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绝世倾城太子妃

绝世倾城太子妃小说

绝世倾城太子妃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是没有束缚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绝世倾城太子妃图1
绝世倾城太子妃图2

书名是《绝世倾城太子妃》的小说是讲述叶朝歌卫韫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绝世倾城太子妃小说全集阅读。叶朝歌其实有点不想去到 那个家,她其实已经隐约的感受到了,自己去到那个家不会受欢迎,后来她发现确实是这样,毕竟她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还好有卫韫的出现护住了她。

精彩节选:

叶思姝方才被叶朝歌一番掷地有声的话打蒙了,回过神来便听到老夫人应许她所说,当下便急了。

旁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却是再清楚不过,倘若让叶朝歌与佳雨对峙,那她今日所安排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了姝儿?”

老夫人对叶思姝打断自己的话有些不满,但终究是养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姑娘。

“祖母恕罪,姝儿情急之下打断祖母,姝儿失礼还请祖母莫恼姝儿。”

不愧是跟了老夫人这么多年,老夫人的心思,她竟揣摩的分毫不差!

叶朝歌这般想着,忍不住的在心中叹了口气,今日一看,前世她被叶思姝处处算计也不奇怪,毕竟,论起揣摩老夫人的心思,叶思姝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罢了,祖母了解你的性子,你可是有话要说?”老夫人被叶思姝的一番话说得舒坦了,心里的那点点不快也不见了。

“祖母英明,姝儿的确有话要说,姝儿不赞同妹妹方才所言,妹妹是我们国公府的小姐,以前如何不必再说,但如今妹妹回来了,代表的便是咱们国公府的颜面,且,世子在此,咱们因为一点内务之事而冷落了贵客,岂不是有失咱们国公府的礼数吗?”

“思姝姐姐为妹妹为国公府着想,妹妹感激不尽,思姝姐姐的这份好意妹妹心领了,只是思姝姐姐恐怕有所不知,妹妹之所以会当场闹个明白,只因此事也与陆世子有关。”

一口一个思姝姐姐,叶朝歌叫得十分畅快,叶思姝却听得极为刺耳,只是她素来爱重自己的形象,即便心里恨意滔天,也分毫不曾表现在脸上。

更何况,眼下并非是计较称呼的时候,要紧的是如何让佳雨顺利离开。

正在她琢磨该如何说得时候,便听老夫人疑惑道:“哦?和世子有关?”

同样疑惑的还有陆恒。

叶朝歌点点头,“正是如此,祖母您有所不知,前些时日,兄长前往云城接孙女,同时也遇到了外出归京的陆世子。”

这事老夫人还真不知道,下意识的看向叶辞柏。

“妹妹所言属实,当日在云城,孙儿与妹妹确遇到过陆世子。”叶辞柏十分上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自己,且叶辞柏也站了出来,陆恒再想置身事外已是完全不可能了,更何况,当日在云城与这对兄妹相遇也是事实。

当下便认下了此事。

见此,叶思姝心中急了,她也没有想到会有这出,本来打算以贵客在此为由将此事告一段落,可没有想到,叶朝歌竟然直接将贵客陆恒牵扯了进来!

想到此,狠狠的瞪向佳雨,这死丫头竟然没跟她说路遇陆恒这一茬!

佳雨尽管低着头,但也能感受到头顶那束仿佛要吃了她一般的视线。

本来就有些慌的心更慌了,在听到叶朝歌将陆恒扯进来时,她就知道,完了!

本来她们所打的只是让叶朝歌丢脸,给她扣上一个虐仆的帽子,至于后续,她觉得有大小姐在旁打边鼓,而老夫人又那般疼她,一切都不用担心,她只需将准备好的说辞说完,然后顺势离开就好了。

可谁能想到,叶朝歌不但没有因此而被动,反而三言两语掌握了主动权。

这让她如何能不慌!

“原来妹妹遇到过世子,不知妹妹可是与世子一同回京的?”叶思姝心思转得很快,既然无可避免,那就把火引开!

叶朝歌看透了叶思姝的手段,“思姝姐姐,这种话以后还是莫要再说了,妹妹名声已经如此,又怎再敢连累国公府的名声,而且陆世子人中龙凤,妹妹如何也不敢累及世子清誉!”

叶朝歌一脸正气,一番话义正言辞。

叶思姝脸色微微一变,恨得牙根痒痒,“妹妹误会了,姐姐只是……”

“思姝姐姐无需多言,妹妹心里明白,都懂。”

懂你个大头鬼!

叶思姝十分想这么吼一嗓子,可她不能!

如今她已然被叶朝歌断了路,此时不能再将陆世子和叶朝歌牵扯在一起。

真是出师不利!

不过是短暂的交锋,却次次落于下风,简直是恨极!

只是让她想不通的是,陆恒长得极为好看,叶朝歌怎会没有想法?

叶思姝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对陆恒,叶朝歌有过想法,而且是极为爱慕,只不过是前世之事!

现在,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好了,你要什么就说,莫要误了世子的时间。”老夫人对叶朝歌的处处掐尖很是不满,语气不耐道。

她误了世子的时间?

明明是叶思姝死揪着不放!

叶朝歌心里有口气,但想着老夫人对叶思姝毫无底线的维护,便也释怀了。

她释怀了,祁氏和叶辞柏却释怀不了,如此明显的偏心,哪怕是叶辞柏心大,也听出来了,当下便不乐意了。

“祖母,您实在是太过偏心了,明明是叶思姝说个没完没了,您可别忘了,歌儿才是您的亲孙女!”

“兄长,你……”叶思姝一脸受伤的低下头,“是姝儿错了,兄长莫生气。”

老夫人看到叶思姝伤心,当场就不高兴了,猛地拍了下桌子,“你怎么说话的,歌儿是我的孙女,姝儿也是我的孙女,我如何偏心了?”

最后一句话老夫人说得极为心虚,但当着外人的面,即便是心虚,也不会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