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拥抱月亮的星辰

拥抱月亮的星辰小说

拥抱月亮的星辰

更新时间:2019-08-21
小编评语: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穿越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拥抱月亮的星辰图1
拥抱月亮的星辰图2

《拥抱月亮的星辰》小说主角是凌兮月北辰琰,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这里有拥抱月亮的星辰在线阅读。凌兮月是一个特工也是一个神医她的手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可是就是救不了自己,在一次任务中她被炸飞,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穿越了。

精彩节选:

凌兮月笑着走出来,不容拒绝,“常言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我很喜欢您送我的东西,这就算我给婆婆的回礼吧,这礼物不分贵重,只在情谊。”

说着她摇了摇手中的红绳,转身离开。

其实她不是个善良的人,甚至于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十恶不赦,铁石心肠,但这世间,总有那么些东西,圣洁干净到任何人都不忍去亵渎。

凌兮月将一头青丝高高扎起,只简单的马尾,绝美的五官完全露出,越发显得英姿飞扬。

四处溜达了下,刚走过这条街道到拐角处,凌兮月正准备打道回府,便听得后方一阵嘈杂声起,她不由得紧了下眉梢,回一步侧身看过去。

瞧见那情况后,眸子微微一眯。

不远处几个肥头大耳的大汉,这儿掀掀摊,摆弄一下,那边摊又随手抓两个梨吃,游山玩水一样,好不惬意。

只是周围的摊主都像猫见了老鼠一般,一个个缩头缩脑不敢吭声,又或者将自己摊位上的东西,双手捧上递过去,并且十分讨好笑脸相迎,不敢有一点得罪。

很明显,月崖城的地头蛇!

那领头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年轻人,瞧着也就二十出头,一身华服美衣,边走边啃着一颗刚从水果摊上顺来的梨,嚷嚷,“都老老实实的,将这个月的份例交上来,别让本公子亲自动手啊。”

周围一些摊铺,老老实实的交‘保护费’,白花花的银子不断地往他身后,彪形大汉手中的簸箕里去。

遒家是月崖城的地头蛇,已有上百年的底蕴,即便上头换人,也不影响他们,甚至于之前和月崖城的郡守勾结,搜刮民脂民膏五五分账,已是不成文的规矩。

神羽军刚刚入驻月崖城,军务繁多,暂时也没有时间来管这些,当然这些人也有恃无恐,觉得天下哪家都一样,等大军一走这里又是他们的天下。

换个郡守什么的,也可以老规矩。

所以即便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依旧肆无忌惮,横行街市。

几人很快来到先前凌兮月买头绳的老人家那,两个老人家抱在一起,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等待着什么。

“喂,说我,你个老不死的,耳聋了吗,这个月的份例。”华服公子哥一脚踹在他们的摊位上,“还给我装傻,上个月还欠着本公子十两银子,这个月不连带奉上,以后就别再让本公子在月崖城看见你们!”

“十,十两……”老人家惊骇抬头,“不是一两吗!”

“本公子说十两就是十两!”华服公子哥恼怒一喝,“想找死吗!”

闻言老人家都快哭出来了,哽咽道,“遒少爷,不是我不给,实在是我这个月总共卖的也就几百文钱,还有我老婆子病了,需要钱看大夫,求求你给我宽限一些日子吧。”

“少啰嗦,就是你们这样的刁民坏了规矩,才让大家都跟着拖欠分例!本少爷管你家谁要出殡,要死活,给不起是吧?”遒天霸挥手一扬,“给我掀了。”

周围摊户缩着头,敢怒不敢言,没有任何人敢管这事。

“是——”

后面的彪形大汉应声上前。

“等等,等一下。”遒天霸忽然挥手喝止,歪着头打量好一阵子,“我看你老太婆身上那件衣服不错,这上哪儿偷的吧?不过应该值点钱,就当十两银子抵给我们吧。”

“遒少爷,这……”

“这什么这。”遒天霸挥手,“给我拿过来!”

老人家死死搂着怀中的老婆子,沟壑横呈的脸上满是绝望。

“是!”几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摩拳擦掌逼近,“老不死的,乖乖交上来,还能少吃点苦头。”

那老人家不知道这件披风到底值多少钱,但对于他来说,这已不是一件简单的衣物,老婆子受了凉,能有暖和衣服穿着说不定就能保住一条命!

这若是被夺去,他们哪有银钱再去买能保暖的东西?

周围摊主别开眼,都不忍心去看,毕竟他们都自顾不暇,小本生意捉襟见肘。

“老头子,还是给,给他们吧。”老婆婆颤巍巍开口,作势就要脱下来。

“不行……”老人家心疼抱着,“我再求求他们……”

“不知好歹。”遒天霸一声冷哼,“给我打,狠狠的教训一顿,这贱骨头不收拾还真忘了自己是谁,都给本少爷看清楚了,这就是造反的下场……”

遒霸天准备顺便来个杀鸡儆猴,在旁边看戏一样扯着嗓子一声。

“是!”

