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医狂妃

国医狂妃小说

国医狂妃

更新时间:2019-09-05
小编评语:被邪王宫城看上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国医狂妃图1
国医狂妃图2

《国医狂妃》小说男女主是凤素暖宫城,是一本古代穿越文,又名《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凤素暖宫城小说主要讲述了:凤素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穿越了,成为了最不受宠的三小姐,可是她偏偏就被邪王宫城看上了。

精彩节选:

“嘿嘿——”素暖傻乐起来。。

锦王全身一紧,脸上表情如开染坊。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干嘛下了这么道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的命令?

素暖又含糊不清道,“夫君……”

锦王面容失色,吓得说话声音也颤抖,“阿九——快,快毒哑她!”

素暖不悦,站起来径直往他身上扑过来,“睡觉觉——”

锦王吓得一溜烟儿不见踪影。

素暖心里乐开了花。

轻舞还是第一次瞧见王妃这么淘气,脆生生笑起来。将素暖拽到梳妆台前,一本正经道,“王妃,你看看你这样子,把殿下都给吓跑了。来,让奴婢好好给你梳洗一下吧。”

素暖也不想顶着鸡窝头,涂着香肠嘴过一天。这会乖乖的坐在铜镜前,任由轻舞替她梳妆打扮。

云柳心里有气,闷闷的跑出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王妃,你说殿下心里的疑虑会不会就此打消了呀?”

“难。”素暖道,“殿下明察秋毫,洞若玄冥,若不是太过自负,早已能窥出真相。”

轻舞为素暖编了许多小辫子,一根根弯在鬓角,用珠钗插好。额前有剪了空气刘海,这让素暖看起来少女感十足。

轻舞知道王妃不喜欢厚重的发髻,厚重的头饰,所以除了两鬓角的珠钗外,头上再无其他多余的装饰。这样的素暖,看起来就格外的清纯动人。

轻舞赞不绝口道,“王妃真是好看。”

素暖今儿心情极好,洗了原来的妆容,又亲自为自己化了一道裸妆,水雾眉,卷睫毛,鲜嫩的果冻唇,让她看起来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轻舞给她取了件曳地烟笼梅花百水裙,素暖换上后,顿觉一身轻松。宫装虽然看起来奢华雍容,但是布料太沉,做工太精致,实在不适合她这活泼的性子。

“轻舞,我许久没有出去逛街了,你去准备点金子,我们出去一趟。”素暖小声吩咐道。

“是,王妃。”轻舞立即取了十两金子来。

素暖和轻舞,便翻了王府的院墙,出去了。

她们前脚刚走,暗卫后脚就来到锦王的书房禀告。“爷,王妃和她的贴身侍女爬墙出去了。”

锦王丢了手里的毛笔,吃惊不小,“哦?爬墙?这傻子的智商真是让人堪忧,为何不走前门……”

忽然想到了什么,“可有伪装?”锦王迫不及待的追问。

“没有。王妃今日穿着曳地烟笼梅花百水裙,穿戴整齐,看起来明艳动人。轻舞姑娘肩上扛着一个包袱——”

锦王眉眼抽了抽,暗卫的用词——明艳动人,让他脑子里禁不住想起王妃那张血盆大口。

“爷——要不要继续跟踪?”暗卫请示道。

锦王想都不想,“继续,让暗卫轮番跟踪,轮番回报。本王想知道,她们的行踪,还有她们都见过些什么人。不能漏过任何信息。”

“诺。”

半个对时后,暗卫来报。

“爷,王妃和轻舞姑娘去了一家药铺,买了许多药材。这是清单——”

锦王瞄了一眼清单上密密麻麻的药物名——蹙眉。

“她这是要开药铺吗?”

他虽然不曾钻研医术,可是御医开的方子他见过不少,至多不过十几味药。可是这清单上,可有将近一百种药材。

暗卫道,“王妃接连走了好几家药铺,并没有点名要什么药材。而是药铺有什么,通通都收购了一点。”

锦王呆了呆,最后叹一句,“傻子出手,就是与众不同。”他实在想不出傻子买那么多药材的深意来。

暗卫汇报完毕,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似得。

两个对时后,有暗卫来报。

“爷,锦王妃和轻舞姑娘去了帝都最大的qinglou……”

还没有说完,锦王一口茶就尽数喷了出来,“qinglou?她去那个鬼地方做什么?”

暗卫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道,“王妃好像差银子,要去qinglou挣钱去。”

“这个挨千刀的傻子。”锦王气急败坏,“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阿九——”

阿九候在门外,冷不防听到主子这杀猪般的嚎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进来。“爷,怎么啦?”

爷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发狂过。

“备马车,去qinglou!”

“阿?”

“阿什么阿,快去。”

帝都最大的qinglou,绯色阁。

素暖坐在角落里,戴着面纱,怡情惬意的听着那美娇娘唱着小曲,轻舞和老bao在那边洽谈生意。

时不时的,老bao的目光就瞥向素暖。

那唱曲儿的美娇娘,唱尽大璃的盛世风华,对大璃的九王殿下可谓是歌功颂德。也不知这曲儿是谁编的,编的那么离谱,把个温润如玉,还有点不着调的谦谦钰公子硬生生唱成是那阎王修罗君,说什么宫城叫人闻风丧胆,九王是罗刹转世——

素暖忍不住失声轻笑。

偏偏这台下听曲儿的一个个是平息凝气,生怕听漏了一星半点。素暖这一笑,立刻招致众人的目光。

那唱戏的女子也悻悻然禁了声,道,“这位姑娘,我唱错了么?姑娘为何发笑?”

素暖站起来,走到台上,唱起了京剧,“若说那九王是罗刹转世,太呀太荒唐——九王白面书生玉面狐,举止投足太清雅,明明是纨绔子弟混世一魔王,怎成了盖世枭雄罗刹王?”

一段完毕,空灵碎步走了一圈,又唱道:“那宫城堂前休得傻娇娘,心胸狭隘似针尖,姑娘颂他千功名,岂不是太荒谬啊太荒谬?”

那唱曲的美娇娘对素暖摇了摇兰花指,刚张开嘴要对唱一番,锦王宫城率侍卫鱼贯而入。

颀长身躯,巍峨如山。浑身蔓出凛冽的气质。

素暖本来站得溜直的身子,瞬间缩成鹌鹑。

锦王看到台上的素暖,登时气的七窍生烟。

她到底是有多穷?堂堂锦王妃跑到qinglou来挣钱?除了以色伺人,他想不到她还有第二种挣钱的手段。

众人皆以为锦王必是听见了这狂妄少女侮辱他的唱腔,所以正要讨这姑娘的麻烦。纷纷凭着呼吸静观其变。

轻舞看到情势不对,立马飞奔过来,搀扶着锦王妃下台。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