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昭昭我心向君归

昭昭我心向君归小说

昭昭我心向君归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他恐慌至极。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昭昭我心向君归图1
昭昭我心向君归图2

书名是《昭昭我心向君归》的小说是讲述乐霜儿慕籁天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昭昭我心向君归小说全集阅读。乐霜儿在后宫之中犹如浮萍一般,她所能依仗的就是皇帝慕籁天的宠爱,可是她却做不出讨好的样子,深宫的斗争让她实在是太累了。

精彩节选:

乐霜儿晃晃悠悠的睁开眼睛,她醒来的以后除了头昏还是头昏,似乎灵魂挣扎着要离开这具疲惫的躯壳。她想动一动,全身却像是散了架一样,酸痛非常。

“水....水..”

她唇间呢喃出二字,立即有清水喂进嘴里。她贪婪的喝了两口眼前才恢复清明。待记起来人是谁时,她立马露出惊恐的神情,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跪下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妾真的没有诅咒皇上,请皇上相信臣妾。皇上饶命......”

端着清水的慕籁天见状,心头蓦然堵的慌,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给乐霜儿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简直畜生不如。

慕籁天不说话,乐霜儿便一直求饶命;慕籁天赦他无罪,她想被赐死一样,求饶的更厉害。

“霜儿!”

无奈,慕籁天只好强行将她抱在怀里,制止她的行为。乐霜儿全身发抖的吓人,“皇上,皇上饶命。”

慕籁天此刻只有悔恨,他抵住乐霜儿的额头问:“霜儿,朕在你眼中就如此可怕吗?”

乐霜儿想点头,但又不敢。畏怯的样子令慕籁天无可奈何。他抱着乐霜儿的手紧了几分,“霜儿,朕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真的?”乐霜儿满是不相信的表情。

慕籁天郑重的点点头。乐霜儿面上胆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向目标又前进一步。单凭慕籁天这句话,沈若蝶再动自己也很难。

但她脸上仍不能有任何喜色,她任由慕籁天抱着,默不作声。

时间一丝一豪的渐渐流过,两人就像曾未出现过间隙一般相拥,岁月静好,直到忽然有婢女捧着汤药进来。

“回皇上,太妃的汤药好了。”

慕籁天接过汤药亲自喂乐霜儿,普天之下有谁会有此种荣幸。但慕籁天的手却停在药碗边上,他拿眼神问宫女,“这小瓷瓶里是什么?”

宫女抬了抬眼,面有喜色道:“瓷瓶是三王爷给太妃擦淤青的。三王爷说太妃跪了三个时辰,膝盖肯定跪青了......”

“嘭!”

药碗被重重放在桌上,慕籁天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三王爷三王爷,到哪里都是三王爷,他这个皇上是摆设吗?

乐霜儿刚刚平静的心又沉到谷底,慕籁天不会做如此张扬的事,就算他给自己伤药也会偷偷的。故意将此事摆在台面上,除了沈若蝶,还会有谁?

眼角瞥到慕籁天的愤怒,乐霜儿嘴巴闭的紧紧的。

宫女早已吓破了胆,连小太监也听到跑进来问何事。

慕籁天沉着脸色让他们下去,对乐霜儿道:“你没有解释的话吗?”

乐霜儿又是那副怯怯的神情,“臣妾不敢说,皇上从未给臣妾半分信任,臣妾又怎能说的。”

慕籁天被气昏了头,那还顾的乐霜儿楚楚可怜,口出怒言,“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和八弟的情谊。当初八弟还向朕讨过你做妻子!上次在牢狱说什么替朕惩罚你,还不知道背着朕在出什么鬼主意。他对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瓷瓶被摔到乐霜儿身上,乐霜儿低着头,将瓷瓶摆好在面前继续听慕籁天训斥。

慕籁天对自己一见钟情是她的错,先皇对自己一见钟情是她的错,被慕籁天羞辱怀上孩子还是她的错。她乐霜儿是十恶不赦的狐狸精转世,祸国妖民为人不齿,反正,都是她错了。

慕籁天说够了,见她一直没有说话心中扥怒火又涌上来,捏着乐霜儿的下巴强行命她抬起头来,但看到乐霜儿的脸时,慕籁天愣住。

绯红的脸颊早已比泪水打湿,眼睛红的像兔子。她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嘴唇都咬破了。慕籁天的心被揪的生疼。

乐霜儿眼帘低垂,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皇上......你不信臣妾......臣妾又何必解释。若皇上坚持不信,臣妾愿以死谢罪...可是臣妾现在是一人两命......不想造孽。恳请皇上等臣妾生下孩子,赐死臣妾以证清白。”

“你!”

