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仙侠 >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小说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

更新时间:2019-09-04
小编评语: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图1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图2

《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小说主角是千樱兮子慕,是一本仙侠虐恋小说,这里有魔尊仙妻神君哪里逃在线阅读。千樱苦苦追寻了兮子慕上千年,可是这个男人一直以来喜欢的却另有其人,她为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在男人眼里都不值一提,她知道这一千年的爱恋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精彩节选:

兮子慕轻轻摸了一下千樱的发间,没有说话。

千樱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拿着剑,似乎可以听到隐隐的雷鸣声。

她身后有一个人,问她:“你一定要去吗?”

声音中充斥着隐忍哀求甚至悲伤

不知道为何,千樱的心脏似乎如同被雷击了一般,疼痛蔓延开来。

“啊!”

千樱瞬间醒了过来,大口的喘着气,心脏隐隐的疼痛,似乎刚才的梦是真实发生一般。

她轻轻的捂着心脏,为何会疼痛。

一股温凉的风吹了过来,将额间的汗吹干。

她才意识到此刻已经是晚上了,她望着天空中的繁星,好像可以坠下来一般,很是好看。

“你醒了。”兮子慕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千樱站起神来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看到兮子慕正在坐在青石台上,手里捏着一杯茶。

“大人,我好像晕过去了,是不是很没用,风神是不是不想要收我?”

“算了,反正让她教你,也是个不靠谱的师父。”

兮子慕一抿唇:“还是我来做你的师父。”

千樱怔了一下,随后望着兮子慕说道:“大人要做千樱的师父吗。”

兮子慕无奈的点了点头。

千樱小心翼翼地捏着兮子慕的衣角眼眸明亮的似乎可以盛下星辰大海一般。

“师父。”

山上岁月静止,山下却仍然在过日子。

那天在祭坛上发生了什么,在场的人都不知道,只知道那场大火起来了之后,突然不知道为何飘落起了很多很多美丽的樱花。

等在一望见的时候,已经昏睡过去了,见证这一切的人,只有大巫师一个人。

可是从祭坛上回来的大巫师却一句话都未曾说过,任何人去府上去寻他,也是一概来着不见,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不过有一件事情,村里那些张羽毛的人,那些羽毛开始慢慢褪掉了,生病的人也渐渐好了,下过一场雨之后,看山上那些污浊的空气也清澈了很多。

“果真是山神显灵了吗。”

“那个孩子果真是怪物,还好大巫师明智,将她祭天了。”

“谢谢老天保佑。”

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对山神抱有着敬畏和感谢,帮助他们除掉了一个妖怪。

沐落提着酒壶,冷眼的望着这些愚昧的人,嘴角挑起了一抹讽刺,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什么山神大人,若真是圣洁的话,却还要用活人祭祀这样肮脏的手段。

想起那双清澈的眼眸,那场大火,一时间沐落的心脏如同被针刺了一般,疼痛的不行,手中的酒壶掉落了下去,清脆的声音惊到了周围的人。

他们循着声音向沐落望了过去,不由的有些惊讶,前一阵还很是干净明朗的沐落,如今是胡子拉碴,人也是消瘦了很多。

“不过一阵,怎么好好的一个人怎么颓废成这个样子了。”

“因为那个怪物孩子,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这样的话,木落那家伙也应该感谢一下山神大人,若不是因为山神大人,他家哪位早就已经见黄泉了。”

“他怕是被那个怪物孩子给吸去了灵魂。”

周围谈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转身向那群人走了过去,随后一把将人群正中央那个笑的最夸张的人,拎了起来,眼眸中满是冷意的望着他。

“你…你想干什么!”一看沐落这个架势,那个人声音颤抖的说道,明显的胆怯的颤抖了一下。

但是看着周围这样多的人,似乎是觉得丢人了,一时间梗着脖子,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那个孩子就是怪物!”

“没了她!村子的病全好了!”

“她就是怪物!灾难!就该被祭天!”

还未等那个人说完,沐落一拳将那个人给打倒了在地上,瞬间牙齿从那个人的嘴里给飞了出来。

“哎呦!”那个痛苦的躺在了地上,一摸自己的嘴全是血。

便恼怒起来,张牙舞爪的向沐落扑了过去,如同一条疯狗一样,嚷嚷道:“你还敢打老子!你看老子不打死你。”

但是刚扑过去,一把又被沐落给打倒了地上,沐落想那个明明只有十几岁,却倔强活着的女孩。

那个就算被围殴也从未掉过眼泪的。

那个会用清澈眼眸笑着叫他的女孩。

就这样一群人,葬身与火海之中,一瞬间沐落心脏疼到四肢百骸。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沐落将面前的人给拎了起来。

那双满含冷意的眼眸,让面前的人瞬间禁声,周围的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沐落,一时间所有的人不敢动分豪。

沐落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冷冷放开了面前的人,在众人的惊愕之中,离开了。

而被放开的那个人,如同烂泥一样瘫软在了地上,呆滞的望着离开的沐落。

“我回来了。”沐落将门口打开。

苏儿从里面走出来,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她将沐落扶住,眼眸中满含忧伤的望着沐落:“又喝酒了。”

沐落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稍微喝了一点,不多。”

他抬手,想要抚一下苏儿的发间,但是却被女子一把给打掉了,她咬了咬唇,眼眸中满是不解的望着沐落说道:“她就这样的重要?”

“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可是若是当时阻止了祭天,我就会死。”

“沐落,我从小就跟你!与你认识了十几年!将来要与过一生!”

“我居然比不上一个毫无血缘的小怪物!”

苏儿眼眸中满是悲凉。

沐落僵了一下,他望着面前的人,良久他一字一顿的说道:“苏儿,她不是怪物,她是有血有肉的人。”

苏儿恼恨,她不知道哪个小怪物究竟给了沐落什么样的好处,可以让沐落这样的为他心力憔悴。

她知道沐落每天早出晚归是为了什么,沐落在祭坛上未曾找到那个小怪物的尸骨,边执拗的寻找着,在婆罗山上,若是未曾入土为安的尸骨终会成为亡灵,飘荡在大地之上。

沐落是想要让那个小怪物的灵魂入土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