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悍妃倾天下

悍妃倾天下小说

悍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21
小编评语:你怎么就是不退婚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悍妃倾天下图1
悍妃倾天下图2

书名是《悍妃倾天下》的小说是讲述沐云槿楚厉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悍妃倾天下小说全集阅读。沐云槿本来应该不会有人愿意娶自己,毕竟自己的这个丑名早就在城里传遍了,之前京城里的公子哥听说皇上要给我赐婚的时候,都在祈祷,要不就是装病,生怕我嫁的人会是自己。

精彩节选:

众人在听闻沐云槿的话后,齐齐将目光转向了楚厉和楚青媛二人,似要从他们二人那里,得到这件事情的验证。

楚青媛被这么多目光注视,立即点点头,“这件事情本公主可以保证,确实是本公主带着云槿姐去找的小老头儿,此事也得到过六哥的同意。”

“六哥,你说是吧?”楚青媛看向楚厉问道。

“恩。”楚厉漫不经心的恩了一声。

在楚厉和楚青媛双双确认沐云槿的话后,审讯室内顿时一片死寂,众人探究的视线,全数对向了苏碧青和沐灵珠母女二人。

苏碧青和沐灵珠此时惨白着脸,喉口一噎,竟忽然一句话也反驳不出。

沐相从刚才陈璞在宣读册案时,心中的失望和震惊便一点一点的在晕开,侧目看了眼自己多年的枕边人,又看了看自己最引起为傲的女儿。

他真的不敢相信,多年的信任与喜爱,一瞬间在心内崩塌。

苏碧青半晌沉默不语,稍微回过一点神绪,看到自己身旁同样受着质疑目光的沐灵珠后,不禁有些慌乱起来。

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都不能连累了珠儿。

……

此时,门外又走进了几名年长的老者。

“这几位是蝶花城中药馆的老板和医馆的大夫,他们都称有一位老嬷买过百仙折的药物,不知现场有没有那位老嬷?”陈璞道。

那几名老者闻言,立即往四周看去。

李姑姑在看到那几名老者后,腿早已颤抖不已,此刻低垂着脑袋,心中暗暗祈祷那些老者千万不要发现自己。

“就是她!”

几个老者看了一圈后,不约而同的指向了李姑姑。

苏碧青微微闭眼,有些不甘看到这一幕。

李姑姑在被众人指证后,立即吓得跪了下来,不停的朝着陈璞磕头,“老奴冤枉啊,冤枉啊!”

“这么多人都指证你,你还冤枉什么?”秦太妃冷哼一声,摆了摆手,“将这刁奴先拖出去乱棍打死!”

话落,几个侍卫跑了过来,抓起李姑姑就要拖着出去。

“不,老奴是冤枉的!”李姑姑听到乱棍打死四个字后,不停的挣扎着,随后跪着爬到了苏碧青的身旁,伸手抓着苏碧青的裙摆。

“夫人,夫人,你救救老奴啊,老奴对你忠心耿耿,你帮老奴说说话啊!”

苏碧青被李姑姑抓着,心间满是阴郁,又被这么多人看着,于是直接起身将李姑姑推开,“糊涂东西!你竟敢背着我做出这等荒唐事情,真是死不足惜!”

“夫人……”李姑姑瞪大眼,有些不敢置信苏碧青就这样把她抛了出去。

“快拖走她!”苏碧青立即指着几个侍卫道。

闻言,李姑姑顿时向疯了一样,爬起身来,伸手一把掐住了苏碧青的脖子,“苏碧青!我忠心耿耿的服侍了你二十年,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没想到你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啊!”苏碧青尖叫一声,被李姑姑掐着脖子,一时半会儿竟然都挣脱不了,但一旁,竟也无人上前阻止。

须臾,李姑姑一把松开了苏碧青,朝着陈璞的方向跪了下去,“陈大人,老奴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了大夫人的指使!”

“是她命令老奴去买的百仙折,说要毒死三小姐,阻止三小姐嫁给六皇子。”

“还有,还有昨晚二少爷之死,也都是大夫人买通杀手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嫁祸三小姐,除掉三小姐。这个杜三的出现在这里,也并非巧合,都是大夫人安排好的!”

李姑姑指着先前指证沐云槿的中年男子,不停颤抖着开口。

那杜三见势头变了,立即会意,也朝着陈璞磕了几个头,哆嗦着回答道,“李姑姑说的是,小的确实收了大夫人的好处,才来诬陷三小姐的。”

苏碧青此刻的脸色已经又白了一层,原以为今日除掉沐云槿,是顺顺利利的事情,却没想到,顷刻间整个局面都扭转了过来。

魏含巧在听到李姑姑和中年男子的话后,拔起头上的簪子,疯了似的狠狠的插进苏碧青的肩膀,鲜血四溅,凄厉的开口——

“苏碧青,你果真是个蛇蝎毒人!亦杨生平也好歹叫你一声大娘,你就是这么对他的?”