慕籁天无话可说,事到如今,他倒成了恶人。他气愤的站起身拂袖而去。临走还不忘下令,“好生照看太妃,若太妃有什么差池,朕让你偿命!”

伏在床上的乐霜儿听后,脸上香泪未干神情却已大变。冷漠的神情跟之前判若两人,她摸上小腹露出凄凉的笑容。她说过,她要那些羞辱的她的人,个个血债血还。

膝盖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在此期间慕籁天一次都没有来看过自己,好像已经她忘了。乐霜儿巴不得他永远都不要来。

如今的千禧宫有御前侍卫把守,里里外外严实的跟铁桶一样,待着这里是最安全的。

想到这儿乐霜儿无情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她的计划也一步步铺开,开弓没有回头箭,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柳翠从外面进来见乐霜儿又站在海棠前发呆,拿了大麾给她披上。“太妃,御医说让您卧床休息,您怎么又起来了?”

柳翠是慕籁天新调来的丫鬟,聪明伶俐,很会看人脸色。

乐霜儿不答话,坐到床上嘴边勾起一抹苦笑,这可急怀了柳翠,“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可是腹中不适。”说着就要招呼着传太医。

乐霜儿叹口气,满脸愁容,“胎儿无碍,只是这天气凉了,心里也越发的紧,不知道孩子能不能平安出世。”

自打上次罚跪,整个后宫的人都知道皇后是太妃的死对头。要不是太妃身怀龙胎,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柳翠转转眼珠,安慰她道:“太妃莫担心,这一切皇上早就想好了,您安心养胎便是。”、

乐霜儿有了笑容,“还是你这丫头会说话,去跟小厨房说一声,今天给你多加个荤菜。”

柳翠高兴应下,转身走了出去,刚出门便撞见沈若蝶,赶紧行礼,“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屋里的乐霜儿听到声音,笑容收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坐在床上。

“太妃,休息的可好。”沈若蝶气势汹汹,头上的金步摇都一摆三晃。

乐霜儿料的没错,沈若蝶是个静不下来的主,静不下来就生是非。现如今对于乐霜儿来说是非越多越好,计划就越稳妥。

“休息的怎么会好呢,我这肚子也不安生,没想到孩子这么小就要跟着我受苦。”乐霜儿双手扶上小腹,话里行间满是委屈。

沈若蝶听见却是变了种味道,“瞧瞧太妃你这话说的,宫里还能有人给你下绊子不成,”沈若蝶拿着帕子掩面嬉笑,眼中尽是嘲讽意。

“谁知道呢。”乐霜儿刚说完便紧紧捂着肚子,面上甚是痛苦。

“太妃娘娘,怎么了,快传太医。”柳翠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让传太医,毕竟皇上走的时候发了话,太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一群奴才的贱命可抵不过。

“不用了,现在好多了,许是刚才动气了。”乐霜儿这话说的在明白不过。

你皇后一来,我就不舒服,这能怪谁呢。

这一招不是沈若蝶曾经用来对付乐霜儿的吗?没想到今天被她摆了一道,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太妃真是耍的好手段,竟然能让皇上痴情到如此地步,你先有愧于皇上,如今又揪着皇上不放手,这功夫不简单。”果然沈若蝶一挨着皇上,就变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样,口不择言。毫无半点皇后威仪,倒是与那市井泼妇无二。

说话间她便朝乐霜儿的床榻过来:“这楚楚可怜的样子,谁看到了都会心疼。”

乐霜儿轻笑,“皇后谬赞了。”

见她酸醋横飞的样子,乐霜儿就知道慕籁天肯定没有给沈若蝶好脸色,沈若蝶在皇上那又碰了灰,自然要来找自己撒气,谁知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皇后,抓住皇上的心说简单也简单,您的肚子再争点气,也生个太子出来不就行了?”乐霜儿苦口婆心的样子让人甚是感动,却气的沈若蝶七窍生烟。

“乐霜儿,你肚子里的孽种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你别太得意!”手中的帕子几乎被沈若蝶拽拦了。

乐霜儿轻笑,“皇后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皇上被戴了绿帽?这要是被皇上听到,还不知以后会不会往皇后那里去呢。”

沈若蝶被气得无话可说,将怒气发在随行的姑姑身上,“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没听到要是太妃有什么万一我们也脱不了干系嘛?!”

乐霜儿倒是不恼,“臣妾身子不适,不能恭送娘娘,娘娘慢走。”

相关资讯
更多>