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小说 >

诡墓龙棺

诡墓龙棺小说

诡墓龙棺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不是特别的受欢迎。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诡墓龙棺图1
诡墓龙棺图2

书名是《诡墓龙棺》的小说是讲述林八千李雪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诡墓龙棺小说全集阅读。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才刚好来到者个世界上三天,因次总是有人说,是因为我来到这个世上,所以母亲才会离去,也是因为这样,我的到来的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受欢迎。

精彩节选:

“已经动手了,我就怕稳不住。”我对袁天道说道。

“我已经请朋友过去帮忙了,八千你听我说,无论如何不能让昆仑动手,这关乎到昆仑的前程,这世界上也只有你能拦得住他。”中山装道。

“好。”我道。

对于中山装虽然到现在我都不是百分百的信任,甚至在内心深处对他还有戒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每次都出现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一些无法言说的原因,我想他会是一个我无比敬重的人,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当然再转念一想,如果我真的是个普通人的话,以中山装的身份和地位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

所以有时候我想想都觉得自己非常可笑可悲,我怀里揣着一个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福是祸连甚至具体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秘密,只是听说这个秘密很多人感兴趣,我更是因为这个秘密来怀疑一个对我非常好的人别有用心。我不知道我自己这到底是谨慎还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我挂了电话之后,鬼手八看着我冷笑了一下道:“你觉得我今天会给你们机会走出花满楼吗?”

赵开山往前走了一步,挡在我跟李冬雷之前道:“你们两个先走。”

“谁都走不了!”鬼手八道。

这一次他似乎不再保留要下杀手,开始加快速度对赵开山展开进攻,他的招式快速有狠毒凌厉,这才短短的一会儿我就能感觉到赵开山已经疲于应对,赵开山已经是我见过的外家功夫极其厉害的好手,可是这个鬼手八却明显的更胜一筹。他这样的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身手,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你去帮忙啊!”李冬雷道。

我没有去,并非是我胆怯,因为在昨天晚上我跟赵开山商量过,在万不得已需要动手的时候由他打头阵,而我则趁着这个时机去摸清楚这个鬼手八的路子,何谓路子?按照赵青山对武术的归类,像他这种就是属于外练体魄,属于外家拳,他们是靠纯粹肉体的力量,而赵青山眼中我所谓的玄门浩然正气,其实跟武术的内功没有区别,也就是内家拳,需要用体内的气机来打出最大的伤害。我跟赵开山讨论过这个问题,在古老的功夫流派中,外家拳与内家拳划分的非常清楚,像八极披挂之类的就是走的至刚至猛外家拳的路子,而形意拳八卦掌之类的就属于是内家功夫。

现在很多人因为武侠小说的影响,可能都会认为所谓的内功就会强于外家功夫,毕竟内力绝对要比肉体的力量听起来高大上许多,其实不然,这两种功夫各有优劣,外家拳讲究形体之力,训练极为刻苦,见效也非常快,李冬雷说过拳怕少壮这个词,多指的就是外家拳种,因为外家拳种用的是人身体的力量,随着年纪的增大体能的下降,自然会慢慢的走下坡路,而内家拳则是正好相反,想要三年五载急于求成完全不可能,需要日积月累的坚持不懈方有成效,年纪越大越是内力浑厚,所以内家拳多有养生健体的功效,但是内家拳有一个明显的弊端,就是当你内力浑厚之时多半已经年逾古稀,这时候空有一身内力但是你的身体却已经无法达到年轻巅峰时候的力量,反而是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这也是内家拳极其讲究资质的原因——有上好资质的人,能在年轻身体最巅峰的时期练就一身强大的内功,这时候就能发挥内家拳的最大优势成为一代宗师。