四个大汉挥着拳头,一拥而上。

两个老人家抱在一起,绝望闭上眼,等待那即将降临下来的拳打脚踢。

“住手!”

“嗖——”

与此同时就在此时,一道破风声响!

那挥至老人家头顶的肉拳头,被一下弹开,那魁梧若牛的彪形大汉发出杀鸡一般的惨叫,缩回来的手已是鲜血淋漓,细弱豌豆的石子,直接打入了他的虎口中去!

老人家睁开眼,满脸茫然。

周围行人摊主也四下环顾不知何人所为。

“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吗,敢管本少爷的闲事!”遒天霸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气得破口大骂,“真是要翻天了,还不给本少爷滚出来!”

凌兮月从稀稀拉拉的人群后快步走出,看了眼那抱在一团的两个老人家,见他们无碍,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这才一点点缓缓转眸,望向遒天霸一行人。

眸色幽幽,面无表情。

而遒天霸却在这瞬间,满眼,满脸都亮了起来!

这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你你你,你什么人,敢管本少爷的闲事。”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维护,遒天霸嚷嚷,“你不会是想给这两个死老家伙出头吧,我说姑娘,也不是不可以,你跟本少爷回去,卖身遒家,就当还账,哈哈哈哈……”

其余打手大汉也跟着哈哈大笑出声。

周围摊主连连摇头,默默哀叹。

可惜了这么好个姑娘!

大家瞧着凌兮月那长得‘无公害’的模样,似乎都忽略了旁边那个彪形大汉血淋淋的手。

“小姑娘,别管我老头子,你快走吧。”那老人家见遒霸天那色眯眯的眼神,立刻起身来,“这姑娘跟我们没关系,遒少爷你要这披风是吗,我这就给你,你放了这位姑娘吧!”

“晚了!”遒天霸哈哈大笑,挥手。

他瞧着凌兮月那绝美迷人的脸,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今儿这一趟真是赚大了,小美人儿,简直是人间极品,怎么就让他给遇上了呢,看来是连老天爷都厚待他啊。

“小姑娘,快跑啊!”

“哎!”

周围人也跟着着急起来。

谁知凌兮月站在那里,瞧着将她团团围住的几个魁梧大汉,纤细笔直的身影一动不动。

旁边几个彪形大汉对视一眼,交换个猥琐眼神,特别是那个手破了个窟窿的大汉,眼神还多了一份暴戾,下一秒,几人瞬间一拥而上。

“碰!碰!碰!碰!”

几道闷响,顺风而上在高空回荡。

谁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那几个一拥而上的彪形大汉,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破麻袋一样飞了出来,在遒天霸眼前叠成高高的人肉堆,哎呦惨叫!

这一切发生不过在分秒时间……几个颇有功夫弟子的魁梧打手,被虐得在那哭爹喊娘。

遒天霸双眸瞪若铜铃!

怎么回事?

那老人家也被惊了一跳,随后赶紧到凌兮月身边,焦急道,“姑娘你快走吧,别管我,老头子我贱命一条,别连累了你,你惹不起遒家的。”

“没事。”凌兮月只淡淡一声,示意他别担心。

“居然是个练家子!”遒天霸没想到眼前还是个带刺的主。

凌兮月冷笑一声望过去,“增收份例,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规矩,擅自私加,可有王法。”

“老子就是规矩,在月崖城,老子就是王法!”遒天霸提了提那一圈肥肉外的腰带,昂首挺胸望过去,“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凌兮月微微一笑。

“老子管你是谁!”遒天霸底气十足,“就算这郡守来了,也得敬老子三分!”

凌兮月点点头,“原来如此。”

“干什么!”

不远处忽来一声大喝。

“何人在此打闹生事?”

声音越来越近。

很快,一队人马穿过人群过来,原来是奉命维持城中秩序,巡城到此的神羽军,领头的还是个穿红灰相间盔甲的将军,瞧那模样就知官职不低。

遒天霸微愣了下,那嚣张气焰瞬息收敛,双眼笑成了一条直线,赶紧迎上前去,“军爷,辛苦辛苦,都是这小娘们儿,你看她将我的护卫都打成了什么模样,你给我做做主,这若放纵,那还了得!”

好汉不吃眼前亏,遒家虽然之前和月崖城的郡守沆瀣一气,虽对如今的上头不甚了解,但对北辰琰还是极为害怕的,所以自然也就不敢再神羽军面前放肆。

先低调,等大军走后,这边又是他的天下!

周围摊户一听这颠倒黑白的话,瞬间气愤不已,却没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

“何人扰乱市集?”那中年将军虽对这肥头大耳的少爷没什么好感,但还是尽忠职守,得维持月崖城中秩序。

遒天霸不禁得意一笑,先借这些人的手,好好收拾顿这死丫头。

“我。”淡淡一声。

说话间,白衣少女缓缓转过身来。

那中年将军瞪眼一看,瞬间膝盖都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