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从火光中走来

他从火光中走来小说

他从火光中走来

更新时间:2019-08-21
小编评语:那一刻她是真的心动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他从火光中走来图1
他从火光中走来图2

《他从火光中走来》小说主角是南初林陆骁,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他从火光中走来在线阅读。南初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陆骁时心里的那一份安心,她身处火海,而男人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救她,她知道这是男人的本职工作,但是那一刻她是真的心动了。

精彩节选:

南初愣愣地盯着面前半碗饭看,人已经没人影了,跟一阵风似的。

食堂大门敞着。

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口跑过数道身影,日光下,是他们不管不顾,勇往直前的身影,南初似乎看见他们脚下有灰尘在飞。

其他队员在午休,林陆骁第一个冲到车库,快速换上消防服,耳边挂着跟耳机线,一边听接线员汇报现场的情况,一边低头看表,不到一分钟,人员备齐,他跳上车,吩咐队员发车。

耳机线里还是接线员的声音:

“北郊东区的有鸣化工厂爆炸,被困人员目前估计是两百来人,都是化工厂车间的员工,区域较大,搜索起来会比较困难,还有不断的不明液体发生爆炸,你们注意安全,已经派了三队跟五队过去支援。”

林陆骁看着窗外,调整耳机线,“收到。”

然后,关了。

结果车子开到门口被节目组拦住了。

导演刚听人说这是一场特大爆炸案,马不停蹄赶来,强烈希望能带上他们去现场取个景。

取景?人命关天的事儿,被人用轻飘飘这两字带过,不说林陆骁,就连队员都冒着无名火。林陆骁脾气本就差,当下也没了好气,让人降下车窗,对着窗外吼了句:“让开。”

导演被人这一吼,心里虽不悦,但在人家的地盘,不敢表现太明显,就又说了一次,“我们之前说好了有现场实景拍摄。”

林陆骁彻底冷下脸,“实景拍摄我们后续会安排,今天这是爆炸案!我怕你们有命进去没命出来,赶紧让开,不然我立马申请停止你们的录制!”

说完升上车窗,吩咐队员:“开车,他不让开就碾过去。”

声音冷透了。

等车子开走,导演气得把本子一摔,扬头就骂身后的助理,“你说他拽什么?!拽什么?区区一个消防中队长,连个少校都不是,你说他牛|逼什么?!”

助理低着头,一言不发。

导演捋了把头发,喘着粗气儿,望着消防车远去的背影,怒喝一声:“说话!”

“他父亲是个少|将。”

中年导演呼出一口气,吹飞了他的刘海儿,“老子不知道吗?用你提醒我?!”

食堂,南初低头扒饭,把碗里剩下的全都吃完。

阿姨叹着气儿出来,把林陆骁的碗端走,边收拾边说,“总是这样,忙起来,饭也吃不上整口的。”

南初停下动作,抬头看阿姨。

食堂阿姨冲她笑笑,“你多吃点,不够我再给你盛,里头还有,等林队长回来,我再给他重新弄。”

“他们经常这样?”

阿姨见多了这样的场面,“人家报警又不会管你是不是饭点儿睡点儿的。”

确实。

大多数人混淆了概念,消防公安医生护士各行业都一样,其中辛酸苦辣只有自己体会过才清楚,南初刚来时听邵一九讲过一个事儿。

大概也就前几个月,他们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来自北浔市某别墅区,一老太太的猫卡树上,儿子报警,公安让找消防,转手又打了消防电话,那天刚好邵一九当班,他找了两个队友过去帮人上树摘猫。

那小猫儿不知在哪儿弄伤了脚,后腿有点骨折,费了点时间才摘下来。

老太太的儿子一看这猫受伤了,非把这责任赖他们身上,认为是他们处理不当把这小猫儿给弄瘸的,口气十分恶劣,一队友气不过就跟人争了两句,结果那老太太的儿子居然说他们服务态度不好,要投诉他们。

那儿子还真去找了中队长投诉他们,说那天出勤的消防员服务态度不好,结果刚好撞到林陆骁枪口,给人好好训了一顿,“你给钱了?还服务态度?他们是国家公职人员,尊重是互相给的,你要不把别人当人看,别人能把你当人看?他们辛苦的时候,你们都躲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呢,他们为国家牺牲的时候,你连上树摘个猫都不敢。”

那阵邵一九被这事儿弄得有点寒心,自己满腔热血,赴汤蹈火地为这个社会付出,得到的回报竟然是这样,为了这事儿也闷闷不乐了好些天,直到林陆骁找到他。

邵一九跟他道歉,“对不起。”

林陆骁在他身边坐下,点了根烟,手里把玩着打火机,问他:“对不起什么?”

