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仙侠 >

何禾禾何求小说

何禾禾何求小说小说

何禾禾何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2
小编评语:狗粮太多我不想吃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何禾禾何求小说图1
何禾禾何求小说图2

仙尊,你家徒弟又炸了》何禾禾何求小说正火热连载中。身为昊天上仙的徒弟,他最近有点有苦说不出,因为他家大师姐实在是太能闹腾,一闹腾昊天上仙就会帮忙,一帮忙就是各种宠爱,我表示,狗粮太多,我不想吃了。

精彩节选:

心情糟糕的何禾禾打算用购物的方式调节心情。

何禾禾点开了系统商城。

下一秒,丧成死鱼。

她就不该对系统心存侥幸。

“龟壳战斗服?柴犬公主裙?变身棒棒糖?兔耳朵发箍?狐狸尾巴超短裤?鲛泪人鱼裙?emmm……这个有点适合我!”

何禾禾眼睛一亮,准备买下鲛泪人鱼裙。

毕竟布灵布灵的人鱼裙和她十分相配!

何禾禾扑向商城界面,左鳍和尾巴一起发力,指望右鳍能对“鲛泪人鱼裙”一击必中。

【恭喜“呵呵呵”成功购买了龟壳战斗服!】

何禾禾惊呆了。

龟壳战斗服?

她一河豚,要毛线的龟壳战斗服!

“禾禾!禾禾!”

有些熟悉的憨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何禾禾抬头的时候,就对上了一双有些熟悉的绿豆眼。

“……”

她明白了。

龟壳战斗服不是给她的。

——她穿成河豚,跪下喊爸爸的直播,赚来的钱买了装备,都是因为眼前这只龟!

所以,这只龟是哪里来的命运之子?额,命运之龟?

不管了。

何禾禾将龟壳战斗服丢到了大龟的跟前,面无表情,语气平静如死水,“给你。”

“给我?”

大龟惊讶地看向何禾禾。

这一瞬间,它那一双绿豆眼里闪过无数复杂的情绪。

最终,它扭过头,语速极快地说道::“禾禾,今天我喊你一起去听昊天上仙的讲道,你没有去,但是二花和我去了。我因此发现了你和我的不同,以及我与二花的契合。”

“所以我觉得,二花才是最适合我的道侣,而你和我,注定只能做好朋友。禾禾,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苦心。再见禾禾,在你想明白之前,我都不会在与你见面。”

“所以,这个礼物,我不能收。”

话音刚落,大龟脚一滑,脖一缩,眨眼间就没了身影。

何禾禾的死鱼脸已经变成了傻鱼脸。

那龟……究竟脑补了一些什么?

不过也好。

何禾禾看着河底的龟壳战斗服,想了想还是捡起来收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呢?况且还是花了250元晶买下的。”

送人,emmm……送龟,还是很肉疼的。

……

孟长天结束了这次的讲道,挥退了大古的跟随,一人回了昊长宫。

踏进宫门的那一瞬间,孟长天就察觉到他寝宫内的合元盅正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合元盅是一个瓷制的圆盆,看上去平平无奇。

但它出现异动,孟长天便瞬间来到了合元盅的跟前,并将右手放在其上,眼睛也很快闭上。

良久,孟长天睁开双眼,眼底的讶异一闪即逝,眉心却皱了起来。

“合元盅异动,是那个人出现了?”

“也罢。”

孟长天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既然定下了,那我就走一趟将之带回吧。”

“大古。”

孟长天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清晰可闻地落入庭院中大古的耳中。

大古身体一紧,连忙来到昊长宫。

“大古见过尊上。”

“我将下凡一趟,归期不定。在这段时间内,昊长宫内的一切事宜,将暂由你接管。”

“是。”

重新挥退了大古,孟长天的身影便自原地消失不见。

凡间,永清河。

永清河据说是距离三十三重天最近的地方,在此处,时常会有三十三重天的讲道仙音传下。

所以河内盘踞了大量修为一般、但是根底干净的小妖,它们在偶尔聆听仙音的时候,指望着有朝一日会被三十三重天的仙人们看中,尤其是实力最为强悍、地位最为尊崇的昊天上仙,若是能被昊天上仙带上三十三重天,那就是一朝得道了!

何禾禾在河底游着。

她不知道自己所在这条河流的特殊。

她将龟壳战斗服收进直播系统自带的空间后,继续浏览商城。

不过商城里除了各种奇装异服之外,并没有别的东西,何禾禾只能失望地关了商城。

“我记得,元晶还能提现?”在关闭系统之前,忽然想到这件事情,忙又点开了个人信息。

“元晶5000,龟壳战斗服花掉250,但还有4750,要不要提现呢?”

何禾禾右鳍摩挲着自己的鱼唇。

“哗哗——哗——”

什么声音?

何禾禾下意识抬眼,就发现自己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穿着广袖长袍的高大男人。

男人面如冠玉,星目剑眉,长发垂腰,只一朴素的白玉簪子挽住了发髻。

好一个,举世无双的美男子。

何禾禾看呆了,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我是昊天上仙。”

孟长天看着眼前呆呆的河豚小妖,暗暗皱眉。

这小妖,竟让他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难道真被老头子料中了?

“昊、昊天上仙?”何禾禾傻愣愣地看着眼前举世无双的男人,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我会来此,皆因你我有缘。”

“有缘?”

这说法……怎么像江湖骗子!

不会真是骗子吧?

想到这里,何禾禾立马往后游了几米,鱼脸上满是警惕。

一张鱼嘴倒是哔哩吧啦地说个不停:“你说有缘就有缘?我还说我们没缘呢!我警告你啊,我可不是一条简单的鱼,你要是惹毛了我,你就完蛋了知道吗?所以你现在就走还来得及,不然等我生气了你就是想走都走不掉了!我生气起来可是非常可……诶!你干嘛?你想干嘛!不许过来!你再过来我就……”

孟长天看在眼里,满心的一言难尽。

他眯了眯眼睛,一挥手,就将何禾禾收进了袖中。

所有的聒噪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世界清静了。

孟长天的神情舒缓了下来。

转身,下一瞬就回到了三十三重天昊长宫。

“尊上!”

大古没有料到孟长天这么快就去而复返,吓了一跳。

他连忙低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孟长天也知晓自己来去太快,不过他从不屑与人解释,当即随意的摆手,等大古退下后,才放出了何禾禾。

一出来,何禾禾就“啪唧”一声砸在了白玉石板上。

冷冰冰,硬邦邦。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