中众人噤若寒蝉,看见之前闹事的苦主被抓了起来,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方才还在说着楚月离医术不精的人,现在被知府绑起来了,还有太子妃在人群中逮着闹事的人,弄得众人连个热闹都不敢看了。

太子妃很少发脾气的,在当归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处变不惊的样子,就算被白方睿屡次误会,或是膝盖不时疼痛难忍,楚月离都是云淡风轻的。

她现在展现出来的愤怒,是当归陌生的样子,她忽然觉得太子妃有些陌生了,忍不住出手拽了拽她。

楚月离回头看见当归关心的眼神,那张巴掌脸上蹙起的眉头,让当归变得超乎年纪的成熟。

那种心急如焚的情绪有所缓解,楚月离微微一笑,摸了摸当归的小脑袋,转头面对知府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八分冷静。

“多谢知府此次的出手相助,我见你多次抚摸脖子,莫不是有点旧疾,我可以帮你医治。”

知府的脸上出现一丝诧异的神情,倒是没想到楚月离会注意到这个,于是便坐下来一五一十地说了这些天被脖子折磨的情况。

楚月离在观察了他脖子扭动的幅度以后,有条不紊地施针开方,一炷香的时间下来,知府出了一身汗,但是浑身上下轻松了不少。

周围围观多时的百姓们都有点惊了,他们现在才回过神来,纷纷怀疑刚才楚月离是被人陷害的,不然如此高明的医术,怎么会把人给活活治死呢?

余博在一边跟医馆里的伙计们熟络着,虽然他仍然不认可楚月离,但是总算不再怀疑她的人品。

拿上了药方以后,知府打算领着梁家人,还有那具尸体回官府,楚月离连忙过去见缝插针地说了一句,“我想审问一下犯人,旁听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