邵一九低着头,闷声:“我不该跟人吵架,有损国家军人形象。”

林陆骁拇指食指捏着打火机,甩着玩,吐了口烟,“知道就行了。”

“我觉得很寒心。”

林陆骁知道这男孩有了些小情绪,他没说话,静静听着他说。

“感觉自己做的这些挺没意义,我妈当初让我好好读书,我没听,现在当兵了好不容易有点成就感了,好像老天爷又给了我一巴掌,人家非但不感激你,还认为你偷懒不敬业,那我们平时那些训练算什么,我们这辛苦是为了什么?”

林陆骁告诉他:“我们做这些不是要人家感激你,为的都是这个国家。”

邵一九冷笑,他想起那天吵架时,对方说过最重的一句话就是:“你他妈不过就是消防兵,全国最烂的兵种,你他妈那么厉害,你有本事去当维和兵去当特种兵啊?!没本事装什么逼。”

“人家根本不拿我们当一回事。”

林陆骁把烟从嘴边拿下来,抬手推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不是这么想的。”

“人家都说消防兵最弱,没有枪。”

林陆骁勾了下嘴角,开玩笑地说:“咱们有水枪,谁这么说你,你拿水枪崩他,保证比反恐的m82还厉害。”

邵一九一下就被逗笑了,“难得你能开玩笑。”

林陆骁叼着烟,一挑眉,蛮认真地说:“我说认真的。”

男孩情绪被收拾得差不多了。

两人站起来,日光青头,不远处是苍翠的群山,影影绰绰,山头被笼上一层轻纱。

“林队,你为什么要进消防队呢,按你的条件其实你可以去特种部队。”

林陆骁把烟掐了,望着眼前青绿一片,视野开阔,“去哪儿都一样,都是这个国家,你想想,边境士兵守护的是这个国家领土,而我们是守护这个国家的子民和财产。所以,尽管这社会总会存在那么一两个渣滓,但咱不能把本职工作忘了。只要他们一天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我们就有义务保护他们,就算下次在火场上看见那人渣,虽然你恶心他,但是你还得把他救出来,也许可能因此还会丢了你自己的命,但你还得这么做,这才是合格的消防兵。明白?”

邵一九明白,何尝不明白,就连南初就能明白他们的肩上的担子,一个个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可身上的担子也没见得比谁轻。

南初忽然有点理解林陆骁这性子的养成了。

他也是正常男人,会有七情六欲,也有讨厌的人,可到了火场了,不管他有多么看不上那人,可他还得拼上自己的命救他。

这是他的大义和大爱。

南初沉默地把自己碗里的饭快速扒完,一抹嘴又跟阿姨伸手,“来把碗给我。”

阿姨一愣,“这是林队长吃过的,你要是没吃饱,我去里头再给你弄点。”

南初坚持伸着手,眼睛闪闪亮,说:“没关系,队长最讨厌浪费了。”

阿姨:“你真要吃?”

南初点头,“您给我就成了。”

阿姨把碗递给她。

南初快速扒完,摸摸鼓鼓的肚子。

我都吃完了。

你要平安回来哦。

南初回到宿舍的时候,导演跟杨指导都在讨论接下去的流程拍摄。

见她回来,杨振刚慰问了两句,南初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您怎么没去?”

杨振刚说:“我跟林队去一个就行了,林队特意叮嘱让我留下来看着你们,现在队里除了伤兵都出去救援了,连几个休假兵都被叫回来了,这次情况紧急而且比较严重,这几天节目组先暂停拍摄,队长允许你们留在队里。”

严黛忙问:“那我能回家吗?能开拍了再过来。”

杨振刚想了想,“你们暂时先别动,你们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军人了,离队跟归队都需要通过上级批准,这话也是林队刚上车之前跟我说的,具体情况得等他回来我们再商议。”

徐亚善解人意地说:“行,没事,反正我最近没戏拍,杨指导,您忙您的,不用管我们。”

严黛鼓着一股劲儿坐在凳子上。

南初默了片刻,问杨振刚:“会有危险吗?”

