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农门医女有空间

农门医女有空间小说

农门医女有空间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又怎么会不开心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农门医女有空间图1
农门医女有空间图2

书名是《农门医女有空间》的小说是讲述白意萱赵云帆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农门医女有空间小说全集阅读。白意萱在得知自己意外穿越之后,其实挺开心的,毕竟在现在的她,应该是已经去世,能够重新获得一次生命,又怎么会不开心了。

精彩节选:

三个人站在场地上等着出题者出题,那张梓楠几次想开口都被白意萱避了过去,反正她现在对这个渣男是烦的不行,心里的求胜的欲望倒是愈发强烈起来!

白意萱同身边的那个男人唠了几句知道他叫王遂意,可惜活的并不随意,他希望可以靠这个获得一笔钱好给自己病了好多年的母亲治病。

“白姑娘你真厉害,往年都没有女子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去年我也是和前三失之交臂。”

“哈哈!”白意萱笑笑“其实我就是运气比较好,抽到的题目都十分简单,所以才能留到现在,你才是真才实学呢!”

白意萱故意和王遂意聊的开心,那个张梓楠的脸色就越黑,白意萱哪知道那个渣男在想什么,难不成还想吃回头草,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

“你能不能具体说一下你母亲的病症,或者我可以帮你母亲看一下!”白意萱提议,她看这个男子还算老实,一颗心也是孝心,总比那个渣男好了一万倍。

“我母亲她已经病了许多年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觉得胸口发闷到了后来每夜都睡不好觉,身体很冷但却一直在出汗,身上经常痛,觉得喘不来气……可惜我一直没有钱给母亲治病,耽搁这许久,这才又来参加诗会。”

白意萱听着觉得这病倒是不难治?大概是他母亲上了年纪,气血不足,肝血亏虚吧,药方好说,而且她玉佩空间里的都是生长的最好的药材,相比他一直没有给母亲的治病也是因为家贫,估计他的母亲也一直不当回事吧。

“这个病不是什么大病怎么会耽搁这么久?”白意萱询问。

“我家的钱都在我母亲那里,他说要把钱留着给我上京考试不让我乱花,我也是没有办法了。”王遂意脸上无奈“家母太过固执,认为学问最重要,她的病最近严重了许多,我太担心了!”

“别担心,我其实会看一些病,等比赛结束之后我可以帮你看看你母亲的病,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大概是她太过操劳了!”白意萱劝道。

“白姑娘居然还会看病!那遂意先谢过姑娘了!”

“不客气不客气!”白意萱摆摆手,那边张梓楠的表情一直不好,但是两个人就把他当成透明人一样,这个王遂意倒也聪明看出来自己和那个张梓楠关系不好。

题目出好了,这一次可是实打实的要写诗了,白意萱看到题目是爱情的时候有点想喷水,然而基调必须是悲情的,诗词皆可,好在这个朝代并不是诗是主调。

不知道出题人是否收了什么情伤,白意萱脑子里倒是第一时间浮现了纳兰容若的木兰花令。

对不起啦,白意萱憋着一口恶气决定用一下古圣先贤的诗词!

三人一起动笔,白意萱写的很快,毕竟那首诗她背的滚瓜烂熟。

张梓楠和王遂意也是很快的写完,白意萱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再装了,自己没有做诗的本事啊,旁边两个人才是真的古代读书人啊。

不知道两个人写的什么,张梓楠的表情倒是很平淡,似乎觉得胜券在握的样子,王遂意可能是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所以站在一边看着白意萱默默无言,他估计还是在想着自己母亲的病吧。

白意萱也很有信心,她倒是觉得古圣今贤的诗怎么着也该比这个渣男写得好。

那边几个出题者似乎脸色有变,张梓楠和王遂意看不见她自己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毕竟泉水可不是白喝的。

那出题者面露复杂,最后走到台子上宣布“最后一个项目我们几人意见相左,便请大家来帮忙投票,看看这个第一名要给这三位中的哪一位!”

众人答应,先公布的诗是王遂意的。

那字倒是跟他本人不是很像,看起来倒是苍劲有力的,丝毫看不出写他的人的瘦弱,想来这个王遂意也是个拥有真才实学的人!

