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家主,少爷要爬墙

家主,少爷要爬墙小说

家主,少爷要爬墙

更新时间:2019-08-15
小编评语:让这个男人注意到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家主,少爷要爬墙图1
家主,少爷要爬墙图2

《家主,少爷要爬墙》小说主角是陈殷蝶姜晟,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里有家主少爷要爬墙在线阅读。陈殷蝶一见到姜晟两个眼睛就犯桃花,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男子,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就连穿着一身黑都是那么的俊逸,可是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这个男人注意到她。

精彩节选:

“听爹说表妹已经许配了人家,到不知是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得表妹的青睐。”说话的时候,范海打开手中的折扇,故意对着殷蝶扇了两下。

闻到扇子上的味道,殷蝶就知道这扇子里必定藏着些什么,暗暗地告诉小蛛。“小蛛见机行事,弄晕她。”

随后殷蝶捏着刚刚从范欣手里接过来的凤梨糕,递到范海的跟前。“我爹不过是一个八品官,我又哪里敢高攀富贵人家,就是一个无官无职的平民罢了。”

殷蝶笑吟吟地望着范海,说完把自己手中的凤梨糕递到范海的跟前。“表哥尝尝这凤梨糕,看看它是不是很甜。”

合上手中的折扇,瞧着主动靠过来的殷蝶,范海只以为是自己手中的药起作用了,也没想其它的,往前靠了靠身子。

“若是表妹亲手喂我吃,哪怕是毒药,我也会吃的甘之如饴。”说话的时候一直手已经抓住殷蝶的手,旧着她的手,把殷蝶手中的糕点吞了下去。

被范海握住手的殷蝶强忍着恶心,让小蛛从自己的衣袖里爬到范海的身边,在他身上下了毒。

看着范海倒在桌子上,殷蝶用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才起身往外走,谁知道才走了两步,就觉得整个都昏沉沉的,而后身子一软,只觉得眼前有黑影晃过,就晕了过去。

等到她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坐到姜晟的马车上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抬手揉了揉还有些晕的头,殷蝶有些疑惑地问道。

“不然你希望在范家二少爷的床榻上?”闭目养神的姜晟睁开眼睛,冷冰冰的声音好似夹杂了些怒气。

回忆一下自己晕倒前遇到的事情,殷蝶已经明白姜晟话里的意思了,虽说眼前的人说话毒舌了些,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和范海那个毒蛇比起来,殷蝶觉得自己更喜欢和这个冰山在一起。

“姜公子说笑了,我可是个正常人,谁愿意和禽兽在一起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瞪了一眼,眼神滴溜溜转的殷蝶,姜晟依旧冷着一张脸,冷淡地哼了一声。

殷蝶当真想要问一句,‘姜公子,你是走的那条路,可以恰好路过范家。’不过瞧着眼前这人冰山的样子,估计也不懂的说笑,还是先说正事比较好。

“我让小黑带给你的话,你知道了吧?”虽说是互惠互利的事,好歹也是终身大事,殷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不拘小节,还是觉得别扭。

“嗯!”对面的冰人冷淡地应了一声,声音里的怒火已经消失了。

扫了一眼对面的冰人,殷蝶故作淡定地道。“那这事就定了吧!”

“好,我去和你爹提亲。”早就知道殷蝶会答应自己,见她松口之后,姜晟为防夜长梦多,想着快点解决这件事。

“别,等我和爹说完了,选好了时间,我让小黑告诉你,你在来提亲。”

虽说爹因范海的事情,一直希望自己能快点成亲,但她也得回去和爹说清楚的了事情的原委才行,万一姜晟动作太快吓到了爹。

弄巧成拙可不就麻烦了。

“嗯!”向来很少被人质疑的姜晟有些不悦地应了一声,只是他开心不开心都是一张冰块脸,就算是不开心,外人也看不清。

见对面的殷蝶不吭声了,姜晟拿了一个哨子给殷蝶。“这个给你!”

“做什么?”殷蝶伸手接过姜晟手里的哨子,有些疑惑地看向姜晟。

“这个哨子是召唤暗卫用的,有危险的时候,就吹这个哨子。”看着殷蝶摆弄着哨子,姜晟淡淡地开口。

“姜公子是担心自己不能每次都这么恰好的‘路过’。”有了灵彩这个好帮手,对姜晟在送人给自己,殷蝶是很开心的笑纳了。

“我叫姜晟。”扫了一眼捧着哨子眉开眼笑的殷蝶,姜晟冷淡地开口。

“哦!”收起哨子殷蝶压低了声音。

“小姐我们到家了!”就在车内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被丢在外面的扣儿,对着车内喊了一声。

“好,那姜……姜晟,你就等小黑的消息吧!”原本想要叫姜公子的,被姜晟冰凉凉的目光扫了一眼后,殷蝶赶紧改口,话音落就去推门。

“我以后不会在娶别人。”殷蝶出车门的瞬间,猛然地听到身后人开口,在她想回头看一眼的时候。

下车的扣儿握住了殷蝶的手,而后扶着她就下了车,身后的车帘在她下车后,垂落下去,阻隔了殷蝶的目光。

驾车的裕丰对着殷蝶行了一礼,驾着车子就走了,目送着车子远去,扣儿看着站在门口的殷蝶,晃了晃她手臂,疑惑地问道。

“小姐,人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什么?”

“我在等爹回来,有事要和他说。”

握紧手中的哨子,殷蝶唇角含笑地应了一声。

回府后,先吩咐了灵彩到范府去盯着,而后才做好了晚饭,等着陈汉文回府,吃过晚饭后,殷蝶捧着茶到陈汉文的书房。

把她和姜晟的事情和陈汉文说了,问他什么时候修沐,好让姜晟来家里提亲。

“你们还私下通信?”陈汉文立即瞪大了眼睛。

“不是,是他家的一只黑猫会常来宅子里串门!”殷蝶瞟了一眼她爹的神情,支唔地说道。

“他家的猫还成精了不成,那么远都能跑这来串门?”陈汉文一脸不信。

“真的,可能跟我有缘吧。”殷蝶嘻皮笑脸地道:”不然,哪天让它也来拜见下你老。”

“行,哪天我也见见这成了精的猫。”陈汉文恨恨地说道。

“爹,你到底几时休沐。”殷蝶又追问道。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后日休沐,你让他来吧。”陈汉文摇头说道。

殷蝶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不该交待的一样也没交待,谈了快两个时辰终于从陈汉文的书房出来时,背着手,踱着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进内室,就见黑猫趴在床上,舔着爪子,”你家主人没让你带什么话吗?”殷蝶踱了进来。

“你给你家主人带句话吧,让他后天来拜见我爹爹。”殷蝶挨着黑猫坐下,戳了戳它的耳朵说道。

黑猫抬头看了看,甩了下尾巴,“不知你家主人会不会被我爹爹修理的一翻。”殷蝶偷偷地笑了起来,你说我爹爹和你家主人谁会赢?”

黑猫白了她一天,翻了个身,用背对着她了。

殷蝶站起身,哼着小曲,去洗漱去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