杨振刚看她一眼,眼神微动,刚刚接到出警电话,所有工作人员都围着问拍摄的问题,导演还拦着非要跟拍,就连徐亚平日里友好和善的小姑娘,到了这时也只关心了一句拍摄的问题。

反倒这平日里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小姑娘,出乎意料地关心他们有没有危险。

杨振刚有点感动,但又心寒,摇摇头,“不知道那边情况,听说是化工厂爆炸,到现在还有不明液体在不断发生连环爆炸,这个是我们没办法控制的,你别操心了,听林队说你中暑了,在宿舍好好休息一下。”

南初来了精神,“林队跟你说过我?”

杨振刚点点头,“就刚临走给我打得电话,特意提到你了啊。”

南初:“提到我什么啦?”

杨振刚想了想刚刚电话里那个沉静的声音,“让我看着你,别让你犯病。”

南初自然把这犯病理解为中暑。

熟不知林陆骁的原话是,——那丫头有毛病,你看着点她,别让她趁我不在就捣乱。

杨振刚走了,寝室就剩下三女兵。

节目组把手机还给她们,特意叮嘱不要拍照。

徐亚无所事事地开了直播跟网友聊天,吐槽训练的辛苦,严黛正在看剧本,是两个月后即将开机的一部电影,南初也参演,两人都是女配,但南初的戏份比严黛多一点。

严黛演戏确实比南初下功夫,严黛是真的为了自己去打拼,她家境不是特别好,但人特别好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努力不折手段也要想办法拿到。她不算是个有天赋的演员,很多导演虽然觉得她心机,但她确实敬业。

而南初相反,她有天赋,但她没心没肺,或者说她根本不在意这些外界的名跟利,接戏拍戏都是公司接她就拍,拍个差不多,收工,也不在乎在演技多精进,或者就是说她没有在娱乐圈生存下去的*。

两人是反差,这也是严黛看她不爽的原因。

觉得南初这人有点吊儿郎当,没上进心,任凭外面的人怎么骂她她也是无动于衷,前阵听说她的飙车事迹,再加上这节目,想想也是蒋格的关系。

想到这儿,心里又多了点不屑。

——装得那么清高,到头来还不是要靠男人?

南初拿回手机给沈光宗打了个电话,又看了下微博,黑粉私信又多了,她粗粗瞟了眼,来来回回都是那车轱辘的话,倒也是不在意。

徐亚握着手机惊讶地喊了声,“上热搜了。”

严黛:“什么?”

徐亚:“北郊有鸣化工厂爆炸,还有现场照片,你们上微博看,这次事件看来真的蛮大的。”

现在距离爆炸发生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因为有大v帮忙转发,一下子登上了热度榜。

有记者在现场直播拍照,南初就盯着那记者的微博,每张照片她都会看一下,下午四点的时候,她刷到一*陆骁的侧影。

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好像永远都是一副干干净净,笔挺军装的模样,就算私底下穿便服也是干净的白t黑裤,从没见过他满脸灰的模样。

身后是燃红色的火光,他怀里抱着的是刚从死神手里抢回的人。

这条微博被不少人转发,有人在底下回复,“虽然不合时宜,但是还是想说这消防哥哥好帅。”

连徐亚都看到那条微博了,往下翻了翻评论,把手机一丢,下结论:“咱队长要火了。”

严黛正背着台词,听这话,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哪里哪里?”

徐亚指路,“我微博被他刷屏了。我也转发了。”

三人刚进队就按照节目组的要求互关了。

南初刚刚也看到徐亚发的微博了,惯有的小公主口气:“我队长棒棒!”

底下还有粉丝回:“这么帅帅的队长一定对我们小公主很好。”

严黛也转发了,“给队长比心。”

随后放下手机,感慨道:“其实林队长真的挺有味道,又帅又man。”

徐亚赞同地点头,“是的呀,不过年纪太大了不是我的菜。”

严黛看她一眼,索性也不看剧本了,一本正经跟她讨论起来,“不大吧,才二十九,男人大点才会疼你,找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天天撕着玩吗?”