上书一阙词:小重山·清宵冷烛孤月明。鸾帐被已暖,夜太寒。恩怨江湖谁痴情。风凄凄,芳草掩苍泠。

今夕霜雪凝。清酒泪苦涩,弃身名。不愿多情负长情。爱难尽,悱恻葬安宁。

白意萱看出这里面的悲伤情调,倒是想不到这个看起来不像有感情史的男人居然也能写出这么悲伤的诗词。王遂意的诗还是引发了一些人的共鸣的,大部分人都夸这首词写得好。但也有人说写的虽然好,但也不是什么奇作,很一般的样子。眼见着就要撕起来的样子,白意萱觉得文人之间的撕逼也是很厉害的,比自己前世见到的什么娱乐圈、二次元什么的撕的还要厉害,只不过这些文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看起来倒也没那么难听。

白意萱还是走到王遂意的面前夸赞他“王大哥,你这词做的真好,看不出来王大哥也有这么心思细腻的语气。”

“白姑娘说笑,不过是少年时的一段经历罢了,现在想来也是有些可笑了,可惜那时冲动现在没有留下好的回忆罢了!所以才写下这首诗,也算是应了今日的题目,说起来我这也算是作弊了,毕竟是以前的写过的诗,今日拿来用了!”

“总之是王大哥写的诗就好了,今日昨日都是王大哥自己写的。”白意萱觉得有些愧疚,看来日后还是不要用别人的诗才好,毕竟还是不太地道。

然后是白意萱的诗,白意萱小小的脸红了一下。

书曰: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秋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此诗一处,躁动的人群竟然一时间的安静了下来,还是王遂意先开的口,他一脸恭敬朝白意萱作揖“未识姑娘大才,遂意惭愧!”

夸奖的声音响起之后就停不下来了,大家都细细的品味着这首诗却觉得不由自主的被带到了这首诗的境界里面去,仿若真的看到一个因为爱的人变心了而痛苦的女子,然后一直在追忆,思念着初见的时候。

是啊,若是人和人之间的相遇永远只留在初见的时候该有多么好啊,那样就不会有之后的故事发生,也不会有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了。

底下有人也跟着喊“姑娘大才!”

白意萱听得脸红,另一边的张梓楠却是神色大变,这首诗难道是白意萱在怀念自己和她的初见么,虽然白意萱嘴硬,但是张梓楠还是觉得她不可能轻易的忘记自己,所以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情绪。如今变成这副模样的白意萱似乎更加的吸引人,她身上那种卓然天成的洒脱气质令张梓楠又找到了最开始的时候喜欢她的感觉,而不是日后的每日纠缠。

白意萱不知道张梓楠在想些什么,干脆就没有注意到他,倒是在台下的白意昭一直兴奋的给她挥手,一直在大喊她太棒了。看到白意昭的笑脸白意萱也被感染了。

短暂的安静过后就是大片的嘈杂,似乎人们都开始讨论起来这首诗,甚至有的人的眼里还泛起了泪花,白意萱禁不住的想这些文人还都真是感性。

那出题者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白意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奇怪,然后她再一次的看到了那个女子的眼神,这次变成了恶毒。

怎么回事,白意萱确定自己没有惹过那个人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其实张梓楠和包养他的小富婆说过很多自己的坏话吗?要不然为什么是这样的眼神。

白意萱还在等着张梓楠的第三首诗。

那出题者咳嗽几声终于开口“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张公子写的词!”

众人抬首,只见书曰:江城子·旧年悲辛秋水凉,故城殇,情难忘,万里苍茫何处安身藏,凄云残血天地远,长刀斩,日月光。冷殿孤影梦还乡,思若狂,总难忘,千载刀笔碑冢魂消亡,孤茕落魄八荒久,断刃短,各一方。

这诗倒是写的也还可以,可是白意萱看不出来什么真情实感,到好像是歌功颂德一般的感觉,就是传说中的说的比唱的好听。

白意萱可不认为张梓楠会跟哪个女子有这样的爱恨情仇,他可是一个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

此诗一出激起来的水花并不大,甚至没有几个文人表态,大部分人都还沉浸在上一首诗文里面无法自拔,甚至已经有人拿出纸笔当场抄录,还有人说想要知道这是哪家的女子,这般有才定要娶回家中,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几个在说张梓楠这首诗,张梓楠站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

有了解内幕的人知道白意萱和张梓楠的关系,小声的谈论起来,众人听了都觉得张梓楠眼瞎,也有人觉得张梓楠这种人根本配不上白意萱。还有人提出两个人描写的根本就不是一段爱情,他们觉得白意萱可能在缅怀她自己和张梓楠的爱情可是张梓楠却完全没把这个爱情当成一回事。

大家看着张梓楠的眼神变了,显然是觉得他不配站在白意萱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