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相思成疾

相思成疾小说

相思成疾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就能够白首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相思成疾图1
相思成疾图2

《相思成疾》写得是苏轻雪季夜川之间爱而不得的爱情故事,又名《赠你一场,相思成疾》,主要是说:苏轻雪在知道季夜川不能陪自己走到白首的时候,许下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冬天的时候可以下一场雪,然后和苏季夜川一起去看,也学那样,就能够白首了。

精彩节选:

季夜川找到柳霜的时候,她正躲在后院的廊下,哭得伤心极了。

他站在拐角处,有些犹豫自己究竟要不要过去,毕竟不知道柳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也不怎么会哄女孩子。

但是思量片刻过后,他还是走了过去。

“柳霜,你没事吧?老师很担心你。”

柳霜转过脸去,不看季夜川,捂着脸小声的呜咽,抽抽搭搭地回道:“我没事,不用管我。”

季夜川叹了一口气,掏出兜里的手帕,递到了柳霜的面前。

“你这样子就跟苏哲一模一样,分明哭得正伤心呢,还分说没事。”

谁知这话刚说出口铃声,柳霜立马不同意了,她睁着通红的眼睛,一把打开了季夜川递过来的手帕。

“我跟他才不一样!我不是小孩子了!”

大概到了这个年纪的人都会有这种情吧,苏哲叛逆的时期可比柳霜现在的症状还要严重,女孩子掉掉眼泪什么的,还在季夜川的接受范围之内。

不过说实话,今天柳霜突然从饭桌上走掉,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她平常可不是这样的人。

从第一次见面,柳霜就成熟得不像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柳家的事情在她的操持之下也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温柔乖顺,聪明伶俐,懂礼貌的柳霜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发脾气。

要是其他人,季夜川根本就不想管,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被甩了冷脸色,还好声好气的安慰。

季夜川叹了一口气,道:“虽然你们这个年纪是有些少年心事,会影响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要学着去控制。”

他看着比自己矮了不止一个头的柳霜,以一个长辈的口吻,耐心地劝解。

“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该像刚刚那样。你比我知道老师的身体情况,他看着你哭着跑走,很是担心。”

柳霜脸上挂着将落未落的眼泪,幽怨的看着季夜川,突然问道:“那你呢?”

“我?”季夜川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难得的有些疑惑。

“我哭着跑走,你担心我吗?”

“你是老师的亲孙女,我不能视而不见。”

“你担心我吗?”

柳霜不依不饶,非要季夜川说个明白。

这很反常。

季夜川不说话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柳霜的眼睛,眼中的柔和气息变成审视,仿佛要把柳霜的灵魂都要看穿。

柳霜紧张的握紧了双手,但她一想到自己刚刚听到的那个消息,硬生生地忍住了胆怯退缩的情绪。

两人对视片刻,季夜川率先转开了眼睛。

他转过身去无声地骂了一句脏话。

刚刚的对视,他从柳霜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些极其麻烦的情绪,这些情绪,也是本来不该出现的。

季夜川许久不说话,甚至转过身去。柳霜一下就慌了,拉着季夜川的袖子不肯放手。

她放软了嗓音,恳切地望着季夜川的侧脸。

“季哥哥……”

“柳霜。”季夜川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你问我担不担心你,说实话,是有些担心的。”

柳霜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就像是点燃了的蜡烛,闪着激动的泪光。

可是季夜川还在接着说。

“但这担心是因为你是老师的孙女,这大半年来,你也帮了我不少忙。你又比我小了不少,你知道的。”

他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毕竟两人还有这点交情在,说的太难听,对女孩子的脸面不大好。

本以为柳霜是个明白人,听到自己这样说,就知道该放手。

谁知自己被攥住的那只袖子不紧反松。

柳霜站了起来,走到季夜川的面前,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我见犹怜。

“我知道什么?我不知道。”柳霜深吸了一口气,不管不顾地靠进季夜川的怀里,“我只知道我不想你走。我喜欢你,季哥哥。”

“别这样叫我。”季夜川毫不留情的将柳霜推了出去,“我说过很多次,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不是你的哥哥。”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称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

季夜川退后一步,将两人的距离维持在一尺以外,一张脸冷的就像是冰霜一样。

柳霜被他的表情刺痛,刚刚忍住的眼泪又哗啦哗啦的淌了下来。

“为什么?难道我不够好吗,琴棋书画我样样精通,还是我不够漂亮?可我分明是公认的温城第一美女。”

“你确实很优秀,只是我不喜欢你而已。”

“那你就不能尝试着喜欢我一下吗?”柳霜锲而不舍的追问,不肯轻易放弃。

季夜川仍旧有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柳霜,不想答话。

柳霜终究还是跟外面那些女的不一样,就算拒绝夜还是要注意分寸。以前要是有人这样缠着自己的话,早就已经被拖出去丢到大街上了,可以说,他已经给了柳霜自己最大的耐心了。

柳霜得不到回答,还以为是事情有了转机,弯着嘴角笑的温婉。

“你不答话就是证明可以,是吗?只要你愿意试着喜欢我,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海城的。我现在就去跟爷爷说。”

说着,柳霜就要去找柳老爷子。

“不。”季夜川连忙拦住了她,有些头疼,“柳霜,你不要这样。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最后一丝希望也被季夜川亲手斩断。

最绝情的话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我跟你之间没有可能。

不喜欢,还可以通过各种努力变得喜欢。但是没有可能,就代表彻底断绝了往这方面发展的道路,代表无论如何,柳霜也不可能在季夜川的心里占有一席地位。

柳霜没有挣脱季夜川的手,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愣在原地,哽咽地问:“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吗?”

季夜川松开她的手,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柳霜哭着转过头来,指着季夜川就是一顿痛骂:“你撒谎!你来温城这么长时间,根本就没有跟其他女孩见过面,哪里来的喜欢的人!你就是在敷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