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财迷小医妃

财迷小医妃小说

财迷小医妃

更新时间:2019-09-05
小编评语:为萧离然的美色沉沦。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财迷小医妃图1
财迷小医妃图2

《财迷小医妃》小说主角是苏娇萧离然,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这里有财迷小医妃在线阅读。苏娇是一个视钱如命的女人,无论是在现代还是穿越到了古代都是如此,可是在遇见萧离然之后她就舍弃了自己最爱的钱,一心一意的为萧离然的美色沉沦。

精彩节选:

朱瑞樟不服气地将画抢过来,“说了你不懂,我的画作可是被韩大家称赞过好几次呢。”

朱瑞文不想在这事上浪费时间,他敲了敲桌子,“对了,我刚刚见到了你说的那个女大夫。”

“真的?怎么样,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是个有趣的人?”

“……确实算有趣,只是你跟那姑娘,你们之间……”

“我们是朋友。”

朱瑞樟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他觉得能有一个确定关系的朋友,感觉居然这么好。

朱瑞文却轻笑了一声,“朋友?瑞樟,交朋友也是要挑人的,你与她相差甚远,如何能做朋友?”

“这有什么,她觉得我是,我也认她这个朋友不就得了?”

“我看倒未必,若真是朋友,她会将你娘手腕上那个镯子都给骗了去?你长点心吧。”

朱瑞文在朱瑞樟的脑门上戳了一下,转身离开,衣摆轻轻划出一倒漂亮的弧度。

朱瑞樟摸着自己的脑袋,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真的假的?我娘那镯子,不是要给我媳妇留着的?”

朱瑞樟也顾不得他“才气横溢”的大作,将画随意丢到桌上,立刻往苏娇的院子跑,他娘腕子上的那个宝贝他都没机会多瞧呢。

到了沁香园,朱瑞樟在院子里见到了苏娇,她正躺在花树下一张藤椅上,悠闲自得地喝着茶,那个叫秀巧的丫头贴心地给她捏着肩。

“我说你是不是也太舒服了?过得比我这个朱家小少爷都快活自得。”

朱瑞樟走过去,自动自发地在苏娇旁边一张藤椅上坐下,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啧,就说我娘偏心。”

苏娇晃着脚尖,“早让你带些茶叶走,是你不要的。”

“我能要吗?我堂堂朱家小少爷连客人的茶都不放过,说出去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他说着又喝了一口,“不过我可以来你这里蹭。”

苏娇瞥了他一眼,德行,就这还朱家小少爷呢。

她伸手去拿茶杯,朱瑞樟就直直地盯着她的手腕,“我娘还真将这镯子给你了啊?我从前想要拿过去多瞧两眼她都不让,居然这么大方直接给了你?”

“可能我比较讨喜吧。”

苏娇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喝,朱瑞樟在她脸上扫了一圈,“不过你知不知道这个镯子有什么意义吗?”

“什么?”

朱瑞樟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这是我外祖母给我娘的,我娘说,她会传给我的媳妇。”

苏娇:“……”

她才喝了一口茶到嘴里,闻言迅速坐直了身子,怕自己被茶水呛死。

饶是她动作如此迅捷,也还是被呛得咳嗽了数下。

等苏娇缓过气,脸都白了,当即将镯子从手腕上褪下来搁在茶几上。

“你说的是真的?那我这镯子不能要。”

朱瑞樟的眉头皱起来,这话他不爱听,“干嘛?我配你很委屈吗?我可是堂堂……”

“知道知道,堂堂朱家小公子,你还能换个别的词儿不?”

苏娇懒得听他废话,“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我就没想过成亲这事儿,所以不管你是朱家小公子也好,牛家大少爷也好,我都是这个反应。”

朱瑞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头一回听到女子说出这种话来,没想过成亲这事儿?

他看到苏娇身后秀巧快要晕过去的模样,才觉得原来并非是自己大惊小怪。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苏娇白了他一眼,“不知道我说什么说?你莫非听不懂?我的意思是,不管你……”

“我听懂了!但是我不懂!”

苏娇看向朱瑞樟的眼神里立刻盛满了同情,看得朱瑞樟头顶几乎冒烟。

“你一个小姑娘说什么不想成亲,你疯了吗?知不知道你这样说会让别人怎么想?”

“别人怎么想,与我有关系吗?我靠着别人的赏赐过日子?”

朱瑞樟张了张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苏娇轻笑,“我自己便可以养活我自己,不愁吃不愁穿,不用阿谀奉承,为了所谓的宠爱机关算尽,不用理会糟心事和讨厌的人虚与委蛇,看到俊俏的郎君多看几眼,美滋滋。”

成亲?那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吗?特别是三妻四妾习以为常的这个时代,她干嘛给自己添堵?

