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失格情人

失格情人小说

失格情人

更新时间:2019-08-20
小编评语:男人从来都不会给予。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失格情人图1
失格情人图2

《失格情人》小说主角是林渐青陈最,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失格情人在线阅读。林渐青是一个温柔的男人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是这么说,只有陈最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温柔,男人给他的只有痛苦和折磨,他渴望的爱,男人从来都不会给予。

精彩节选:

  陈最一脸迟疑,目光牢牢锁在林渐青身上,顿时就变得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这反应实在很奇怪,可是他控制不了。他没办法像林渐青那样在不同的场合,把不同的人格自由切换。

  “进来啊,愣着干嘛?”

  贺章看到陈最这幅样子很是火大,陈最的取向没有公开但也没有隐藏,他多少听到一点。现在看到陈最看林渐青的眼神,所有就都不言自明了,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自量力的人。

  陈最走进去,目光还在林渐青脸上。纵使林渐青接受过无数粉丝狂热的目光,但陈最这直勾勾的眼神也把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林渐青调换了一下坐姿,玩笑道:“这小帅哥不会是来找我要签名的吧?”

  陈最这才如梦初醒,顿时尴尬极了,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找宋总和贺哥有点小事,不要紧……那什么,你们先聊,打扰了。”

  说完陈最往外走,想赶紧逃离这种他完全不适应的场景,却被贺章叫住了。

  “有什么事,你直说,渐青哥也不是外人。”贺章故意叫得那么亲热就是为了膈应陈最,他能拥有的东西哪怕是不要的,陈最也想都不要想,无论是男人,还是音乐。

  果然,陈最顿时变了脸色,更加吞吐:“没,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他是绝不可能在林渐青面前拿出demo的,况且这首歌还是他专门写给林渐青的。陈最真是后悔死了,为什么刚刚没听老刁的话。

  “站住,你没事,我倒找你有事。”贺章有些咄咄逼人。

  以前他不是没有故意刁难过陈最,但陈最总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让他觉得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十分泄气。而今天,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陈最会在林渐青面前尴尬、窘迫、为难又不知所措,这反应让贺章很是满意。

  他知道在林渐青面前这么做不合适,但他控制不了自己想要羞辱陈最的愿望。

  “你这一两周去哪儿了?”

  陈最偷看了一眼林渐青,硬着头皮说:“出去旅游了。”

  “旅游得很爽是吧。”贺章站起来,走到陈最面前,“我相信你,把我录制好的主打歌交给你保管,你突然就人间蒸发,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最一脸茫然,什么时候贺章把录制好的主打歌交给他了,最开始不就是在没有其他备选的情况下定的这首已经发布的歌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贺章冷笑了一声:“这事情装傻就能装过去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手造成我现在的境地,就满足了、开心了?”

  陈最很快反应过来,贺章这是故意在污蔑他。他不知道为什么贺章要这么做,可是陈最却不知道该怎么辩驳,特别是林渐青还在场,他只是无力地说着:“贺章,你没有把录制的歌给我。”

  林渐青突然站了起来,很自然地说道:“看来你们公司内部有点事要处理,那我就先走了。昭文,我们下次再聊。”

  林渐青说完,双手插兜,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陈最本能地想转身追出去,他迫切地需要向林渐青解释,他根本没有拿贺章的歌,也没有陷害贺章,他新专辑扑街跟他没有一分钱关系。

  但是他不能,林渐青不希望他们的关系暴露,所以他不能去追他。

  林渐青走了,贺章也就无戏可演了。

  陈最突然就笑了起来,很冷淡地看着贺章:“你这是在跟我玩什么?”

  贺章也笑了起来:“唱不下去就只有转行演戏,先拿你适应一下。”看着陈最这扭曲的表情,贺章快乐极了,凑近他耳边,“这不正是拜你所赐么。”

  陈最脸黑得滴墨,垂着的手捏成拳头,林渐青已经走了,他恨不得一拳头挥在贺章脸上。

  宋昭文跟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办公室的几幕,突然咳了一声:“陈最,你说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来着?”

  陈最捏紧的拳头松开了,深吸了一口气:“没事了。”

  他说完也走了。贺章这么羞辱他,他还能把《神明》给他?陈最是个好人,但不是圣人,贺章这种人,唱他的歌简直是侮辱他的音乐。

  其他人都走了,宋昭文看着贺章眯了眯眼睛,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真是直的?”

  贺章以为宋昭文又想借他打林渐青的主意,一脸烦躁:“我还要跟你说多少次,我他妈真是直的。”

  贺章不仅是直的,还很讨厌同性恋,只不过恐同政治不正确,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可就偏那么倒霉,他要巴结的林渐青,和他要合作的陈最,都他妈是gay。

  宋昭文看贺章有些气恼了,换了个话题:“你有没有觉得陈最跟林渐青有问题?”

  贺章轻蔑地说:“陈最看上林渐青了呗,哼,不知死活。”

  “我觉得没这么简单。”

  “你什么意思?”

  “我了解林渐青,他对陈最太正经了。一般遇到小帅哥,他都要调戏两句,更别说陈最对他的兴趣就写在脸上。”

  贺章冷笑一声:“你是说他一边对我深情款款,一边跟别人在谈恋爱?他也太渣了吧。陈最还能天天在公司看林渐青跟我示好,那他真是又蠢又贱,简直无可救药。”

  “哈哈,”宋昭文笑了起来,“林渐青倒不至于做这么愚蠢的事,我猜他们的关系简单很多,比如陈最被林渐青包养了,毕竟他很缺钱不是吗。”

  贺章脸顿时变得很难看:“包养?”所以这就是陈最不再给他写歌的原因,因为不差钱了?

  “不确定,不过我问问林渐青就知道了。”宋昭文又对贺章说:“你最近状态也有些差,抽时间找刘老师聊一聊。”

  刘老师是贺章的心理咨询师,贺章压力大经常去找她。有个人耐心地听他抱怨和吐槽也是件好事,贺章并不抗拒,现在所谓的成功人士谁还没个心理医生。

  贺章点了点头:“你看着日程安排帮我约吧。”

  贺章离开后,宋昭文亲自给刘老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贺章最近的状态很不对,除了事业低谷,他对陈最有着莫名而强烈的敌意。还让刘老师帮他偷偷做个性向测试,别让他知道,一旦知道,他肯定会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