徐亚摆摆手,“相比较那种,我比较喜欢穆泽那种的,小鲜肉。”

严黛哼笑一声:“你就是年纪小,穆泽那种自己都还没活明白呢,你还指望他能多疼你。而且,穆泽那小身板,睡起来多没劲儿。林队长这种睡起来有劲儿。”

严黛倒是直白,徐亚愣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笑笑。

“严黛,你有想法?”

严黛大方承认,“有那么一点儿。”

纯性.欲的驱使。

南初看过去,尽管说出了那么点想法,但严黛的表情一如高贵的白天鹅。

她的眼神里写着——

她看上的不过是只癞,随便招招手,人家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南初哼笑,摇摇头。

是谁说,女生之间的友谊全都是靠八卦撑起来了,这一下,把徐亚的八卦之心给勾起来了,怂恿她:“你要不趁着节目没录完,努努力,说不定真能成呢?我看林队长平时对你也还好,挺关照你的。”

南初把中午林陆骁给她的糖拆了,塞了一颗嘴里,淡淡说:“你的错觉。”

两人看过去,后者悠哉哉地坐在凳子上,表情悠闲。

徐亚无辜地嘟着嘴:“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林队长对严黛姐姐挺关照的。”

“他是队长,对大家当然都关照。”南初靠在椅子上嚼着糖。

严黛一笑,看着徐亚道:“南初说得对,他是队长,对大家都是照顾啦,不会特意照顾谁的。”

徐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这话假得不能再假,有些女人就是容易在别人的怂恿下产生自信心膨胀,徐亚那话确实让严黛有了一些歪想法,而南初的话在她看来无疑就是嫉妒。

严黛对南初的误解一直从冉冬阳那件事儿开始就是一个源头,虽然后来严黛认清楚冉冬阳就是个十足的渣男,但是她无法消除自己对南初的敌意,更何况两人还在一个公司,又是同个类型风格的艺人,处处被人比较,而在韩北尧看来,南初比她有价值,所以南初的资源比她好很多。

虽然她实在不懂一个一身黑料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韩北尧砸钱包装的,这大概就是男人的眼光跟女人的眼光。

消防车在第三天晚上才回来。

一个个疲惫不堪,满身脏兮兮地从车上下来,南初靠着宿舍的走廊嚼糖,双手搭在围栏上,目光远远地望着车上下来的几人。

列队,站直。

林陆骁站对面打了个笔直的军礼,随后宣布解散,车子开进车库,队员们回宿舍换衣服,那道清瘦的背影往反方向走。

南初又在走廊上站了会儿,就往下走。

下楼梯的时候,陆陆续续有队员上来,带头是邵一九,眼眶红红,哟黑的脸庞极力克制着抽搐,南初知道,是有人牺牲了。昨天刷微博的时候,就陆陆续续看到有消防员牺牲的新闻,但至今没出清单,也没通报是哪个队伍的。

邵一九难得看见南初也没说话。

南初心里就明白了,一定是队里的小孩。

林陆骁没回宿舍,先回了办公室,南初刚刚看他往政教楼的方向走,也赶紧跟了过去。

林陆骁上到四楼,楼梯口的栏杆上倚着一个人,身后空空荡荡,全是风。

南初冲他张开手,笑意嫣然,眼睛很亮,比身后的月光还亮,声音揉碎在夜里。

“林队长,来,我抱抱你。”

林陆骁定在三四级台阶上,仰着头看她,眼眶有点红,脸上身上都还是脏兮兮都是黑灰,只有那双眼睛特别深沉,那是一双明亮且清透的双眼,翘着好看的弧度。

不等他说什么,南初说完下了台阶朝他走过去。

下到第六级,站定。

两人高度差不多齐平,南初略高出半厘米。

她伸手,抱住他的头,两只小手按在他的耳边,倾身过去,对着他的眼睛亲下去。

“别难过啊。”

她在哄他。

“你选我吧,我不怕耽误。”

南初抱着他的头,牢牢盯着他的深黑眼睛,轻声说。

像一个小孩在呓语,索要一颗自己想要的糖果。

虔诚且认真。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