“姑娘我求您了,您别说了。”

秀巧急得眼泪汪汪,眼睛四处看,生怕自己姑娘这番话被人听了去。

苏娇摇了摇头,还不行啊,洗脑尚未成功,她还需继续努力。

她没继续说下去,不过朱瑞樟是听得差不多了,且他发现,苏娇并不是说着玩的。

他好奇地皱眉,“你这样的说法,我还是头一回听见,我以为姑娘家都是以相夫教子,做个贤良淑德的妻子为目标。”

苏娇看了他一眼,“那你们男人呢?又以什么为目标?”

“当然是成家立业,闯出自己的天地。”

“是啊,你们的目标是为了你们自己,我们就该为你们服务。”

“可是……”

苏娇不耐烦了,“别可是了,这镯子你赶紧拿回去……不,还是我自己还给你娘比较好。”

苏娇不再往手上套,让秀巧妥善保管,明日去见夫人的时候还回去。

“别啊,我跟你说,我娘轻易不送人东西,但她只要送了,就一定不会收回,你若是还回去,我娘只会觉得你嫌弃她送得不好。”

“那怎么办?要不我再转送给你,你给你媳妇留着?”

“那我敢收吗?你要是想看我娘抽我你就送。”

苏娇很茫然啊,她哪儿知道这镯子有这种意义,早知道她是决计不会要的。

朱瑞樟皱眉,“嘿我才反应过来,你别乱岔啊,怎么做我媳妇儿委屈你了不成,你要嫌弃成这样。”

“说了跟你没关系,谁家媳妇儿我都不想当,你凭什么例外啊。”

朱瑞樟:“……”

好像说得也有道理。

“没事儿,这镯子既然不是让我转交的,那就不会有那层意思,我娘大概是挺喜欢你的,所以才会将这个送你,你不用多想。”

朱瑞樟本意也只是过来过过眼瘾,又细细地看了镯子之后,将东西放回了桌上。

“对了,我娘的身子如何?”

苏娇浅显地跟他说了一通,朱瑞樟叹了口气,“我也是知道我娘这些年是有些小毛病的,只是不知道会这般严重。”

“朱夫人忧思过甚,你平日里也劝着点,让她不要想太多,免得影响身体。”

“你以为我没有劝吗?就我家里那些糟心事儿,我都恨不得我娘甩手不管了。”

朱瑞樟拿起茶杯牛饮了一整杯,然后给自己续上。

大约是这些事儿在朱瑞樟心里憋了太久,今儿总算是找到了一个靠谱的人可以吐一吐。

苏娇是个很好的听众,有人跟她说这些她就听着,绝不会不耐烦。

朱家在清河镇确实地位显赫,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朱家其实并不止一房,朱瑞樟一家是大房,朱家的生意也都在大房,朱家还有一个二房。

因着朱老夫人还在世,因此朱家还未分家,但朱大夫人寻了个理由,将两房隔开,所以苏娇并未见到过二房的人。

朱家大房在生意上如鱼得水,给朱家赚来了偌大的家产,但基因这个问题,有时候真的是不太公平。

朱家二房也想插手生意,就是做啥赔啥,投啥亏啥,只要交到他们手里的生意,就没有一样是赚钱的。

朱大老爷丢不起这个人,于是干脆将所有的生意都握在手里。

可二房的人不干了啊,没本事归没本事,没本事他们也是要争家产的。

因此大房和二房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好。

但朱家大房也不是就没有困扰了,朱大老爷会做生意,可在子嗣上就很艰难了。

朱瑞樟只有一个哥哥朱瑞文,还是姨娘诞下的,朱家大房就他们两个男丁。

两个其实也还好,但在朱家二房面前,就显得可怜了。

二房做生意没本事,就可着劲儿生孩子。

“你知道我二叔家有多少个孩子吗?十八个!每回家宴的时候热闹的,嚯,我看着脑袋都疼。”

朱瑞樟苦笑,那么多人,府里都是他娘在操持,不可避免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

二房就觉得朱大夫人偏心大房,嚷嚷着都是朱家的子嗣,要得到平等的待遇。

朱大夫人不想搭理,却架不住他们去朱老夫人那里闹腾。

这样的事儿已经是常态了,更别说朱瑞文比朱瑞樟有做生意的天赋,但他并非朱大夫人嫡出,二房便会时常撺掇朱瑞文和他们离心。

“你说可笑不可笑,那是我哥哎,他们居然企图让我哥跟我争夺家产,他们是脑子坏了吧。”

朱瑞樟一脸不可思议,苏娇也一脸不可思议,但她的不可思议显然跟朱瑞樟不是一个意思。

这多正常啊,就是亲兄弟还会因为家产而阋墙呢,更何况他们还不是亲的,朱瑞樟哪里来的自信?

“你娘呢?可有跟你说过什么?”

朱瑞樟脸上一片空白,“我娘?我娘什么也没说啊。”

“哦。”

苏娇放弃,她觉得就算朱大夫人说过什么,大概这位也是听不出来的。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