民国时期国难当头,当时掀起了一阵的练武狂潮,在民族存亡之际,这些武术的宗派抛却了门第的成见,当时由董海川和宫保田两位大师牵头,武术有了一次南北的交融融合,外家拳和内家功夫相互取长补短,并且逐渐演变出了以“杀人技”为目的的终极流派,“杀人技”无法打出电影上或者民众对传统武术期待的美感,一切都是以杀人为目的,不管招式多阴险,动作多狼狈,甚至有以命搏命的招式,因此涌现出了武术的名家,而现在坐镇杨家的纳兰敬德就是在那个时期扬名立万,有了江浙杀人第一的名号。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国难当头之时南北融合产生的“杀人技”在和平年代逐渐的被摒弃,当时建国后的第一届全民武术大赛是“杀人技”最后的灿烂,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这场比赛在百姓看来极其不好看,内行却知道极其血腥,拳头上台之前都要签订生死状,在举办的过程中更是死了不少人,最后这场比赛以官方的叫停收场,从那之后“杀人技”正式在和平年代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我的功夫,在赵开山看来是内家拳,但是跟传统的内家拳还不一样,这又讲究到了另外一个层面的划分,就是武林和三教中人,在武林中不管是内家拳还是外家拳,都讲究发掘自身的潜能,一切的根源都是人的身体本身,而三教中人则是利用一些吞吸吐纳法门,借天地之气。所以三教中人的气,非但能用来搏斗,还能用来“驱鬼降妖”。这些东西如果详细的去划分会非常的复杂繁琐,但是现在所有的分类都没有那么明确,武术成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现在所知有限。

我看着赵开山跟鬼手八在决斗,就是想看看这个鬼手八到底是一个武术高手还是个玄门中人,而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我并没有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机流转,那一边的赵开山此时已经越发的占了下风,赵开山所走的路子也非常的奇特,他本身是个搏击的拳手,但是他打的不是正规的比赛而是地下拳坛,他没有师傅,而是靠着自己的摸索把已经失传了的“杀人技”融合到现在的搏击里面,他在对上这个鬼手八的时候,用的都是以命搏命的招式,所以哪怕现在赵开山看起来几乎不支,鬼手八却也是被他整的无比狼狈。

我不知道鬼手八是不是在藏拙,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再看下去赵开山肯定会被鬼手八给玩死,其实我刚才在等,还有一层面的原因,我就是想看看在鬼手八想要在花满楼里把我们给弄死在这,花满楼的老板会不会插手,想由此推断一下到底多少人想我们死在南京,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四五分钟,里面打斗的动静这么大外面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很多东西就已经不言而喻。

我握紧了拳头走了过去,道:“老赵,你歇着。”

“我还可以。”赵开山一只眼珠子外鼓,脸上布满了伤痕。

“你歇着,刚好我最近吃了一个十全大补丸,想试试自己到底强了多少。”我道。

老赵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看着鬼手八,对他招了招手道:“来。”

我以气贯体。

鬼手八冷笑了一下,对着我冲了过来,他出了一记直拳。

我也以一拳对之。

他的这一拳,瞬间击溃了我拳上的气机。

而在这一刻,我终于感受到了隐藏在鬼手八拳头上的那一股气。

妖气。

我后退了几步,再次提起一口气。

鬼手八也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

我们俩再次硬碰一拳。

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鬼手八看了看我笑道:“你还差的很远。”

说完,第三拳已经冲出。

我闭上了眼睛,调动周身之气。

这一次,我没有气贯全身。

你既然不是人。

那我就不跟你硬碰硬。

你有一身妖气冲天。

我自有一身浩然正气。

我双手一摊。

体内所有的气,在我的身前而出。

气化太极。

一张青色的太极图于我身前演化。

这是我偷师袁天道的一招。

拳头至。

太极图出。

太极图将鬼手八的拳头包裹。

太极二字,包容万物,万邪不侵。

鬼手八的拳风凌厉锋芒,在太极图面前却无法精进半分。

你不进,我进。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

鬼手八一步一步的后退。

这时候的他脸上终于漏出了凝重之色,因为阴阳相克,他的妖气定然被太极图所克,他的一直拳头砸向太极图,另一只拳头砸向我的胸膛。

太极图随着一拳又一拳,颜色整在暗淡。

他的每一拳,都几乎把我砸碎。

可是我不会退。

就在我把鬼手八逼到墙角的时候,他发出一声怒吼,一只手击碎了太极图,另一只拳头挟着雷霆万钧之力朝我砸了过来。

我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我没有躲避,而是抓抓了他的拳头,整个人抱住了他。

我回头对李冬雷道:“冬雷!就是现在!”

李冬雷冲了过来,几瓶子的污秽对着鬼手八就甩了过来。

这里面,童子尿,大便,朱砂,鸡血。

这是我给鬼手八准备的大礼。

鬼手八发出一声声的怒吼。

他的身上冒出一股一股的白烟。

这时候的他,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潇洒从容。

“你找死!”鬼手八怒吼道。

我的拳头,再一次的落在我的身上。

我死死的抱着他不松手。

天空之上,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昆仑,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