“我今日就要杀了你,替我那苦命的儿子报仇!”魏含巧话落,簪子又准备落下。

见场面有些失控,一旁的几个侍卫立即跑来,将魏含巧拖到一旁,不让她靠近。

此时,一直看着戏的沐云槿,往沐相那里看了看,“父亲,其实二娘被赶出府的那一日,母亲早就知道那瓷瓶里有鱼尾葵,她之所以后来做那么一出,不过是为了让你将二娘和二哥赶出府罢了。”

……

“相夫人,你还有何话要说?”

陈璞微叹口气,看向底下脸色惨然的苏碧青,随即似是想起一人,又看向了沐灵珠,“四小姐,你召唤曹攀进城一事,又有何说法?”

沐灵珠一怔,一双眼内罕见一抹恐惧,微微张了张嘴,却是半天说不出来。

苏碧青见此情形,已彻底心死,随即重重的朝着陈璞跪了下去,清声开口——

“民妇苏碧青认罪!”

“百仙折是我吩咐李姑姑买的,曹攀也是被我以珠儿的名义召唤进相府的,城中前几日关于亦杨和云槿的谣言,是我买通亦杨一起散布的。”

“昨晚,也是我买了几个杀手,杀害了亦杨的命,借此想要嫁祸给云槿的!”

“这一切罪孽,都是我做的。”

沐灵珠在听到苏碧青说出认罪两个字后,豆大的眼泪便从眼眶内滚落了下来,她知道,以后凡事,她都要靠自己了。

沐云槿看着这一幕,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畅快,没有半丝的同情。

她早就警告过苏碧青,也给过她机会了,是她一意孤行,蒙蔽了自己的良知,这一切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

“哎呀,这人果真不可貌相啊,谁人都看出生性温婉大气的沐相夫人,竟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丧心病狂之事!”

“而且做这么多事,唯一的目的是要置亲生女儿于死地,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也难为你能狠得下心!”

秦太妃不悦的开口,侧目看了眼沐云槿,心中对沐云槿的爱怜更是又增添了几分。

这个苦命的孩子,也得亏吉人自有天相,否则这还不得早就死在苏碧青手里了。

“相爷,此事你怎么看?”陈璞停顿了一会儿,将视线转向沐相。

沐相重重的叹了口气,眉头紧紧的皱起,一双布满岁月痕迹的眼里,此刻满满都是失望与痛心。

“请陈大人按西元国律法,严格执行!”

陈璞点点头,看着底下审讯室内的乱象,一拍案板,声音洪亮,“罪妇苏碧青,连犯数条杀人之罪,罪无可恕,于明日午时后,在街市行腰斩之刑!”

苏碧青在听到腰斩两个字后,脚下一软,瘫倒在地,眼内一片的颓然之色。

她输了!

终究还是败给了沐云槿!

想罢,苏碧青冷笑一声,视线悠悠的转向沐云槿,阴寒的开口,“小贱人,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会在地狱等着你!”

“哈哈哈哈哈哈,我等着你……”

……

从审讯室出来后,沐云槿缓步踏下台阶,看了眼四周的好天气,唇角慢慢溢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沐云寒走在她的身旁,瞥了眼沐云槿,眉眼内含上笑意,“小丫头出息了,看来以后不需要哥哥的保护了。”

沐云槿一顿,转眸看向沐云寒,眼内有一抹的复杂,“大哥,你怪我吗?”

毕竟,苏碧青是沐云寒的母亲。

沐云寒摇头,“母亲罪恶滔天,继续活着只会加深她的罪孽。死,或许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赦免和解脱。”

“大哥的想法,果然和常人不同。”沐云槿笑了笑。

刚踏下最后一节台阶时,身后传来楚青媛的声音,“云槿姐姐,等等我……”

听到是楚青媛的身后,沐云槿停下了脚步,回眸看去,只见后面的台阶上,楚青媛和楚厉正缓步踏下台阶,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待两人站立在面前后,沐云槿朝两人勾起一笑,“今日之事,多谢六皇子和九公主了。”

“恩。”楚厉淡淡出声,薄凉的视线从沐云槿身上扫过。

楚青媛见此,捂嘴一笑,“云槿姐姐,刚才在审讯室内,六哥可是急着帮你开脱,生怕你有什么不测呢!”

“青媛,不要乱说。”楚厉斜睨了一眼楚青媛,话语间有些的不悦。

楚青媛捂住嘴,讪笑着跑开。

一旁,沐云寒往楚厉看去,视线内夹杂着一抹探究,半晌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六皇子,我今日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见气氛有些微迷,沐云槿朝楚厉笑了笑,随后转身走开。

沐云寒跟在沐云槿的身旁,一同往相府的方向而去。

……

马车上,沐云槿靠着车厢,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沐云寒坐在一旁,笑看着沐云槿,“原本还担心你嫁进六皇子府会吃亏,如今看来,楚厉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之人。”

沐云槿闻言,挑眉,“你从哪里看出他通人情了?”

“六皇子楚厉,在众多皇子之中,生性淡漠,喜好分明。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帮一个女人撒谎,你说这是不是通人情?”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