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八千传

八千传小说

八千传

更新时间:2019-09-09
小编评语:没人能解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八千传图1
八千传图2

《八千传》小说是讲述的林八千李雪之间的故事,又名《龙抬棺》,主要是说林八千以前从来不认为这世界上会有什么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可是自从他小时候亲身经历之后他知道了有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比如屋后的青龙山是就是一处禁地,那儿的怪事没人能解释。

精彩节选:

三叔跟着这俩人去了当阳进了山,一路上顺风顺水的,那山里周围一户人家都没有,别说下铲子挖地了,就是下雷管去炸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俩人也非常专业,三下五除二就找到了那个妃子墓的位置,又一气呵成的挖好了盗洞,这三个人就趁着夜色下了地,那地下果真是有个地宫,三叔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哪怕是他胆子贼正这时候也是有点心慌不止。

三叔以为下了墓里面就是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可是下来之后发现这地宫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一些青砖大瓦啥的,当时三叔就有点不乐意了,质问这两个外地人是怎么回事,这俩外地人说看来这个贵妃是个不得宠的女人,陪葬的规格并不高,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西绝对是有,应该就在主墓室里,但是这里面墓室很多,有点纵横交错的主墓室不太好找,就说要分头去找。

这时候的三叔其实对这俩外地人有点防备心了,毕竟自己一个人而对方是两个,所以他立马就同意了分头找这个提议,三叔就这样打着手电转了起来。

结果还没转几个墓室呢,他就跟这俩外地人碰头了,这俩外地人在这个墓室里面跪着,而这个墓室跟其他的空墓室不一样,这里面有东西。

这是一个祭坛,还有香炉,在祭坛上有一个小孩儿的雕像。

而这俩外人人就跪在这小孩儿雕像的面前,看样子是在祭拜。

“你们俩盗墓贼跑到墓里来给人上香来了?”三叔道。

可是三叔说完,这俩人没理三叔,三叔不由的怒从心中来,他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推了一把其中一个,这一推竟然把这个跪在地上的人给推到了,三叔心里顿时就是一沉,再拿手电一打,顿时吓的肝胆俱裂。

这是两具干尸!

虽然是干尸,但是三叔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就是此次去找自己的俩外地人!

这俩外地人已经死在了这里并且变成了干尸?

那他娘的找自己来盗墓的俩外地人又是什么东西?

难道说是鬼?

他心里一回想,好像认识这俩人开始他们就是昼伏夜出,还说这是职业习惯白天睡觉晚上出动。一想到这个三叔心里乱的跟麻一样,他心道我他娘的红内裤也天天穿着呢,咋就点子这么低遇到鬼了呢?要不说林老三就是林老三呢,要是换成别人碰到这事肯定就吓死了,三叔虽然害怕却还不至于乱了方寸,他甚至还有心情去研究那个小孩儿的雕像。

他倒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出来,只感觉这个小孩儿跟普通的小孩儿也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这孩子的脖子上挂了一个长命锁,看起来像是金子打造的,三叔心道我这次来不就是来求财的嘛?贼是不能落空的,他冲上去就把孩子雕像脖子里的长命锁给拽了下来揣兜里了。

从这间墓室里走出来之后,三叔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找那个主墓室了,虽然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估摸着这次十有八九是这小鬼想要自己的命来了,三叔打着手电就往回走去,一边走三叔一边咬断了自己的舌尖含了一嘴巴子的血在嘴里,心道要是这俩小鬼再敢追上来自己就一口舌尖血喷过去,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三叔沿着原路往回走,就在三叔快走到那盗洞口的时候,三叔的背后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三叔一听这不正是那俩外乡人的声音吗?他已经知道了这俩人是鬼,是来勾自己命的,所以就假装没听到。

“三哥!快站住!”那人一看三叔不停,加大了嗓门叫道。

“我站你娘的狗篮子!”三叔骂道。

“三哥,您背上有个东西!快停下!”那人继续叫道。

“就想骗老子,你当老子不知道我一回头命都要没了?”三叔心里骂道,脚步更加的快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股凉气吹到了三叔的耳朵上。

三叔这心里本身已经二麻二麻的了,被这一股子凉气一吹双腿直打弯子。

听声音的话那俩小鬼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可是吹自己脖子的又是谁?难道那小鬼说的是真的,老子背上有东西?可是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三叔决定看一眼,他一边走一边轻轻的侧了侧头往后勾了一眼,刚一侧头那一股子凉气就吹到了他的脸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

那女人的脑袋就放在三叔的肩膀上,她的脸上带着似哭似笑的笑意,正在盯着三叔看。

“我去你妈的!”三叔吓的魂儿都要飞了,那憋在嘴巴里的一口老血对着这女人的脸就喷了过去,一下子把这张惨白的脸都给喷花了去,三叔回过头,这时候他已经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哪怕是天王老子在背后叫自己自己也绝对不回头了,他一口气冲到那下来的盗洞上顺着盗洞就往上爬,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阻隔,他狂奔着从山上冲了下来,开着车一路开始狂奔直接回到了方城。

到了方城之后三叔越想越是后怕,他立马就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兄弟,就是介绍那俩外地人给自己认识的中间人,想问问这小子介绍俩小鬼给他认识到底是何居心,三叔找到那小子的时候,那小子还赶紧买菜摆酒招待三叔,三叔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了质问,问道:“你说吧,介绍俩小鬼给我是啥意思,想让我死你他娘的倒是明说啊!我头伸给你让你砍一刀都成。”

谁知道这小子一头雾水的道:“三哥,啥介绍小鬼,你说的啥意思啊!”

“你别跟我装糊涂,就是给我介绍的那俩外地人说一起发财的!那俩是小鬼!老子差点折了!”三叔道。

“三哥你发烧了还是认错人了?咱们俩都大半年没见过面了,啥介绍外地人发财啥的,你兄弟我你还不知道,你要说发廊的小姐我还能给你找,生意人咱是真不认识。”那小子笑道。

“你小子还他么的装!信不信我削死你?”三叔站起来就揪住了这小子的耳朵,他本来就想骂他一顿,因为他觉得这小子肯定也不知道那俩外地是鬼,毕竟自己这么聪明都被忽悠了。这小子被骗也是无心之过,可是这小子当着面说瞎话死不承认就让三叔生气了。

“三哥,您肯定是认错人了,或者说做梦梦见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您就是削死我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啊,啥外地人啥小鬼,三哥您不是酒喝多了上头了吧,要不等你酒醒了再说?”那人都快哭出来了。

三叔这时候是彻底的懵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

这小子不应该是演戏,挺实诚一孩子,要真是撒谎演戏的话,就刚才那演戏都能去做影帝了,还干啥小混混啊!

可是老子也没认错人啊!

三叔越想越不对劲儿,难道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最近的经历都是梦里梦见的?可是不对啊,口袋里这个长命锁还在呢,总不能我做梦梦到去盗个墓,醒了冥器在自己兜里装着的吧?

可是要不是梦的话,那老子脑子秀逗了?

三叔自认脑瓜子挺灵活的,能做一帮混混的头子可不是单纯讲义气和能打就可以的,但是这件事让三叔彻底的懵逼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知道再去找那小子质问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三叔就想着去找个阴阳先生帮自己看看,一开始三叔的确是想回来让爷爷看看,可是三叔要面子啊,不想自己的窘态给爷爷看到,当然也怕爷爷骂自己,于是就去方城的天桥上去碰运气。

天桥上的算命是的真的多,三叔也知道那十有八九是骗子,他就不停的在天桥上转悠,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谁要是拦着他说老板来抽个签看个相呗或者说大哥你面相不错啥的奉承话之类的三叔一概不理,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他要的是真有本事的先生,因为三叔知道,自己最近遇到的倒霉事,真有本事的先生绝对能一眼看出来。

要不说三叔的脑瓜子其实不笨呢?他这样的排除法用的也是真的没毛病,就在三叔转悠了几圈之后,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出来他的问题,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戴墨镜的老头道:“你这都转了八圈儿了,再转我都要眼花了,背上背着个东西走路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你说啥?”三叔道。

“我说的啥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戴墨镜的老头道。

“你不是瞎子吗?”三叔道。

“戴墨镜的一定是瞎子吗?我就是觉得我戴个墨镜比较帅不行吗?”老头道。

“行,你帅,你说我背上背着个东西,到底是啥意思?”三叔问道。

“你背上背着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来历还不简单,前朝的贵妃呐!”老头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对三叔道。

三叔一听这个就知道这老头绝对是自己要找的人,就道:“看来我啥事你都看明白了,说吧多少钱能帮我看看,少的话我想办法,多的话没有,但是以后你在这天桥上算命我可以罩着你。”

“我就在这摆个摊子算个命还用你罩着?也没谁收保护费啊!至于吗?”老头不服气的道。

“你要是不给我看,明天就有人找你收了。”三叔道。

“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来算霸王命来了,见过吃霸王餐的没见过算霸王命的,兄弟你混的有点让人心酸啊。”老头道。

“别废话了,赶紧说说到底咋回事儿。”三叔不耐烦的道。

“这件事我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管不了,别说你不给我钱,就是你给我也管不了,林老三,我认得你,青龙山下三里屯林更臣的老三儿子,回去吧,外面的和尚可没家里的会念经,你家老头才是真的人物。”那老头说道,说来也巧,他竟然认识我爷爷,还认出了我三叔来。

“熟人啊!你说的没错,我也知道家里老头有真本事,可是我这不是跟老头关系不太好,关键是我也不想让老头看我笑话,你给我整整呗。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玩意儿了,要不你拿去就当喜钱?”三叔把那长命锁拿了出来。

那算命老头看了看那长命锁,道:“这东西是从那贵妃娘娘坟里顺出来的吧?”

“你说的太对了!”三叔道。

“怪不得你那娘娘在你背上不下来呢,原来是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得,你不想找你家老爷子帮忙也行,我给你指条明路,你当年大展雄风救下一小孩儿,现在跟着你家老爷子是吧?”那老头道。

“你咋啥事儿都清楚呢?”三叔不由的有点戒备。

“这事儿闹的多轰动啊,知道的人多了去了,谁不夸你林老三仗义?我跟你说那小孩儿命硬着呢,你把这长命锁给他戴上,这贵妃娘娘近不了那小孩儿的身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那老头道。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